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给我滚一边去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二十七章 给我滚一边去

通天看着缓缓落下的太极图录,心中一阵悲凉,他没想到老子居然无情到如此地步,竟然想让他道心不稳,根基受损,这比灭去截教还要诛心。 但是通天却无能为力,老子以自身的太极之力操控太极图,使得太极图的威力大增,此方天地已经被其禁锢,再加之通天又受伤不浅,此刻也只能束手就擒了。 看着那即将将通天压住的太极图录,在场的截教弟子皆是流下的屈辱的眼泪,这份屈辱让他们皆是心灰意冷。一旦真的成行,那么在场截教弟子即便不死,此生也终无再进一步的可能。 老子可谓狠辣,不仅要将截教灭教,还要让截教彻底湮灭,没有一丝复兴的机会。即便元雷归来,面对着已经道心不稳,根基受损的通天和截教,元雷也只能望洋兴叹。 元始看着老子的所作所为,心中也是一阵冰凉,一股寒意油然而生,让其看向老子的目光都变的畏惧了起来。 “轰隆隆..”就在这时,异变突起,空中竟然泛起了雷光,雷云滚滚,一股天威从云中落下,惊扰着这一场好戏。 但是这突起的异变并没有引来太多的关注,大家都紧紧盯着即将被太极图录所擒的通天,那里会注意天空之上那滚滚的雷光。 可是,这突起的异变依然引起了几人的注意,一个就是老子,一个就是元始,还有一个就是通天。 老子脸色阴沉,双目中充满怒意了,紧紧的盯着高空之上。元始则是一脸疑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 通天在听到那天上的雷霆之声,感受那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悲苦的脸色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如释重负。 “轰隆隆!”一道雷光突然从雷云中落下,顺势将满天的雷云搅动,一股天威若隐若现。 “嗖!”老子脸色一沉,手中又显一物,乃是一面小旗。接着老子才此旗祭起,只见一道火光掠过,小旗瞬间变大,化作遮天之物,挡在了太极图之上。 此旗就是五方旗之一的南方离地焰光旗,也是一件防御至宝。只是离地焰光旗比起天地玄黄玲珑塔来说,还是要差一些的,因此老子平时也就不怎么使用了。 目前,天地间最好的防御至宝中,混沌钟、天地玄黄玲珑塔位列第一个层次的,太极图勉勉强强也算是第一个层次的;十二品莲台、五方旗位列第二个层次;其后才是山河社稷图、地书等极品灵宝。 “轰!”雷光转瞬间就撞击在了离地焰光旗上,雷火交加,一下就把天空渲染的美轮美奂。 “噼里啪啦!”就在这时,空中再次响起了雷声,一道道紫色的雷电从雷云穿透而下。 这一次,这些粗大的紫色神雷不在只是落向离地焰光旗,还落向了老子、元始,还有其余的阐教弟子。 元始见状,不敢在先手旁观了,连忙将戊己杏黄旗祭出,一多多金莲漂浮在空中,阻挡着那落下的紫色神雷。 与此同时,被离地焰光旗挡下的雷光并没有消散开来,反而才开始肆虐起来,上蹿下跳,将天空搞的一团糟,雷电纵横。 就在这时,老子阴沉的脸色突然一变,愤怒异常,脸庞都有些扭曲了。 “轰隆隆!”这时,一声惊响从太极图录之下传来,接着就见道道青气溢出,将太极图录缓缓升高。 最终,天空归于平静,太极图录也被老子收了回去,但是老子的神情很不好,显得有些凶神恶煞,这样的表情能在老子的脸上出现已经足够逆天了。 在场的阐截两教弟子皆停了下来,目光紧紧盯着天空之上,那一道有些消瘦的身影。 这道身影就是被关押与紫霄宫快万年之久的元雷,此番他终是姗姗来迟,赶到了此地。 此刻,通天脚塔造化青莲,道道青气萦绕在他的身上,治愈着他的伤势,通天的脸色也因此好了不少。 此消彼长,老子和元始的脸色不好了,没想到临近尾声,居然还突生异变,让本该已经尘埃落定的战局,变得有些波折了。 更让老子和元始想不到的是,现在离万年之期还有几百年之久,元雷居然就离开紫霄宫,这其中的深意让他们不得不深思。 看着立于空中的身影,在场的截教弟子皆是喜极而泣,那种大悲到大喜的心情让他们皆是再也控制不住了,放声痛哭了起来。 通天看着身前消瘦的身影,也是万分感叹,无法形容此时复杂的心情。 “老子师伯何必如此赶尽杀绝!”元雷轻声说道,一股天威从其身上散发而出,不怒而自威。“我截教虽然入不得师伯法眼,但是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教本是一家。” “好,好,好!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对老道我指指点点,通天你教的好徒弟啊!”老子连说三声‘好’,情绪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刚才元雷将自身隐于万千紫雷中的一道,借此躲过老子的探查,得以出现在通天身旁,以造化青莲挡下了太极图的镇压。这份疏忽,让老子很愤怒,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 “我的确教了一个好徒弟,这点不用你老子特意提醒于我!”既然撕开了脸皮,通天此刻也自然不会对老子有丝毫的情面可言。 “通天,你怎能如此对大兄说话,简直目无尊长!”说此话的时候,元始的语气已经不想之前那般恶劣了。但是即便元始此刻想回头,也终究是回不了头了。 “元始师伯,此番算是我截教一败涂地了,你看我等就此收手如何?”元雷神情平静看着的元始说道。 元雷此话一出,老子和元始的眉头皆是一皱,因为他们从元雷的话中听出了威胁之意。听出此意的不仅有老子和元始,在场的许多阐截两教弟子也听出来了。 “元雷,你竟敢大言不惭,威胁我师,真是罪该万死!”广成子跳了出来指着元雷骂道。 “我与元始师伯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给我滚一边去!”元雷头也不会的说道,毫无一点情面可言。 此话一出,一下就让广成子老脸通红,险些一口老血喷出。在场阐教弟子无人敢为广成子出声,燃灯这些平时与广成子有些仇怨的,更是幸灾乐祸了起来。 截教弟子们虽然没有雪上加霜。放声大笑起来,但是心中皆是一阵痛快。 “我不同意,你又欲意何为?”元始并没有出声为广成子找回场子,而是试探性地问道。 “如果师伯不同意,那么我截教只有与你阐教鱼死网破了,大不了同归于尽!”元雷十分轻松的说道。 “轰隆隆..”元雷的话音还未落,天空之上那雷云渐渐散开,露出了那惊世骇俗的恐怖雷霆之海,雷海之中雷电翻滚,一道巨大的天劫之眼已经形成,一股浓烈的天威四散开来,震动苍穹。 元始看着天空之上的天劫,脸色瞬间铁青了起来,没想到元雷居然敢以此威胁自己。一旦答应,他元始的脸面何存;如果不答应,一旦元雷发起狠来,门下弟子必将难逃一死。 元始虽然有着戊己杏黄旗这等防御至宝,但是他也不能确定就一定能将门下弟子全数救下。天空上的天劫之力明显已经相当成熟了,一旦失控,那么将会很危险。 元始一时间拿不定注意,将目光投向了老子,向老子寻求帮助。 老子见状,轻轻点了点头,意思是说‘你不用怕,我出手救下你之弟子的’。 “元始师伯可要想好了,如果鱼死网破,我必将奋死杀敌,一旦来个自爆什么的,我就不信你们能承受的住我的因果报应。”元雷平静的说道,显得很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