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三清之首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八章 三清之首

老子那古井无波的神情终于产生了变化,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目光复杂看着通天。 “哎!”最终老子无奈的一叹,神情又恢复了到了之前的古井无波,看不出喜怒。 “既然你这样决定,为兄也无法可说了,亿万年的手足之情今日也算告一段落了!”老子老气横秋的说道,仿佛自己才是受伤人一般。 对于通天竟然如此绝决,老子也是有些意想不到,不过也没有出乎他的掌控,只是略微挣扎了一下后,就恢复了平静。 通天一脸怒意的看着老子,看着这位相处了亿万年的大兄,一股陌生感油然而生,仿佛不认识老子一般。 “不愧是三清之首,太清道人,是我眼拙了!”通天无奈的叹息道,一股悲凉之气萦绕在通天的身上。 “你可有什么想说的,没有的话,我就来试阵了!”老子淡淡的说道。 “我们走!”通天大怒,大手一挥,裹着多宝他们四人就进入了诛仙剑阵中。 多宝他们四人立于通天后,听着通天和老子的对话,虽然听的有些不清不楚,但只要微微一想,就明白其中的含义,这让他们四人心中皆是一寒,对于老子充满了惧意。 通天他们刚一进入到诛仙剑阵,老子就骑着青牛从东门走了进来, 只见老子头顶着天地玄黄玲珑塔,道道玄黄之气垂下,将老子和青牛护在中间,万法不沾。 “轰隆!”老子刚一从东门进入剑阵,悬挂于东门之上的诛仙剑就亮了起来,散发着摄人的血腥红光,一道红色剑气从诛仙剑中发出,刺向了老子。 “砰!”红色剑气轰击在了玄黄之气上,不得寸进,最终破灭开来。 老子骑着青牛闲庭信步的在阵中四处奔走,察看着大阵的走势和威力。 老子绕了一圈后,来打了阵中祭台前,看着坐于上面的通天,淡淡的说道。 “这诛仙剑阵不愧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杀阵,可惜了!” 通天焉能听不出老子的意思,老子又天地玄黄玲珑塔这等功德至宝,立于头顶,先天就处于不败之地,再加上老子修为高深,隐为第一圣人。诛仙剑阵虽然厉害,可惜却无法攻破老子的防御。 “老子,你休要猖狂,我即便伤不了你,你也破不了我之大阵,我看你能耐我何!”通天狠声说道。 “哈哈!”老子看着通天,轻轻一笑。“诛仙剑阵即便再厉害,只要集齐四圣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通天一听,顿时大惊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诡异莫测,阴晴不定。 “老子,你为了对付我截教,竟然拉拢西方二圣,当真不为人子,气煞我也!”最后,通天大怒道。 “是元始拉拢西方二圣对付你的,你可不要搞错了对象!”老子淡淡的说道。 “好!好!好!”通天连说了三声好,怒极反笑道。“不愧是我等的大师兄,计谋也是算无遗漏,不知不觉就将我三清搞的分崩离析,让外人还以为是我和元始导致的。老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老子的目光瞬间变得深邃了起来,神情也变得激动了起来。“这你以后就会知道了,现在何必多问!” “你果然是心藏祸心啊,难道你想超脱天道?”通天也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所惊吓到了。 老子见通天如此问,默不出声,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双目中隐隐有一丝挣扎。 通天紧紧的盯着老子,见老子沉默不语,也猜不透老子的真实想法。 “将截教逼迫成这样也不是我所想的!”就在这时,老子缓缓说道。“要怪就怪你截教太过兴盛了,时间一长天地气运都要被你截教所占据着。” 这话如一道惊雷在通天的脑海中炸开,让通天一时间无言以对。 “我等圣人,元神寄托于虚空天道之上,不死不灭,还能追求什么,无外乎就是这缥缈的天地气运,我也无法幸免于外!”老子说到这也是一叹。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元雷,元雷此子当真是有天大气运,居然得到天道垂青,委以掌控天罚之责。一旦等他回归后,那么截教必将气运大涨,所以为兄不得不为啊!”提到元雷,老子都有些忌惮。 老子之所以忌惮元雷,并不是因为元雷实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元雷一旦掌控天罚,那么就无人敢对他出手了。元雷将会身负天大的因果,一旦身陨这份因果即便是圣人也无法承受。 元雷将会成为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原子弹,对于圣人来说将是难以控制的。其余圣人虽然无法控制,但是通天却可以借助元雷,将截教的气运提升到一个更加恐怖的高度,即便没有至宝镇压教运,也会让截教长存下去。 只要截教在封神之劫灭教,即便有着元雷的存在,截教也将毫无作为了。 老子虽然对于气运并不是那么需要,因为只要人族一直为天地主角,那么他的气运也将是源源不断,但即便如此老子依然逃不出争夺气运的争斗中。 加持在身上的天地气运越多,对于天道大势的把握自然也就越深。正如通天所说的那样,老子并不想一直依附于天道之下,当然希望有朝一日超脱天道。 芸芸众生虽不希望超脱,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圣人也是如此,就连天道也希望超脱大道,取代大道。 老子有这样的想法并不为过,只是因为通天自己没有想过,两人的实力毕竟还是有所差距的,站的高度不同,风景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只是让通天很无法接受的事,就是老子居然如此的腹黑,看似无情无欲,实为一个阴险小人。 “哎!”通天最终无奈的叹气道。“老子你既然如此于我交心交底,此事我也只能左耳进右耳出,你说过什么我全然不记得了。” “你们以后切忌不可提及此事,以免招惹到杀身之祸!”随后通天对着多宝他们四人说道。 “弟子晓得!”多宝他们连忙应道,他们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也不敢四处乱说什么。 “呵呵!”老子淡淡一笑,显得高深莫测。 “通天,你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么几日之后只能兵戎相见了!”老子的表情突然一变,变得冷峻肃杀了起来。 “恭迎大驾!”通天自然不会示弱,如果示弱他就不是通天了。 随后老子骑着青牛朝着东门缓缓走去,最后出了诛仙剑阵,回到了西周大营。 看着老子离去的背影,通天的目光也变得深邃了起来,陷入了沉思。 “你所说的话到底有多少是可信的啊!”通天低语道。 对于老子刚才所说的话,通天并不是全部都相信了,对于老子的忌惮又加重了几分。 “哎,不去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通天摇了摇头,将脑中杂念全部抛出,坐于祭台上静等老子他们前来破阵。 西方极乐世界,八宝功德池,接引和准提相视而坐。 “师兄,通天已经布下诛仙剑阵,看来已经彻底与老子和元始决裂了,我西方的机会来了!”准提兴奋的说道。 “师弟啊,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了元始和老子,他们也不是省油的灯。我西方要想大兴,还得忍辱负重!”接引惆怅的说道。 “元始邀我等一起共破诛仙剑阵,只要诛仙剑阵一破,元始和老子必然将会欠下我等一份因果,到时候可在这份因果上下下功夫,助我西方大兴!”准提谋划道。 “善!”接引点头同意道。 “现在就静等元始到来,请我等前往东方破诛仙剑阵了!”准提面带微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