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金仙齐至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九章 金仙齐至

姜子牙骑着四不像,用了半天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昆仑山下。来到昆仑山下后,姜子牙就下了四不像,整理了下衣衫,然后才步行走上昆仑山,朝着半山腰的玉虚宫走去。 自从三清分家后,这昆仑山就成为了元始的道场,昆仑山的样貌也是大变。三清殿变成了玉虚宫,太清殿、玉清殿等洞府皆是不存在了,其余截教弟子住过的洞府也同样如此,只留下了阐教弟子所居住的洞府,昆仑山彻底烙印上阐教的印记。 姜子牙最终来到了玉虚宫前,又再次整理了衣衫容貌后,才迈步走进玉虚宫。 玉虚宫内,元始天尊高坐云床之上,身旁离着一童子,乃是白鹤化形,名白鹤童子。除此之外,就空无一人了。 “弟子拜见老师,祝老师圣安永驻!”姜子牙快步来到了云床之前,向着元始天尊稽首道。 “姜尚,你起来吧!”元始威严的说道。 “谢,老师!”姜子牙缓缓起身。 “你之来意我也知晓,这六耳乃是六耳猕猴化形,又得元雷传授九转神功,实力确实不错,你等不是他的对手,也在情理之中。”元始缓缓说道。 姜子牙站在原地静静聆听元始训话,大气不敢喘。当他听到元雷的名字后,再次疑惑了起来。这个名字姜子牙已经多次听别人提起,但是每当他向各位师兄询问时,皆是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复,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经过快万年的时光,元雷在人族中的地位已经荡然无存了,这并不是说人族就是忘恩负义的种族。只是随着巫妖量劫中幸存下来的人族相继离世,再加上战火的影响,元雷留在人族的烙印已经湮灭于历史长河中,不复存在了。 不过元雷即便知晓此事,也不会过于计较。毕竟元雷也从人族身上得到了不少好处,他一身的功德一半是从人族身上赚取的,虽然过程很艰辛,但也还是让他很满意的。 姜子牙不知道元雷,不足为怪,毕竟元雷已经消失万年了,而且又与阐教弟子有仇怨,自然不会有阐教弟子愿意提及元雷。 “这元雷乃是截教首徒!”元始仿佛看穿了姜子牙的想法,于是为他解释道。 姜子牙听元始为他解惑,更加竖起了耳朵,仔细的聆听着。 “可惜由于万年之前得罪了天道,被关押与紫霄宫中,闭门思过万载。算算时间,万年之期也快要到了,元雷很快就会归来了。”元始带着一丝遗憾的叹道。元始好像是在为自己没有这么一位惊才绝艳的弟子而叹息,又好像在为元雷所背负的命运而叹息。 “你的这位元雷师兄,可是很不错的人物,如果截教有他存在的话,我阐教必将损失惨重,封神一事或许就不像现在这样顺利了。”对于元雷的能力元始还是很肯定的。 “好了,不说他了。”元始话锋一转,不想在过多的提及元雷之事。 “是,老师!”姜子牙连忙应道。姜子牙听得出元始天尊对于元雷复杂的态度,因此对于元雷也是充满了好奇。 “六耳虽为天庭大帝,但是竟如此不识天数,妄图阻拦西周灭商,身陷大劫之中,自当受到应有的惩罚。”元始威严的说道。“你可先行回去,不日你的几位师兄自然会到场助你渡过此劫,继续灭商大业。” “是,老师!弟子告退!”姜子牙朝着元始深深一拜后,又缓缓退出了玉虚宫。 看着姜子牙离开玉虚宫后,元始对着白鹤童子说道。 “童儿,你去将此事告诉你的几位师兄,叫他们前往青龙助阵。” “是,老爷!”说完,白鹤童子就准备朝着宫外走去。 “等等!”这时,元始眉头一皱,想了一下后,又说道。“你再去喊燃灯隐于暗处,必要的时候出手相助。” 元始觉得有些不够把稳,于是就叫白鹤童子顺带连燃灯一起喊上。 燃灯自从得到二十四颗定海珠后,就喜获至宝,除了元始相召外,基本不出灵鹫山,潜心修炼,炼化定海珠。 燃灯虽然没有斩尸成为准圣,但是一身实力足够深厚,足以在大罗之境称雄。 元始担心门下弟子斗不过六耳,以防万一,这才将燃灯给捎上,让其确保万无一失。 姜子牙骑着四不像回到西周大营也是半夜时分,刚回到大营还没上坐上几分钟,就有传令兵急匆匆跑了进来。 “禀报丞相!广成子等仙师已经来了!”传令兵跪在地上,大声说道。 姜子牙一听,不敢怠慢,连忙跑了出去。刚一出营帐,就见广成子等阐教二代弟子皆是站在辕门下,十二金仙全部到齐。 姜子牙快步迎了过去,对着广成子等人拜道。 “姜尚拜见各位师兄!” “嗯!”广成子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然后率先穿过了辕门,朝着主帐走去,其余弟子分别和姜子牙见过之后,也朝着里面走去。 进入主帐后,广成子才对着姜子牙缓缓说道。 “明日,我等一起去会一会那六耳,看他到底有何本事,竟敢如此狂妄。”广成子脸色阴沉的说道。 虽然广成子和元雷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并不妨碍广成子一直将元雷记恨在心,对六耳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了。 “这六耳小贼,竟敢妄图阻拦我等封神,丝毫不将我阐教放在眼里,就像他的老师一样,不识天数,当真该死!”赤精子恶狠狠的说道。 当年,赤精子被元雷的一句冷哼就震得吐血,这让心高气傲的赤精子引以为耻,一直记恨在心中。 广成子和赤精子乃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自然一个鼻孔里出气。其余弟子见自己的大师兄和二师兄如此态度,也不好得多说什么,以免引起广成子和赤精子的不快。 广成子可是元始最为宠爱的弟子,当年收走不周山半截山峰后,以此为基炼制出了后天至宝‘番天印’,就被元始赏赐给了广成子。 这‘番天印’可是被元始注入了大量的功德之力,杀人不沾因果,虽然功能单一了一点,但依然还是一件能媲美极品灵宝的后天之物。 这‘番天印’虽然了得,但是在广成子手中,却有点宝物蒙尘的感觉。 青龙关内,丘引连夜来到六耳的住所,敲开门后,丘引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向着六耳稽首道。 “启禀大帝,就在不久前,姜子牙刚返回西周大营,就有十几道人影联决而至,一起落在了辕门之下。随后姜子牙就急匆匆的赶了出来,将这些人迎了进去。从外形来看,应该是阐教的众位二代弟子。” “没想到他们都到了,那倒是省了我不少功夫。”六耳低语道。“你先下去,明日之事,你就在一旁观看吧!” “末将领命!”丘引躬身应道,然后退出了房屋,轻轻将门合上,离开了此地。 丘引知道六耳这么说其实是为了他好,明日之战,肯定会打的天昏地暗,可不是他这个级别能参与的,丘引自然欣然领命。 “明日就让我看看你阐教十二金仙的厉害吧,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六耳寒光毕露的自语道。 其实在人皇之争时,元雷就曾和广成子他们有过接触,而且还是并肩作战,也算是有些了解的。此番交手,六耳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对手是弱者,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痛快的打上一场,以求突破瓶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