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瑶池宫内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五章 瑶池宫内

阐教弟子一脸怒意的看着玉帝带着天兵天将将六耳和截教弟子带走,而自己只能干瞪眼。 那十万天兵天将立于云头,给予他们的压力是巨大的,根本不敢妄动。 姜子牙站在西周将士之中,看着高空之上即将消失在天际的云朵,微微一叹,然后召集身边将士,准备攻打青龙关。 广成子在玉帝他们走后,寒着脸拂袖离去,既没有和燃灯打个招呼,也没有跟自己的师弟们说一声。 燃灯见广成子如此无礼,也懒得计较,身形一晃也消失不见,朝着自己的道场飞去。 其余阐教金仙也纷纷离去,只剩下了随军的阐教三代弟子留在这里,助姜子牙攻打商纣。 城门上,丘引看着被玉帝亲自下凡接走的六耳,一脸羡慕,心中不禁又响起了当日六耳给自己的承诺。 六耳和截教弟子一走,青龙关也就失去了依仗,丘引并没有因为六耳他们的离去,而溜走,依然带领手下将士与西周大军激战了起来。 最后见大势已去,丘引也试了一个脱身之法,在乱军中安然离去,返回深山中潜心修炼,以图早日位列仙班。 姜子牙带着西周大军拿下了青龙关,然后继续挥师东进,与汜水关前的西周大军合在一起,攻伐汜水关。 天庭,勾陈宫。六耳被玉帝带回天庭后,就带着一众残余的截教弟子回到了勾陈宫中。 这一战,六耳手下的截教弟子也并不是全部都活了下来,除去五极战神外,也只有不到五人活了下来。 刚才在青龙关前,六耳之所以如此顺从让玉帝施为,是因为玉帝暗中传音六耳。 “元雷道友不日将要归来,我不愿看到那日元雷道友为了你而触怒圣人,身陷灾劫!” 这话触动了六耳,让六耳最终放弃了与阐教之人同归于尽的想法。 如果六耳真的与阐教弟子同归于尽的话,一旦元雷出来,以元雷的实力,阐教所有弟子加在一起也不是元雷的对手,必然要血屠阐教,到时候肯定要触怒元始,那下场就不好说了。 玉帝的话说的在情在理,让六耳最终放弃那份绝然。 同时也让六耳没有想到,玉帝竟然会冒着得罪元始的风险,将自己救下,这让他想不通。 玉帝救下六耳后,就没有在和六耳说过什么话,只是在回到天庭后,让六耳好生休息疗伤,然后就离开了。 六耳带着疑惑回到了勾陈宫,一番思考后,依然没有答案。 “呼!”六耳摇了摇头,然后不再去想这个问题,静心闭关疗伤,等待着元雷的归来。 玉帝回到了凌霄殿后面的瑶池宫,刚一进入宫殿,王母也就是瑶池就迎了过来,神色凝重的问道。 “这样做值得吗?” “哎!”玉帝一叹,拉着瑶池的手来到坐榻前坐下,大手一挥昊天镜飞出,立于瑶池宫上面,一道光幕落下后,玉帝才开口说道。“我等的处境已经变得十分艰难了,即便此刻不得罪他元始,以后必然也会得罪。” “这天庭看似位高权重,监管三界,但还不是要看他们这些圣人的脸色行事,我等这些年过得可谓如履薄冰。” “这些要不是靠着勾陈四处征伐,我天庭的处境会变得更加的艰难。” “这封神一事,要不是因为阐教弟子傲慢无礼,我等又怎么到老爷那诉苦,掀起这腥风血雨。”玉帝脸色愁苦的说道。 “这些年我静静的想了想,如果没有圣人撑腰,我等即便身为天帝、天后的高位,但实际上却为圣人的傀儡,要看圣人的脸色行事。” “到最后我等难免要选一圣人作为靠山,方能在这天庭帝位上做下去。” “只要我等成就圣位,那就不用在看他们圣人的脸色了。”瑶池赌气的说道。 “哎!”玉帝又是一叹。“要想成就圣人之躯,谈何容易啊!那帝俊、太一当年何等风光,即便是面对圣人也是毫不退让,到如今故人何在啊!” 瑶池一听,神情也变得低落了起来,瑶池其实已经听懂了玉帝的意思,只是有些气不过才这么说的。 “那为什么要选择通天作为靠山?截教此刻已经败势已现,迟到要落得灭教的下场。我等在这时,出手救下六耳,必然与元始交恶。日后,元始肯定会给我等脸色看,算计我等。”瑶池想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你想错了!”玉帝淡淡一笑。 “错了?错在何处?”瑶池一听,有些不明所以,连忙问道。 “你附耳过来!”瑶池将头靠了过去,玉帝将头贴着瑶池的耳边窃窃私语道。 “什么?”玉帝才一说完,瑶池就惊呼了起来,显得很激动,一脸的震惊。 “很震惊?”玉帝自顾自的说道。“我当初在心中有此想法时,也把自己吓了一跳,可是后来反复推敲后,发现如果一旦他真的达到那个地步,说不定我等就能名正言顺的成为三界主宰。” “你真的这么想?”瑶池惊疑道。 “嗯!”玉帝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等就拭目以待吧!即便此事不成,对于我等来说,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成为圣人的傀儡,没有什么损失!” “哎!”瑶池一听,轻轻一叹。玉帝说的没错,如此发展下去,他们两个一定会成为圣人的傀儡,如履薄冰。 瑶池宫内,一声叹息经久不息,充满了无奈和不甘。 话说,广成子气急败坏的离开青龙关后,就直接返回了昆仑山,来到玉虚宫向元始觐见。 “弟子拜见老师,祝老师圣福永驻!” “起来吧!”元始带着一丝威严的说道。“你有何事要向为师进言?” 由于此时天地杀机四伏,杀气弥漫,天机也变得混乱不堪,元始也无法在不推算天机的情况后得知青龙关所发生之事。 上次,十二金仙被困九曲黄河阵,都是以信香的方式,才让元始心生感应,不然元始也是无从得知的。 “启禀老师,弟子等本来已经都要将六耳击杀了,那知那玉帝竟横插一手,救走了六耳。”广成子脸色愤怒的说道。“而燃灯老师却在一旁冷眼旁观,看着弟子等被玉帝所辱。” “嗯?”元始的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然后默默一算,顿时就知道了来龙去脉。 “哼!”元始冷哼一声,然后说道。“此事就这样算了,你下去吧!” “是,老师!”广成子见元始脸色阴沉,虽然没有提及玉帝和燃灯之事,但是知道元始已经将他们记在心中了,顿时恭敬的朝着元始一拜后,缓缓退出了玉虚宫。 元始知道事情的始末后,并没有责怪广成子的添油加醋,反而正如广成子所想的那样将玉帝和燃灯记在了心中,盘算着如何惩罚他们一次。 金鳌岛,碧游宫中。通天也知道了六耳差点葬身于燃灯之手,脸色瞬间就变得不好了。 当年自紫霄宫得到元雷给的布条后,直到仓颉创出文字后,通天才知道布条上符号的大致意思。 元雷的意思很明确,一旦与阐教发生仇怨后,要么就一直隐忍,避而不战,将所有弟子禁于金鳌岛上,不得外出;要么就是主动出战,以雷霆之势将阐教弟子灭杀。 元雷虽然知道未来之事,但是也不可能全盘告诉通天,只能旁敲侧击,提出一些合理性的建议。 可惜啊,通天终究还是挂念着三清的情义,选择了避而不战,而且还没听从元雷建议将全部弟子召回到金鳌岛,封岛不出,这后面的结果可想而知。 一句‘道友请留步’,使得截教弟子死伤无数,精英弟子也是陆续上了封神榜,使得截教元气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