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帝君之名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章 帝君之名

通天在之前已经提前交代过门下弟子,因此了无牵挂的跟着鸿钧前往混沌深处,开始万年之刑期。 另外五位圣人回到自己的道场后,也陆续进行安排,部署未来的发展计划。相继部署完毕后,五位圣人陆续来到混沌中,行那开天之举,建立自己的道场。 老子开辟了离恨天,将首阳山八景宫移到了这方世界中;元始开辟了弥罗天,但是他并没有将昆仑山移到此处,而是建起金碧辉煌的宫殿,同样被他名为玉虚宫;女娲则开辟了娲皇天,此名的含义非凡,为她在妖族时的称号;接引和准提一同开辟了极乐天,将八宝功德池搬于其中。 通天因为囚禁于混沌深处,因此并没有开辟出属于自己的道场,只能等万年之期到来,再说了。 至此,天地间仅有的六位圣人全部离开了洪荒天地,隐于混沌之中,非大劫不得出。 就在五位圣人相继在虚空中开辟道场之际,元雷孤身来到了南天门。 自从封神以后,南天门轮流由四大天王把守,而今日轮到了增长天王魔礼青值守。 元雷刚一来到南天门,魔礼青就连忙带着天兵天将来到元雷身前。 “拜见元雷上仙!”魔礼青在封神之时对于元雷影响是很深刻的,一句话就让截教弟子大气不敢喘,唯唯诺诺的。 “天王有礼!”元雷微微拱手回礼道。 “不知上仙来我天庭所谓何事?”魔礼青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想拜见玉帝,还请天王为我引荐一番!”元雷笑着说道。 “上仙稍等。小神这就去通报!”魔礼青连忙应道,然后转身进了南天门朝着三十三天飞去。 本来在封神之前元雷就想上天找玉帝一叙,但是因为一些原因直到今日才来天庭。 三十三天凌霄殿内。玉帝正在举行朝会,天庭一干人等皆在殿内议事,包括封神的截教弟子。 不过并不见六耳等勾陈宫君臣,自从回到天庭后六耳他们一直都在闭关,至今都未出关。要不然得知元雷归来,作为弟子的六耳怎能不来拜见元雷。 增长天王魔礼青快步来到凌霄殿中,跪在地上朝玉帝拜道。 “禀玉帝。南天门外截教弟子元雷上仙特来求见玉帝,还请玉帝定夺!” “哦!”玉帝故作惊讶,其实元雷刚一到南天门他就知晓了。只是为了做下表面文章,才在此等候求见的。“众爱卿随朕一同迎接九天无极天雷大帝!” 听到玉帝对元雷的称呼,不仅截教弟子一愣,其余的仙神也是露出惊愕之色。 “遵旨!”惊讶归惊讶。在场的神仙皆是朝着玉帝拱手应道。 截教弟子在封神之后。可是被元雷叮嘱过,上了天庭后,要遵从玉帝的法旨,而且元雷还说他不久后也会上天。当时元雷说此话时,金灵他们皆是不解。 在玉帝带领下,天庭凡是官职入得了凌霄殿的神仙,都来到了南天门,迎接元雷的到来。 元雷远远看到如此隆重的场面。淡淡一笑,对于玉帝的做法不以为然。 “帝君可算是来了!”人未到。声先至,玉帝先是朝着元雷说道。话音刚落,玉帝就来到了元雷身前。 “玉帝有礼了!”元雷带着笑意朝玉帝拱手见礼道。对于玉帝的话音,元雷自然听的出来,一语双关。 “帝君打算何时来天庭任职啊?”玉帝同样淡笑道。 “时机一到,我自会上天供职!”元雷有点高深莫测的回道。 元雷和玉帝的一问一答,让在场的天庭大员们,包括截教弟子皆是不明所以,云里来雾里去,十分糊涂。但是他们又不敢开口询问,而且看元雷和玉帝的样子也不像要解释的样子。 “哦?”玉帝眉头一皱,不明白元雷卖什么关子,不过转瞬就恢复了平静。“帝君当早日来天庭供职才好,你我到时候可一起把酒言欢!” “一定,一定!”元雷笑道。 “你看我,只顾着与帝君说话,忘了请帝君入内一聚!还望帝君不要见怪,帝君请!”玉帝由于见到元雷确实有些激动,这下才反应过来自己疏忽,连忙赔罪,然后拉着元雷的手进了南天门。 元雷笑而不语,随着玉帝进了南天门。 “想必帝君还是第一次来到天庭吧?”玉帝问道。 “算是第一次吧,上一次来此乃是天帝大婚之时。可惜啊!物是人非了!”元雷惆怅的说道。 “是啊!”玉帝知道元雷所说何意,也显得惆怅万分。 玉帝带着元雷在天庭中四处转悠了一番后,姗姗来到凌霄殿中。 自从天庭建立之后,凌霄殿中除了玉帝和瑶池王母的皇座外,还有五个皇座,这五个皇座乃是属于五御大帝的。 而在封神之后,玉帝又命人在五御大帝与自己和王母之间加了一个皇座,几乎与自己和王母平起平坐。 这让众位天庭神仙们不明白玉帝欲意何为,这个皇座又属何人,居然有着与玉帝、王母平起平坐的地位。今日,天庭的神仙们明白了。这个最近才加起来的皇座乃是属于元雷的,属于九天无极天雷大帝的。 元雷的皇座位于玉帝的左手边,几乎与玉帝平起平坐,而且皇座也是足够奢华,用各种奇珍异宝雕刻而成,金碧辉煌。 元雷对于这些并不在乎,但是对于玉帝的良苦用心自然不能无视,元雷坐在皇位上后,对着玉帝微微一笑,以示感激。 这凌霄殿中的几大皇座,除却玉帝,王母、勾陈、南极、紫薇、后土外,今日又添一位,现在只有青华大帝的位置还空着了。 “玉帝,我截教弟子在天庭任职者众多,先有我之弟子六耳任命勾陈大帝,后又有我的一干师弟师妹们封神成为天庭神仙,身居要职。”元雷缓缓开口道。“而我也会于不久的将来成为天庭大帝,掌管天罚,疏导天地因果。” “帝君仁慈,为天地长存甘愿承担如此因果,实乃我辈之楷模!”玉帝由衷的叹道。 “玉帝说笑了,此事乃我分内之事,责无旁贷!”元雷轻松随意的说道。 随后,元雷脸色一正,神情庄重的对着玉帝说道。 “从今以后,我截教与天庭的关系当密不可分,凡是我教弟子当谨遵玉帝号令,为天庭效力。”这话元雷不仅是对玉帝说的,也是对截教弟子说的。 “谨遵师兄法旨!”在场的截教弟子纷纷朝着元雷拜道,神情严肃。 玉帝看着截教弟子以元雷马首是瞻,而不是向自己拜道,心中说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不过玉帝很快就将这样的想法从脑海中删除,面带笑意的看着元雷。 “帝君不愧是截教首徒,截教从今以后也将于我天庭同舟共济,荣辱与共了!”玉帝直言不讳地说道。即便殿中还有不少阐教弟子,但是无关紧要。 “玉帝此言说的却是不对了!”元雷淡淡的说道。“应当是我截教与天庭同舟共济,荣辱与共,天庭之事就是我截教之事,玉帝当要分清主次!” “帝君说的极是,说的极是!”玉帝刚听元雷这么说,心头先是不爽,可是当元雷说完后,玉帝顿时后怕了起来,发现自己刚才所说之话竟然差点将自己和天庭置于水生火热之中。 本来玉帝的话并没有什么错,截教弟子大多在天庭任职,与天庭同舟共济、荣辱与共说的在理,可是元雷与玉帝此刻所谈之事可不是天庭内部之事,而是截教和天庭的关系。 天庭乃是三界之主,不能存在任何形式上的偏袒和倾向。如果按照玉帝刚才所说,截教之事就是天庭之事,天庭与截教的关系将变得不清不楚。那么一旦大劫来临,天庭必将陷入圣人教派的争斗中,处境可想而知。 而按照元雷所说,天庭还是那个天庭,只是天庭之事我截教全力支持,天庭的荣辱就是我截教的荣辱。这样即便以后有什么争执,天庭的地位依然是不可动摇的。(未完待续……) 第一章帝君之名:

下一篇   第二章 指桑骂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