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指桑骂槐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二章 指桑骂槐

元雷和玉帝如此将话挑开,让在场的各路神仙们表情不一。截教弟子都是一份了然于胸的样子;而忠诚于玉帝的神仙们也是微微一愣就恢复了平静;只有阐教弟子们个个脸色铁青,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元雷如此高调的在这等场合与玉帝商讨结盟之事,也是出乎了玉帝的意料。不过元雷既然敢如此,他玉帝也不会退缩,自然也就表露了心迹,没想到却差点弄巧成拙。 “还是帝君想的周到啊!”玉帝面色有些尴尬的说道。 “玉帝是关心则乱,也是我有些唐突了,还请玉帝莫怪!”元雷陪笑道。 “帝君说那里话,从此以后天庭还需截教多多支持!”玉帝这次学乖了,含蓄的说道。 虽然截教已经名存实亡,就连通天也被关押混沌深处万年之久,但是有着元雷扛大梁,一切接不好说,而+无+错+且这也是玉帝能与元雷走在一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没有了圣人的撑腰,元雷和玉帝其实没有什么分别。即便元雷被道祖钦定为天罚之主,那又如何;玉帝同样是道祖身边的童子,见到圣人都是以师兄、师姐称呼,说到关系也不比元雷差太多,现在还不是过得不怎么样。 现在的元雷和玉帝是同病相怜,而且都有着相似的目标,元雷要重建截教,玉帝想要重现妖族天庭霸绝洪荒的威势,他们两个真有点心心相惜的味道。自然也就一拍即合。 “轰!”就在这时,一道轰鸣声从南天门外传来,不一会就见增长天王魔礼青颇为狼狈的冲了进来。 “禀禀禀报玉帝。玉清圣人座下白鹤童子蛮横闯入天庭,说是要下传圣人法旨,还请玉帝定夺!”魔礼青跪在地上,颤颤抖抖的说道。 玉帝一听脸色顿时铁青了起来,就连元雷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就在玉帝刚要开口之际,就见灵霄殿外一道白光掠过,贸然冲了进来。 白光冲进大殿后。化作一道童模样,立于空中,那处一卷敕书自顾自的高声念了起来。完全不把在场的天庭神仙们放在眼里。 “玉清太上元始天尊敕令:敕封太乙真人为东极妙严青华大帝,统御万类。” 白鹤童子念完元始的敕命后,就化作了白鹤模样,飞出了凌霄殿。 白鹤童子一走。大殿内就响起了议论声。 “这白鹤童子太目中无人。竟然如此蛮横傲慢,岂有此理!” “阐教弟子皆是这般傲慢无礼,端不为人子,实属可恶!” 玉帝听着大殿内的议论声,脸色瞬间就铁青了起来,这些议论声大多出自玉帝所招揽的散修,都是属于玉帝自己的人马。 “够了!”玉帝的怒吼声突然响起,大殿瞬间变得安静起来。只有玉帝的咆哮声在大殿中回荡。“肆意在凌霄殿中喧哗,无视天庭礼数。将天庭威严放于何处,成何体统!” 玉帝此话指桑骂槐,虽是在说在场的天庭神仙,但实际上却是在说白鹤童子。 “玉帝息怒!”这时,元雷轻声说道。“有些人生来就是目中无人,毫无礼数可言,我等且能和这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辈计较!” “帝君说的有理!”玉帝一听,微微一笑,然后也不再提及此事。 元雷和玉帝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后,元雷准备向玉帝辞别,可就在这时,增长天王魔礼青有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爱卿,又有何事啊?”玉帝脸色阴沉的看着魔礼青说道。 魔礼青见状,连忙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说道。 “老子圣人的分身‘太上老君’已到南天门外,要小神进来通报一声!” 玉帝一听瞬间就站了起来,脸色惊讶,这消息对于他来说太过于突然了。不仅玉帝如此,元雷也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显得有点慌张,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元雷和玉帝相视而望,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慌张和意外,两人微微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后,玉帝高声说道。 “众位爱卿随朕和帝君一同迎接圣人的到来!” “遵旨!”众神仙纷纷应道。 玉帝再次带领着天庭众位仙官来到了南天门,远远地就看到一位道人立于青牛身边,仙风道骨,颇有长者风范。 玉帝等人连忙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道人身前,躬身拜道。 “拜见老子师兄(太清圣人)!” “各位道友免礼!我只是老子的一个分身,大家可以叫我太上老君!”道人风轻云淡的说道。虽然他说自己只是老子的一个分身,但还是全然受了众人的一礼。 “不知老君师兄此番来我天庭所谓何事?”玉帝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年道友到道祖那里哭诉,说天庭无人可用。今日,阐截两教皆有弟子在天庭任职,唯独我人教无人在听天任职。我受老子所托,将以此分身常驻天庭,挂一个闲职,补全人教所缺!”太上老君淡淡的说道。 但是此话一出,就让玉帝脸色难看了起来,黑着脸冷冷看着太上老君。而在玉帝身后的众多天庭仙官也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场面有些越发不可收拾起来。 元雷站在一旁,看着太上老君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将玉帝的形象毁于一旦,让元雷对于这位名义上的大师伯越发忌惮了起来。 “师伯说那里话,封神之劫乃是阐教弟子身犯杀劫所致,怎能推到玉帝身上。师伯乃圣人分身,说话当问心无愧,切莫信口开河,诋毁一代天帝名誉!”元雷缓缓说道。 “哦?”太上老君看着元雷,轻松随意的表情消失不见了,变得凝重了起来。“那么以元雷师侄所言,玉帝所说之事就是问心无愧的了?” “师伯此话差矣,玉帝到道祖面前诉苦,所说并没有什么不对。”元雷淡淡的回道。“其一,玉帝虽为道祖身旁道童,但道祖曾亲自说过,以‘师兄’之礼见各位圣人,等于承认玉帝为自己的弟子,玉帝向自己的老师诉苦并没有什么不妥。” “其二,道祖乃天道代言人,玉帝之位乃是道祖钦定,玉帝向道祖诉苦有何不妥。其三,玉帝所说之事并不是空穴来风,乃是实际情况,要不是因为某些教派弟子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完全不顾礼法,玉帝也不会向道祖诉苦。” “所以,玉帝所说之事合情合理,并不没有什么不适!”元雷盖棺定论道。 “师侄果然好口才,通天道友收了个好徒弟啊!”太上老君脸色复杂的说道。 “不知师伯此番来天庭所谓何事?”元雷问道。 “正如老道之前所说,受老子道友委托,来天庭挂一虚职,补全人教之缺!”太上老君淡淡的说道。 “玉帝,那兜率宫可曾有仙官住下?”元雷对着玉帝说道。 “兜率宫?”玉帝一愣,不知道元雷怎么会这么问起,这个问题他自己可答不上来。 “禀帝君,这兜率宫一直未有神仙住下!”这时,一个白发苍苍、表情慈祥的老道走到了元雷身前,替玉帝说道。 而这个老道正是玉帝的心腹之一太白金星,虽然实力一般,只有太乙之境,但是处事圆滑,滴水不漏,深得玉帝重用。 “如此甚好!”元雷朝着太白金星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玉帝说道。“就将这兜率宫让于太上老君,让其负责天庭日常丹药炼制,可好?” “善!”玉帝见元雷如此说,心中大定,欣然应道。 “那么就请圣人居于兜率宫中,负责天庭丹药供给,不知圣人可愿前往?”玉帝对着太上老君说道。(未完待续……) 第二章指桑骂槐:

上一篇   第一章 帝君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