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孔丘拜李耳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四章 孔丘拜李耳

太白金星整理了下衣衫后,才驾着云缓缓朝着云华山主峰而去。太白金星落在了天云洞前,恭敬的站在洞外,等着元雷的召唤。 “太白不必如此拘谨,你进来吧!”元雷的笑声从洞内传来。 “谢,帝君!”太白拱手谢道,然后才进入了天云洞。 太白金星进入天云洞后,就见元雷坐在云床上,身上还有雷光在闪烁。太白金星一看就知道自己打扰到了元雷的修道,连忙快步来到云床前。 “小仙不知帝君正在修道,唐突见冒昧前来拜见,还请帝君降罪!”太白金星诚惶诚恐的说道。 “我之前就说了,太白不必如此拘谨,你此来想必是玉帝有所交代吧?”元雷轻声说道。 “禀帝君,玉帝确实有事要小仙转告帝君。”太白金星连忙应道。 “哦,你说吧!”元雷点头示意道。 “是,帝君!老子圣人的分身太上老君已经离开了兜率宫,出了天庭,下凡去了!”太白金星眉头微皱,双目紧紧盯着元雷说道。 “原来是此事啊!”元雷轻呓道,脸色一下就凝重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中。 太白金星见元雷陷入沉思,自然不敢打扰元雷,站于云床前,静等元雷沉思完毕后,答复于他。 “你转告玉帝,此事我已知晓。太上老君此番下凡,并无什么大碍,我等静观其变即可!”元雷脸色微微舒展开来,对着太白金星说道。 “小仙遵命!”太白金星将元雷的表情变化全部记在了心中,然后这才躬身应道。“小仙告辞!” “嗯!”元雷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就闭目神游去了。 太白金星出了天云洞后,就驾着云原路返回天庭。然后觐见玉帝,将元雷的一举一动都告诉了玉帝。 “哦,看来老子下凡之事与截教关系不浅,不然不会让他如此反应的!”玉帝听完后,神色淡然的说道。 “陛下英明!”太白金星恭维道。对于元雷的反应,太白金星也只是有些猜测。没有玉帝想得这么远。 玉帝的洞察力足够敏锐,从元雷一点点反应中就猜的八九不离十,可见玉帝的不凡之处。 玉帝淡然一笑后,也不再过问此事,他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元雷可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一旦他过于逼急了,对于他们两个是没有好处的。 太上老君骑着青牛来到人间后,化成一个老者模样,姓李名耳。字聃,以楚国人自居,骑着青牛四处游历,如同一个邻家老大爷一般,博学睿智,学问渊博。 李耳虽然贵为圣人,但终究只是圣人的一个分身,做不到圣人那般高高在上。时间一久难免不动恻忍之心,因此他的名声渐渐在各诸侯国见流传开来。 当李耳游历到周朝皇都的时候。有一人千里迢迢从鲁地赶来,拜见于他,此人就是已经略有名气的孔丘。 孔丘带着自己的弟子南宫敬叔踏云而来,见到李耳后,连忙从云端落下,整理了衣冠后。才快步来到了李耳身前。李耳坐在青牛背上,看着匆匆而来的孔丘,面露微笑。 “拜见圣人,祝圣人圣福永驻!”孔丘带着南宫敬叔朝着李耳稽首道。 李耳大手一挥,顿时尘土飞扬。周围的人与物仿佛进入到了南柯一梦中,一动不动,就连孔丘身后的南宫敬叔也是如此。 孔丘见状暗骂自己的鲁莽,不应该如此草率的来拜见李耳。 “多年不久,道友别来无恙否?”就在孔丘胡思乱想之际,李耳淡笑着说道。 “有劳圣人挂念了!”孔丘见李耳没有怪罪自己,心中也是一喜,而且最让他欣喜的是李耳居然还能记住他。“自上次一别,我与圣人怕是有几万年不曾见过了吧!” “老师合道之后,我等确实已经有着二万多年不曾见过了。”李耳话锋一转,淡然的问道。“道友此番下凡尘而来,所谓何事?” 孔丘见李耳如此问到,心头也是一愣。“明知故问,我要行何事,你这个圣人难道不知道吗?”。 想归想,孔丘却不敢表现出来,神情谦卑的说道。“弟子此番前来,是想争得圣人的同意,在人族之中立下学派,传播弟子的道统,不知圣人能否应允?” 老子作为人教教主,要在人族中传下自己的道统,肯定是得到他的才能名正言顺,不然就会与老子起冲突。与圣人起冲突,无异于找死。孔丘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他在听到李耳的传闻后,就隐隐猜测到了李耳的身份,一番思量后,就马不停蹄的赶来。 李耳作为老子的分身,只要得到他的同意,自然也就等同于得到的老子的承诺,在人族传下自己的学说道统也就名正言顺了。 “哦,我虽为人教教主,但是女娲师妹才是人族圣母,道友应该先征得她的同意才是!”李耳淡淡的说道。 “圣人说那里话,女娲圣人虽为人族之母,但是却因妖族之事将人族怀恨在心,要不是碍于圣人的实力,怕是早就对人族出手惩戒一番了。”孔丘厚着脸皮的说道,他也知道这是李耳在试探他。 “圣人贵为人教教主,人族的一切教化之事,当由圣人来决断。此番弟子想在人族立下学说,传下自己的道统,希望圣人能成全弟子!”孔丘几乎以老师之礼见李耳,间接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此事乃是关乎人族兴盛的大事,道友切莫草率了事,一旦出了差池,就不要怪老道我不顾当年的情分了。”李耳风轻云淡的说道。但是却蕴含着一股淡淡的肃杀之气,让孔丘心口一闷。 “谢圣人恩准,弟子定不负圣人鸿恩,从今以后当以圣人马首是瞻!”孔丘满是欢喜的拜道,但是内心却是一阵悲鸣。“为了自己的道,只能如此了!” “如此甚好!”话音才一落,李耳坐在青牛上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恭送圣人!”孔丘连忙朝着李耳刚才所在的位置拜送道。 李耳离去后,周围的环境又恢复了正常,南宫敬叔目光微微一滞,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静静的跟随着孔丘离去。 孔丘回到鲁国后,鲁国不久就发生了内乱。孔丘虽然为仙人之躯,但是却不能以仙术道法解决人间的战祸,孔丘只能带着一干弟子逃出了鲁国,四处游历,推广自己的学说。 李耳离开周朝国都洛阳后,一路西行,来到了函谷关前。这函谷关乃是西出的必经之路,为秦国的门户。 话说这函谷关守将名为关尹,少时即好观天文、爱读古籍,从众多古籍中,关尹找到了一丝修仙之法,修炼了十几年,也是有不小的成就,学会了一些小道。 就在李耳达到函谷关的前一夜,关尹发生星象异常,有一团隐晦的紫气从东方而来,这让关尹大惊失色,彻夜难眠。 第二天一早,关尹就来到函谷关城楼上,以自己所学的一些小道辨别东来通关之人可有什么异象。 皇天不负有心人,李耳才坐着青牛缓缓而来,就被关尹看到了。关尹用那微末的小道看过去,发现李耳不能视,无法视,隐隐有一团紫气笼罩在其周身。关尹大惊,连忙从城楼上跑了下来。 李耳骑牛而来,自然发现了有人在城楼上探之自己。李耳微微一算,顿时就知道了来龙去脉,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没想到这等地方,居然还有人与老道我有缘,真是天机难测啊!”(未完待续……) 第十四章孔丘拜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