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诛仙剑阵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六章 诛仙剑阵

“哎!都怪我没有遵从元雷的建议,悔不当初啊!”通天幽幽一叹,此刻后来却是已经晚了。 半晌后,通天才恢复了平静,将水火童子唤了过来,吩咐道。 “你去将多宝、金灵、无当、龟灵叫来!” “是,老爷!”水火童子连忙出了碧游宫。 不一会,水火童子就带着多宝、金灵、无当、龟灵他们四人来到了碧游宫中。 “弟子拜见老师,祝老师万福圣安!”多宝他们四人对着通天稽首道。 “六耳私自偷下凡尘,险些丧命于燃灯之手,幸好昊天及时出手将六耳救了下来。”通天缓缓说道。 “啊!”三圣母一听皆是一惊,只有多宝还算淡定。 “我截教此时已经与阐教势如水火,为师也不想门徒在添伤亡。”通天神情复杂的说道,又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通天目光坚毅的继续说道。 “多宝、金灵、无当、龟灵,你等四人拿着诛仙四剑,到那界牌关下布下诛仙剑阵,为师要在那与阐教了结恩怨。” 说着,通天就将诛仙四剑和诛仙阵图去了出来,递给了多宝他们四人。 “弟子,领命!”多宝他们结果诛仙剑阵后,朝着通天一拜∠长∠风∠文∠学,w↑∧wx.n□et后,纷纷退出了碧游宫。 “哎,终究是到了这一步!”通天看着多宝他们离去的背后,显得很落寞和伤悲。 多宝他们四人带着诛仙剑阵出了碧游宫后,就驾云离开了金鳌岛,朝着界牌关方向飞去。 很快,多宝他们就来到了界牌关前,选了一处要地就将诛仙阵图和四剑祭了出来。 “轰隆!”一声轰鸣过后,一座散发着浓浓雾霭的大阵出现在了多宝他们眼前,正好将前往界牌关的必经之路完全遮住。 这诛仙剑阵立有四门,每一道门上悬挂着诛仙四剑中的一把长剑,此刻由于没有催动起来,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象。 “嗖!”多宝他们四人一闪而过,没入了剑阵中。 来到剑阵中心的祭台上后,多宝坐在东方位置,主持悬挂着诛仙剑的东门;金灵坐在南方位置,主持悬挂着戮仙剑的南门;无当坐在西方位置,主持悬挂着陷仙剑的西方;龟灵坐在北方位置,主持悬挂着绝仙剑的北门。 多宝他们分列四方后,这诛仙剑阵也算正式开启,剑阵中煞气弥漫,散发阴森血腥之气,摄人心魄。 多宝四人静心坐在祭台之上,静等阐教弟子前来破阵。 就在这时,姜子牙已经带领西周大军攻取了汜水关,朝着界牌关全力进发。 “报!”就在这时,一个探子从前往快速跑了过来,跪在姜子牙身前说道。“前往界牌关的必经之路上发现一道散发着血腥煞气的大阵,正好挡住了我军前行的道路。” “哦?”姜子牙一愣,微微想了一下后,对着身旁的雷震子说道。“雷震子,你先去打探一番,切忌可不妄动。” “遵命!”雷震子拱手说道,然后唤出背后羽翅,双翅一震就飞上了高空,朝着前方飞去。 自从哪吒被六耳一棍打成重伤后,哪吒的心情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显得很消沉。姜子牙也就失去了哪吒这么一位好使的打手,雷震子临危受命,暂时替代了哪吒的位置。 本来杨戬是最适合打手位置的,可惜杨戬此人心高气傲,对于姜子牙并不是那么感冒,姜子牙很驾驭不了杨戬。 杨戬毕竟为玉帝的外甥,地位之高,也不是姜子牙能随意驱使的。 雷震子离去后,姜子牙就带着大军找了一处开阔地安营扎寨了下来,静等雷震子打探回营。 话说这雷震子也是够悲催的,虽为姬昌的第一百个儿子,但是义子的身份让他地位真心不高。再加上雷震子的老师乃是云中子,云中子只是元始的记名弟子,在阐教众地位不高,因此也使得雷震子在阐教三代弟子中的地位也是有些尴尬。 很快,雷震子就打探回来了,回到西周大营后,雷震子直接找到了姜子牙进行汇报。 “禀告丞相,离此处不到十里之地有一大阵,煞气弥漫,诡异莫测,正好将我军东进之路挡住。” “难道是截教弟子布下的杀阵不成?”姜子牙带着疑惑的说道。 “由于此阵煞气弥漫,透着一股令人心惊的波动,末将也不敢靠近打探。远远看去,就见大阵开有四门,但是门内的情况末将就无法得知了。”雷震子将自己探查的结果告诉了姜子牙。 “开有四门,这到底是何阵法啊,难道是四象阵?”姜子牙沉思道。 “末将以为此阵断然不是四象阵,此阵煞气极重,让人不寒而栗,很有可能是一大凶阵,”雷震子神情凝重的说道。 刚才在打探之时,离着很远的距离,雷震子都还能感受到诛仙剑阵散发出来的阴森煞气,心悸不已。 “哎,看来又要去请各位师兄来救援了!”姜子牙无奈道。 “只能如此了!”雷震子点头同意道。 “你留守大营,一旦有什么情况,就先带着大军后撤扎营,不可妄动!”姜子牙对着雷震子说道。 汜水关一战,武成王黄飞虎也随着他的两位儿子战死沙场,一门三英杰。姜子牙也失去了一位可以商讨战情的大将,李靖虽然有过当总兵的经验,但是能力真心还是差了点。 “末将,遵命!”雷震子拱手说道。 随后,姜子牙走出了营帐,刚要叫士兵将四不像牵过来,就见远处天空有数道人影快速飞来,不一会就来到了辕门之外。 姜子牙一看就知道是阐教的二代弟子到了,连忙带着雷震子出门迎接。 “拜见,各位师兄(师伯)!”辕门外,公站着黄龙、玉鼎、文殊、普贤、慈航、太乙等几位二代弟子。 “嗖!”姜子牙他们的话音还未落,又有几道身影缓缓落下,这几道人影自然就是广成子、赤精子等几人了。至此,阐教十二金仙再次聚首。 “拜见,各位师兄(师伯)!”姜子牙和雷震子再次对着广成子他们拜道。 “这界牌关外的大阵乃是截教的护教大阵,名叫诛仙剑阵!”广成子还未等姜子牙问到,就先开口说道。“老师,叫我等先来打探一番,探探此阵的虚实。之后,老师会和大师伯一同到来。姜尚,你立刻命人搭建一芦篷,以便迎接老师和大师伯的到来!” “是,大师兄!”姜子牙听到元始和老子要来,不敢怠慢,连忙应道,随即吩咐西周士兵搭建芦篷。 就在这时,又有一道人影缓缓落下,看清来人,阐教众人纷纷对着他拜道。 “拜见燃灯老师!” “各位师弟免礼!”来人正是燃灯,此番事关重大,元始当然不会忘了他,于是命白鹤童子通知燃灯到界牌关前集合。 广成子再次见到燃灯后,脸色和昔日一样,并没有什么不适,但是心中却是冷冷一笑,“你的好日子也快要到头了!” 上次之事,元始虽然没有怪罪与燃灯,但是心中对于燃灯的印象已经变得不好,广成子也不心急,他知道自己的老师迟到会拿燃灯开刀的。 “燃灯老师,不知你对这诛仙剑阵可有多少了解!”广成子很‘虚心’的向燃灯请教道。 “略有了解!”燃灯见广成子竟然主动向自己请教,心中也是一愣。“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头一遭啊!” 燃灯心中虽然满是怀疑,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广成子,缓缓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