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阐教议诛仙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七章 阐教议诛仙

“这诛仙剑阵乃是道祖于紫霄宫赐给通天圣人的,虽不为至宝,但胜似至宝,号称非四圣不可破。” “啊!”燃灯的话引来一阵惊呼,对于诛仙剑阵的威力有些将信将疑。 “这诛仙剑阵分为诛仙四剑和诛仙阵图,诛仙四剑为:诛仙剑、戮仙剑、绝仙剑、陷仙剑,皆是杀戮至宝,威力不凡。一旦大阵布下,非四人不可破!”燃灯继续说道。 对于诛仙剑阵,燃灯也只是知道一点,但是当年在紫霄宫,燃灯可是听的清清楚楚,道祖说此阵非四圣不可破。稍微变通一下,就可以理解为‘要想破开诛仙剑阵,需要有四位和布阵者实力相当的人前往破阵,方能将此阵破开’。 “没想到此阵竟然如此厉害!”姜子牙惊讶道。 姜子牙修道时日尚浅,对于三皇以前的事情知之甚少,有些东西也不是他能接触到得。 “还请燃灯老师,带我等一同去打探下此阵,好有对策!”广成子看上去低眉顺眼的说道。 “大家一同去!”燃灯对广成子的这种态度十分警惕,但是表面却不留痕迹。 不仅是燃灯了,其余在场的阐教金仙也是如此,觉得广成子十分奇怪,事出必有妖。 就在这样,在燃灯的带领下,阐教弟子们风风火火的来到了诛仙剑阵之前。 刚一靠近,就感受到了那铺面而来的煞气,让他们心神不定,对于燃灯的话也就又信了几分。 这诛仙剑阵此刻雾霭朦胧,根本就看不清大阵里面的情况,即便是那开启的四门,也被雾气遮掩,变得有些朦胧。 “快看,那是什么?”道行天尊指着西门惊呼道。 听到道行天尊的惊呼,大家连忙顺势看了过去,就见一把古朴的长剑挂在那若隐若现的道门上,轻轻晃动着,也没有什么异象发生。 “这应该就是诛仙四剑之一,只是不知道是那一把!”燃灯皱着眉头的说道。 随后,燃灯带着大家顺着诛仙剑阵绕了一圈,陆续看到另外三道门上同样挂着长剑。 “不知是截教哪位道友降临,以此杀阵阻拦西周大军进攻商纣的?”燃灯高声对着大阵里面喊道。 “哼,今日我等奉老师之命,在此布下诛仙剑阵,与阐教一决雌雄,了结因果!”阵中,多宝冷声说道。 “原来是多宝道友,不知可否出来一叙?”燃灯轻声笑道。 “燃灯,你杀我截教弟子无数,竟然还笑得出口,势必与你不死不休!”金灵圣母厉声说道。 “哼,没想到截教四大弟子一同到来,真是省去我等一番功夫!”广成子冷声说道。 “广成子,你休要猖狂,我等就在阵中恭候阐教的大驾光临!”龟灵圣母阴沉的说道。 燃灯见情势不对,连忙对着广成子他们说道。 “此阵凶险异常,不是我等能攻破,我等还是先回答应,静等老师和大师伯的圣驾,之后再议!” “哼!”广成子冷哼一声,然后拂袖离去。 见广成子拂袖离去后,燃灯他们也转身离开了此地。 燃灯落于后面,神情阴冷的看了一眼广成子,然后也就低着头离开了。 燃灯说的并没有错,这诛仙剑阵确实不是他们所能破开的,一旦贸然入阵,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身死道消。 回到西周大营后,众人也是情绪不高,各自打坐修炼,静等元始和老子的到来。 几日之后,就见空中紫气东来,仙气萦绕,异香缥缈,一片祥和之景。就见元始天尊坐九龙沉香辇,馥馥香烟,氤氲偏地,从空中缓缓落下。 阐教众弟子连忙上了芦篷,对着元始稽首道。 “拜见老师,祝老师圣安永驻!” “起来吧!”元始轻轻点了点头。 “谢,老师!”燃灯、广成子他们才缓缓起身。 在白鹤童子的牵扶下,元始缓缓下了九龙沉香辇,来到了芦篷之上。 “老师,这诛仙..”广成子刚想开口说诛仙剑阵的事,就被元始打断了。 “稍安勿躁,等你们的大师伯到来,再议!”元始不怒而自威的说道。 “是,老师!”广成子低头应道。 不一会后,天空再次异象纷呈,紫气东来,老子坐在青牛之上,缓缓而来。 “恭迎,大兄(大师伯)!” “嗯!”老子点了点头,但是老子并没有从青牛身上下来,而是对着元始说道。“我去阵中一观,少顷再来此商议!” “是,大兄!”元始欣然应道。 “哞!”老子轻轻一拍,青牛低叫一声,然后就朝着诛仙剑阵飞去。 老子骑着青牛来到诛仙剑阵前,看着煞气弥漫、杀气腾腾的诛仙剑阵,眉头也是一皱。 上一次,在西方极乐世界前,老子就见过通天动用诛仙剑阵,已经是有所心惊。眼下的诛仙剑阵虽然没有上一次那般恐怖,但是因为并不是通天主阵,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却让老子更加忌惮了。 多宝他们四人坐于阵中祭台之上,老子刚一到来,他们就已经发现了。 “没想到竟是大师伯前来,我等要不要向他见礼?”无当询问道。 “长者为尊,当向他见礼!”多宝轻声说道。 “善!”见多宝这样说,金灵、无当、龟灵也是欣然应道。 于是乎,他们四人身形一闪,出了剑阵,来到了老子身前,一同向着老子见礼道。 “弟子拜见大师伯,祝大师伯万福圣安!” “嗯!”老子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坐在了青牛之上,也不言语,双目微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多宝他们四人见老子如此,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紫气东来,异象纷呈,就见通天骑着夔牛从东边而来。 “弟子拜见老师,祝老师万福圣安!”多宝他们四人连忙朝着通天稽首道。 “起来吧!”通天轻声说道,然后下了夔牛,来到了老子的身前,而老子依然坐在青牛上,纹丝不动。 “谢,老师!”多宝他们起身后,见老子如此傲慢,心头也是不快,但是却不敢表露出来。 “不知大兄来此所谓何事?”通天眉头微皱,对着老子说道。 “你为何在此布下这等凶阵,阻拦西周伐商?”老子微睁的双眼,质问道。 “大兄这是说那里话,阐教杀我弟子,屠戮我门下,我布下此阵有什么不对吗?”通天反问道。 “你的那些门人不识天数,竟然妄动凡心,参与人间战事,却是合该有此一劫!”老子淡然的说道。 “大兄,说的倒是轻巧,我门人不识天数,就合该遭阐教弟子杀戮不成!”通天怒声说道。“此番大劫乃是因他阐教弟子身犯杀劫才引起了,却让我门下弟子顶罪,这是何道理?” “糊涂!”老子大声骂道。“你门下弟子品行良萎不齐,迟早必会犯下大错,遭致大祸。元始如此其实是在为你拔去教中隐患,使得截教能长存!” 通天听着老子如此胡言乱语,心中更是大怒,那仅存的半点念想也就此打消了。 “看来大兄,是铁定心要让我截教弟子补全封神之数了?”通天双目微睁的瞪着老子,低声问道。 “合该如此!”老子看到通天如此表情,也不再伪装了,毋庸置疑的说道。 “好一个‘合该如此’,我通天也是瞎了眼,竟然会对你和元始抱有一丝怀想,想着三清同为一体,不会苦苦相逼。”通天怒极反笑道。 “没想到啊,还是我太过心慈手软了,被你等出卖了,还不自知。”通天语气中充满了落寞和伤悲。 “既然你等做了初一,就不要怪我做十五。从今以后,恩断义绝,不复三清之名!”通天神情绝决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