第一百零二章 不周山倒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百零二章 不周山倒

太一一心求死,但是在最后时刻却让计蒙带着妖族仅剩的一些精锐提前离开了战场,为妖族留下复兴的火种。 帝俊临终之言,太一不是没有听懂,只是因为一世人两兄弟,太一不可能独自一人苟活在世。 鲲鹏裹走河图洛书,太一心如明镜,知道鲲鹏此举私心甚重,但是也相信鲲鹏会带领妖族走下去的。 太一以自己的自爆结束这场惨烈的大战,巫妖终究是难逃此劫。 “啊!啊!”就在这时,一道悲痛的怒吼声传遍天际。只见共工一巫孤零零的立于天空之上,显得是那么落寞和绝望。 共工想不明白祝融在最后居然会为自己挡下那致命的冲击,让自己存活下来。共工扣心自问,换做是他是绝不可能做出如此行为的。 作为祖巫中唯一的幸存者,让共工充满了绝望、悲痛、悔恨等等复杂心情,这种心情让共工崩溃了。共工浑浑噩噩间,化作一道流星冲向了不周山。 “不好!”元雷见状,暗叫不好,连忙跟了过去。 就在共工和元雷相继离开之后,六道身影破空而来,围在东皇钟四周。这六道身影自然就是三清、女娲和西方二圣了。 “此物与我西方有缘,合该我西方所有!”准提眼神火热,面露潮红之色,迫不及待的说道。 “哼!”准提的话音刚落,就迎来了元始的一声冷哼。“你西方二人乃旁门左道之身,也想妄图占据我东方之物,简直不知所谓!” “这混沌钟乃盘古斧所化,为盘古之物,当为我等盘古正宗所有!”元始理所当然的说道。 此时,太一身陨,混沌钟也返本还源,呈现出其本来面目,钟体外满天星斗环绕其上、钟体内有日月祥光隐现其中。 “元始,你休要胡说八道,此物乃是太一所有。现在太一身陨,当有缘者得之,此物与我西方有缘,当为我西方之物!”准提心不跳脸不红的说道。 “准提,你真是妄为圣人,丢我等圣人的脸皮!”元始脸色难看的说道,准提的无耻可是很可怕的,比准提本身的实力还要厉害许多。 “女娲师妹,你觉得如何?”准提突然朝着立一旁,孤零零的女娲笑着说道。 “此物已为无主之物,你们自行处理吧!”女娲兴致不高的说道。 伏羲的身陨,让女娲十分难过,对于三清自然也就记恨在了心中。要不是三清堵门,女娲肯定不会看着伏羲身陨的,好在情况并没有到最坏的程度,让女娲还算能勉强接受。 “既然女娲师妹都这么说了,那么此物就为我西方所有了!”准提眼神火热,神情激动的朝着混沌钟抓了过去。 你别看准提在这装疯卖傻,丝毫不把三清放在眼中,其实准提是有目的。准提心里明白这混沌钟他们西方想要得到,基本不可能,只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为己有,才能让三清无法可说。 所以有些时候,准提的厚脸皮也是被逼出来的。 “轰!”就在准提急忙出手向混沌钟抓去之际,一道青色剑光掠过,朝着准提的伸出去的手斩去。 准提不敢大意,被迫又收了回来,神情愤怒的看着通天。 “通天,你想干什么?” “此物乃我东方之物,与你西方无关!”通天冷声回道。或许是基于元雷的缘故,通天对于准提是十分不感冒的,态度轻蔑。 “通天,你不要欺人太甚!”准提怒声说道。 “怎么,想打架不成?”通天反问道。 “难道我会怕你不成!”准提也不是好欺负的,七宝妙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火药味实足。 元始见通天出手,就冷眼旁观了起来,立于老子身旁,老神在在的。老子就更不用说了,一直都是闭目养神,丝毫看不出他到底有何意图。 接引则是一脸疾苦的看着箭拨弩张的准提和通天,心中也在寻思着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 女娲一脸寒霜,由于之前三清堵门让她看着伏羲身死,这让女娲很受伤,一直寒着脸,心情十分不愉快。对于通天和准提的争斗,女娲根本不会在意,反而还希望他们打的你死我死。 “轰隆隆!”就在这时,一道轰响从不远处的不周山传来。 在场的六位圣人皆是一惊,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皆是朝着不周山掠去。准提恋恋不舍的看一眼身影变淡的混沌钟,也扭头飞了过去。 就在众圣刚刚离去,悬浮于空中的混沌钟消失不见了。 当众圣赶到不周山时,发现不周山已经断成了两截,高空之上断裂的山峰正快速倒塌下来,接着还能听到滚滚水声,声势浩大。 共工此刻已经气息全无的躺在了不周山,头部荡然无存。众圣一看就知道是共工撞到了不周山,心中对于共工皆是暗骂不已。 “拜见,老师,各位师伯和师叔!”这时,元雷一个闪身出现在了通天身前,先朝着通天一拜,然后又朝着老子等圣人拜去。 “嗯!”通天和众圣皆是朝着元雷点了点头,然后就不在搭理元雷了。 只有准提多看了元雷几眼,让元雷一阵恶寒,鸡皮疙瘩飞起。 元雷本想阻止共工撞到不周山的,但是刚要出手,就被一道伟力所禁锢,动弹不得。元雷顿时大惊,神色惊恐的看了一眼上苍,然后神情颓然的看着共工将不周山撞到。 “轰!”元始大手一挥,那倒塌下来的半截山峰被他裹走了。 接着就见那滚滚天河水从天穹上倾泻而下,那威势比之春雷滚滚还要浩大,有气吞万里如虎之势。 眼看着那滔天的天河洪水即将散落大地,造成无边的灾祸,众位圣人也不敢坐视不理了。 众位圣人本来就是得到道祖鸿钧的指示,来行善后之事,如果此刻还不出手补救,那么后果很严重。 “轰!”老子右手一抛,太极图瞬间出现在了天地间,化作一座金桥横挂天空之上,将那倾泻而下的天河洪水定住了。 但是此举治标不治本,那天河洪水依然滚滚倾泻而下,在金桥上蓄积着,巍峨壮观。 看着那不断积蓄的天河洪水,元始等圣人也坐不住了。 “嗖!嗖!嗖!”元始抛出一面土黄色的小旗子,接引将十二品功德金莲也祭了出来,准提也将一面青色的小旗子抛出。这三件灵宝一同向着那不周山倒塌后形成了天河窟窿飞去,并在空中那个不断变化,达到了几千丈之大,堵在了窟窿上,使得天河无法倾泻而出。 元始抛出的土黄色的小旗子为五方旗中的中央戊己杏黄旗,准提手中的青色小旗子为五方旗中的东方青莲宝色旗。 这窟窿是堵住了,但是不可能一辈子靠着这三件灵宝将这窟窿封住,如果是这样元始他们三位圣人是肯定不干的。 就在这时,九天之上,一道光明垂落,只见一只散发古朴之气的三足大鼎缓缓落下,落在了女娲身前。 “女娲,此物乃是乾坤鼎,你可将五色石放入其中炼制,七七十九天后,自可练成补天神石,将这天河窟窿补上。”鸿钧淡然的声音在苍穹之上响起。 “是,老师!”女娲躬身一拜,然后在准提火热的目光中将五色石放入了其中,进行炼制。 这乾坤鼎功能十分不凡,返本归元,可以将后天之物化为先天。对于缺少资源的西方来说,这乾坤鼎足以媲美先天至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