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斩断因果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七章 斩断因果

释迦牟尼虽然觉醒了前世记忆,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在得道成佛之日就以此斩去过往,化出多宝分身。释迦牟尼与通天、与截教的因果也在那一刻斩去了,全部转嫁于多宝分身之上。 释迦摩尼将彻底成为一个单独的个体,为西方佛教的一代佛祖,再也不是截教的弟子、通天的徒弟。 释迦牟尼静静聆听接引和准提的传道,心无旁骛,一股庄严祥和的光芒渐渐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佛音袅袅。 经过接引和准提全心全意的传道,释迦牟尼的佛法修为自然水涨船高,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讲道完毕后,接引也缓缓从道境中退了出来。看着释迦牟尼身上所发出的佛光,接引疾苦的面容难得露出了一丝由衷的笑容,对于释迦牟尼所展现出来的佛法修为而欣喜和吃惊。 “师兄,这释迦牟尼当真天赋了得,要不是因为元雷太过惊艳,将他的光芒掩盖,让他没有展现的机会,我西方也不会得其真心来投,真是天意不可测,人心更加不可测!”这时,准提一脸感慨的看着释迦牟尼,对着接引传音道。 “是啊!此番老子差点算无遗策,以阳谋之术使得我西方气运大跌,不过他终究无法算计人心,最终败在了人心之上!”接引同样叹道。 “人心确实这世上最难猜测之物,幸好人族本身羸弱,不然天道恐怕已经出手了,而不是坐视让人族彻底成为洪荒天地的主角,气运绵延!”准提回道。 “释迦牟尼即便有着自己的死心,但是只要他愿意为我西方效力。大兴西方,我等自当全力支持,让其成就大道!”接引语气坚定的说道。 “这个自然,等他苏醒过来后,我等也不用和他拐弯抹角,直接开诚布公。借此展现我等的诚意!”准提带着笑意的传音道。 “善。”接引点头同意道,接着就见接引闭上双目轻声颂起了佛经。 准提淡淡的看了一眼释迦牟尼后,也闭上双目神游去了。 接引和准提虽然并不太担心释迦牟尼会反水,但是心中还是有些不定的,只有等释迦牟尼亲口说出来后,才能安心。 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再想反悔是要承担因果的。这种因果之力可能对于普通的凡人来说并不明显,但是作为修道之辈来说就相当明显了。 像释迦牟尼等境界的修士来说,说出去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着天道作证的。一旦稍有差池,那么势必会受到因果之力的反噬,遭遇各种不详。 就像元雷,如果以后镇元子真的与他不同心了,站在了对立面,元雷还不得不帮助他将鲲鹏击杀,或者镇元子亲口说出与元雷的因果一笔勾销的话,方能了结当初的因果。 许久后。释迦牟尼身上的佛光才慢慢散去,释迦牟尼也缓缓睁开双眼。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释迦牟尼刚一醒来,接引和准提也睁开了双目。 “多谢两位圣人!”释迦牟尼朝着接引和准提俯身一拜,以示谢意。接引以接引宝幢将他接引而来后,接引和准提什么话也没有和他多说,就轮流给他讲道,让他收获颇丰。对于自己的道也越来越明晰和更加坚定。 接引和准提脸色如常的接受了释迦牟尼的跪拜,看上去理所当然的模样。 “释迦牟尼,你可想好了?”接引轻声问道。 “弟子想好了!”释迦牟尼点头应道。“弟子愿意成为佛教之主,承担佛教大兴之责!” 释迦牟尼的话音一落,接引的眉头就皱在了一起。本来就疾苦的面容变得更加的愁苦了,由此可见接引对于释迦牟尼的回答并不满意。 “善!”就在这时,准提笑意满满的说道。 准提的话让一副老僧入定的释迦牟尼和接引皆是一愣,心中对于准提的回答都很惊愕。 “师弟,你这是何意?”接引连忙传音问道。 “师兄勿急,我自有深意!”准提见接引语气焦急,目光朝着接引看去,示意他稍安勿躁。 接引见准提如此,也不在追问,但是他那紧紧皱在一起眉头并没有散去。 “不知,是以多宝师侄称呼你呢?还是以释迦牟尼如来佛称呼你?”准提一脸笑意的看着释迦牟尼说道。 “世上再无多宝,只有释迦牟尼!”释迦牟尼脸色平静的回道。但是内心却极不平静,苦楚的情绪在心中弥漫着。这话一出,那么释迦牟尼的退路也将被彻底堵死,已经不可能再重新拜入截教了。 与截教的羁绊不是说斩断就能完全斩断的,这份苦楚虽然不能动摇释迦牟尼的道心,但是足以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难以释怀的。 接引听释迦牟尼这样说,那颗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下了,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准提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烈,几乎笑开了怀。 “释迦牟尼,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西方佛教之主!”准提郑重的说道。 “弟子领命!”释迦牟尼躬身应道,不骄不躁,显得很平静。 “嗯!”准提看着释迦牟尼重重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准提将目光投向了接引,与此同时接引也将目光投了过来,两人进行了短暂的交流,随后皆是目光坚定的朝着对方轻轻点头。 “轰!”就在这时,两人身上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圣威,充斥着整个八宝功德池和极乐天,并向洪荒天地弥漫而去。不过这圣威并没有降临到洪荒天地,而是在洪荒星空外停留了下来。 释迦牟尼感受着这恐怖的圣威,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恐惧之态,脸色如常的看着接引和准提施为。 接引和准提的圣威刚一出了极乐天,老子、元始和女娲皆有所感应。 老子感受到接引和准提的圣威后,心头一阵摇曳,眉头微微一皱,感到将有事情发生,而且还是不好的预感。 元始也同样眉头紧皱,心中也有不好的预感,元始连忙出了弥罗天,朝着老子所在的离恨天而去。 三圣中,只有女娲最为淡定,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完全没有插手圣人间争斗的欲望。 不久后,元雷也感受到了接引和准提所引发的圣威,瞬间元雷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多宝,你真的决定叛离截教了吗?”。元雷神色挣扎的低语道。 对于这位师弟,元雷的心情很复杂,既痛心疾首,又希望他找到属于自己的道。 “哎!”元雷最终轻轻一叹,然后就闭目养神去了,不在思考这个问题,木已成舟,也不是他能改变的。 离恨天中,元始已经和老子相视而坐,眉头紧锁的看着老子。 “这接引和准提自从封神之后就一直潜修于极乐天中,今日突然大发圣威,总是有一股不好预感在心头萦绕,不知大兄以为如何?”元始出声问道。 “此事必有蹊跷,想他西方气运连连衰减,已经不足全盛时期的一半,如果在这样继续下去,我化胡为佛之事可就圆满了。”老子眉头微皱,但是一想到化胡为佛之事即将功成,那不安的心也安定了不少。 “接引、准提竟然敢行此大逆不道之事,端不为人子!”就在这时老子突然暴跳如雷,怒声吼道。 元始的脸色也随之色变,露出惊骇的神情,显得有点惊慌失措。(未完待续……) 第十七章斩断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