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合之敌的哪吒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八章 一合之敌的哪吒

翌日,天一刚亮,姜子牙就带领西周将士兵发青龙关。 姜子牙他们还未到关下,远远的就看见了一群人影立于城门之上,果然如黄飞虎所说那般有龙虎之气萦绕,这让大家心头都是一紧,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 六耳与一众截教二代弟子早早的就立于了城门上,静等姜子牙他们的到来。 丘引自然没有这等场面,带着一甘手下立于边上,一个个显得都很紧张。 姜子牙带着一众西周将士缓缓压来,肃杀之气弥漫。但是当他们看到城门上那道熟悉既陌生的身影后,心头的压力又重了几分。 “拜见,勾陈大帝!”在姜子牙的带领下,西周将士纷纷朝着城门上的六耳拜道。 六耳在任勾陈大帝之后,除了刚开始的卧薪尝胆外,其余时间都是替天庭征战四方,扫除一切妖魔势力。尤其是在争夺人皇的那一战中,更是将魔威滔天的蚩尤杀的溃不成军,助轩辕成为了人皇。 六耳也正是在那一战后,威名响彻洪荒,世人只知勾陈,而不知六耳。 能见到传说中的人物,无论是普通的西周将士,还是像哪吒他们这些阐教弟子,都显得心情澎湃激动。但是由于此刻关系不明,甚至可能是敌对关系,这份激动也只能抑制起来。 “不知大帝来这青龙关所谓何事?”姜子牙出声问道。 “今日没有天庭勾陈,只有截教六耳。”六耳声音如雷,震动苍穹,神情不屑的对着姜子牙说道。“姜子牙,你还是去请广成子他们来吧,就凭你们几个,哼!” 六耳意思在明显不过了,他们这些人对于六耳来说毫无威胁可言。但是这份不屑,让在场的阐教弟子皆是低下了头颅,同样阐截两教三代弟子,他们与六耳的实力天差地别,不在一个层次上。 但是却有一人十分不服气,这人就是哪吒。哪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再加之对于六耳也会是略微知道一些,自然对六耳也就不像其他人那般心生敬畏。 在场的阐教三代弟子,除了哪吒,还有雷震子、土行孙、金吒、木吒等人,但是此刻他们无一不是低着头,一副压力山大的样子。 就在哪吒要跳出去与六耳叫板之际,姜子牙再次开口说道。 “天庭难道想要插手我阐截两教之争吗?” “姜子牙,你倒是够牙尖嘴利,难怪我截教门人多因你而死,死的不怨啊!”六耳冷笑道。“今日,要战就战,不战就滚蛋!” “你这长着一身猴毛穿着道袍,样貌滑稽的家伙,居然敢出言辱我师叔,吃我一枪!”哪吒听到六耳如此说姜子牙,心中的那口恶气瞬间就升了起来,忍无可忍。 “坏了!”姜子牙一听哪吒如此说,顿时暗叫不好,对于哪吒的冒失和冲动十分头疼。 六耳现在的样子就和后世的孙悟空一样,猴模猴样。六耳虽然对于外貌并不是那么在意,但是此刻听到有人这么说自己,不表示一下,那且不是要坠了自己的威望。 “好胆!”六耳冷着脸,恶声说道。然后身形一晃,就来到了空中,手持一根混铁棍迎向了哪吒。 哪吒身绕混天绫,脚踏风火轮, 胸挂乾坤圈,手持火尖枪,杀气腾腾的朝着六耳杀了过来。 “轰!”六耳手提混铁棍,轻轻一挥,朝着哪吒打去。哪吒将手中火尖枪刺出,迎了上去。那知六耳这看似轻轻的一棍,却是举重若轻,哪吒顿时感到一股巨力袭来。 “噗!”哪吒一口鲜血喷出,根本不是六耳一合之敌,接着哪吒的莲花身如一枚炮弹落向了地面,一时间尘土飞扬。 这场景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脑子有些短路,尤其是西周阵营的将士们,一时间有些懵,不明白为什么平时生猛的一塌糊涂的哪吒,会如此不堪一击。 “一个小毛孩子,也敢于我争锋,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六耳随意一棍将哪吒击飞后,面带讥讽的说道。“姜子牙,你居然如此丧心病狂,让一个毛孩子来挑衅于我,你这是看不起我吗?” “不敢,不敢!”姜子牙连忙说道。 就在这时,李靖、木吒、金吒三父子已经冲了出来,跑到了哪吒身前。哪吒此时正静静的躺在深坑之中一动不动,嘴角挂着血迹,已经昏迷过去。 哪吒不过玄仙修为,与大罗之境的六耳,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即便是六耳随意一击,也不是哪吒能承受的。 李靖、木吒、金吒脸色阴沉,但是却不敢与六耳对视,低着头将哪吒抬回了大军之中。对于六耳的天威,李靖他们三父子可是十分清楚的,虽然心中十分不忿,但是却只能敢怒不敢言。 看着李靖三父子低着头将哪吒抬回西周大军之中,六耳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丝不屑。李靖三父子的举动,怎能逃过六耳的法眼。 “姜子牙,我也不多说了,你去请救兵吧,我在这里恭候阐教各位师叔们的到来!”六耳对着姜子牙说道。 “大帝,真的要阻拦我西周正义之师讨伐商纣?”姜子牙脸色凝重的说道。 “按照辈分来说,我还要喊你一声师叔,师叔有礼了!”说着,六耳就朝着姜子牙一拜,但是姜子牙那敢受六耳一礼,一旦受了自己的算盘就更加打空了。 姜子牙一直咬着喊六耳为大帝,就是想以天庭压六耳,让六耳自行退兵。 天庭可是有明文规定的,禁止天庭神仙插手人间王朝更迭。除非是有妖魔乱世,方能出手。 六耳如果是以天庭大帝的身份临凡,那么自然不能出手阻碍西周与商朝的战争。 可是如果六耳是以截教弟子的身份参战,那么将不会受到任何限制,这可不是姜子牙所愿意看到的,能有兵不血刃获得胜利的机会,姜子牙自然不会大费周章。 “子牙师叔,你还是收起你那份小心思吧!”六耳轻蔑的说道。“我身为截教弟子,当为死去的同门向你阐教讨回一个公道,此战势在必行!” “战!战!战!”城门上,那一众截教弟子齐声吼道,一股煞气顿时笼罩于空中,摄人心魄。 这些截教弟子常年跟随在六耳身边,一起出生入死,沾染了一身的煞气,眉宇间皆是杀气腾腾。而且也让他们对六耳这个师侄是从心底的敬佩,虽为师侄关系,但已经化为了君臣,平时皆是以君臣之礼见之。 看着那弥漫在城门上空的凛冽煞气,姜子牙和其身后的西周将士皆是一阵心寒,双目中皆是露出了一丝惧意。 别看这些截教弟子只有寥寥十数人,但皆是百战之将,对上同级别的修士皆是有着巨大的压迫感的。 “撤兵!”姜子牙见形势已经无法扭转,只得哀叹一声,转身带着西周大军离开了青龙关,朝着大营退去。 青龙关上,丘引看着六耳那睥睨天下的气势,心生向往,兴奋不已。 回到大营后,姜子牙只得吩咐在场的阐教三代弟子向各自的老师求援,而姜子牙则骑着四不像朝着昆仑山驶去,亲自前往玉虚宫向元始天尊禀报此事。 西周大营里,哪吒悠悠醒来,刚一醒来就感到全身疼痛难忍,气血翻滚。也幸好哪吒乃是莲花身,如果是血肉之躯,早就身受重伤了,不可能还如此完好的躺在床上悠悠醒来。 哪吒醒来后,情绪十分低落,一想到自己连六耳的轻轻一棍都承受不住,顿时一口鲜血喷出,又昏迷了过去。 哪吒醒来的消息很快就有士兵报告给了李靖,李靖虽然与哪吒并不对眼,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李靖马不停蹄赶到了哪吒的营帐。 但是当李靖进入营帐后,发现哪吒又昏倒子床榻上,床边还有一滩血迹,这让李靖大急,连忙来到了床边察看哪吒的情况,见哪吒只是由于气火攻心,昏迷过去,那心中的石头也算落下了,但是也将此事暗暗记在了六耳身上。

下一篇   第九章 金仙齐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