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出世,大战起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二十二章 出世,大战起

幽冥地府,六道轮回。酆都大帝脸色凝重的看着眼前剧烈晃动的六道轮回,六道轮回中渐渐有一股阴煞之气传了出来,弥漫在了六道轮回四周,这样的变化让酆都大帝不得不紧张了起来,因为他知道那冲击六道轮回的隐晦之物就要破开六道轮回的束缚,打破空间屏障,出现在此。 “轰隆!”许久后,当六道轮回被那阴煞之气彻底包裹,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从被包裹的六道轮回中传来,顿时形成了阴森恐怖的阴煞风暴,席卷阴山之巅。 “轰!”酆都大帝大手一挥,一道光幕将阴山之巅围住,防止阴煞之气四溢,影响到地府的阴魂。 做完这一切后,酆都大帝脸色阴沉的看着前方,虽然被漫天的阴煞之气遮挡,但是酆都大帝依然能从中感受到令人不舒服的气息。不仅酆都大帝感受到这股气息,在场的阴将们也是如此,一个个如临大(无—敌,脸色变得紧张了起来。 当阴煞之气散去,六道轮回前站满了人影。这些人影脸色苍白,散发着摄人的阴煞之气,同时还有一股死气萦绕于头顶,看上去诡异莫测。这群人影中,有两人的气息最是雄厚凶煞,也是站在队伍的前列,一看就是这些人影的首领。 酆都大帝脸色凝重万分,因为他从这站在前列的两人身上感受到了心悸的气息,这股气息让他都有些不寒而栗。 “你等乃是何物,竟敢冲击六道轮回。险些造成六道轮回崩灭,罪不容诛!”酆都大帝厉声喝道。虽然这群人影的气息很危险,但是此次乃是地府。可是他酆都的主场,他又岂会怕了他们。 六道轮回?”为首的一道人影一听,轻轻低语道,随后陷入了沉思中。 “我想起来了,此地乃是地府,乃是阴魂的归处,我曾听闻部落中的长者说过此地!”就在这时。另一道人影惊声说道,显得很兴奋。 “原来如此,没想到我等居然来到了此地。当真是老天都不忍我等灭绝,竟然让我当突破六道轮回的束缚,脱离轮回之苦。”经此人的提醒,先前那道人影顿时明悟了不少东西。神情也是显得很激动。有些癫狂。 这道人影的话音一落,顿时就引起了这群人影的骚动,一个个显得很激动,低声吼叫了起来,竟引发地府阴魂一阵鬼哭狼嚎,躁动不安起来。 “大胆妖物,六道轮回岂是你等能肆意妄为之地。众将听令,随我拿下这些妖物!”酆都大帝心中大惊。连忙出声呵斥道。 “遵命!”一众阴将大声应道,顿时响起了肃杀的喊杀声。 “嗖”在酆都大帝的带领下。地府阴将们随着酆都大帝的身影一同杀向这群人影。 “嘿嘿,就以此战打响我等名头,向天地宣告我等的归来!”为首的一道人影森然一笑,杀意凛然。 “说的极是,我等被放逐虚空万年之久,此番脱困,是该让世人明白我等的强大,我等的战无不胜!”另一人也是厉声说道,杀气腾腾。 “杀!”顿时阴山之巅响起了令人心悸的喊杀声,双方转瞬间就碰撞在了一起,刚一接触,酆都大帝所带领的地府阴将们就露出了惊骇的神情。 “砰!砰!砰!”地府阴将们挥舞着手中兵器狠狠砍向了这群脸色苍白的人影,可是这群人影却丝毫没有进行防御和躲闪,任由他们砍来,就在阴将们纳闷之际,阵阵金属交鸣之音传来,这让他们大惊失色。 这群人影的身体竟然坚硬如铁,那带着道道仙力的兵器竟然无法伤到他们,甚至都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一丝伤痕,这简直闻所未闻,匪夷所思。 想当年,巫族在面对妖族之时,也不敢说放开面门任由妖族砍杀。更何况这些阴将中还有不少巫族之人,这样的情景让他们都有些愣神。 另一边,酆都大帝也和那两个为首的人影交战在了起来,酆都大帝同样感到不可思议,这两道人影同样放开面门,任由酆都大帝拳打脚踢,但是每打一下酆都大帝都感到自己打在坚硬的石头之上,震得自己双方生疼。 酆都大帝可是巫族之躯,一身肉身之力足以撼动天地,今日却在这两道人影身上落了下风,这让酆都大帝如何不惊。更何况酆都的肉身已经堪比祖巫之躯,这等实力之下,竟然落于下风,足见对手的恐怖如斯。 “你的力量还真是弱啊!”其中一道人影嘴角一翘,讽刺道。“这点力量还不够我瘙痒的,你在用些劲,好让我舒服舒服!” 酆都一听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怒火攻心,做了这些年的鬼帝,酆都的修养还是有长进的。如果是换做以前,肯定是要暴跳如雷的。 酆都右手一招,一道流光从山腰飞来,落入到了他的手中,化作一支黑色毛笔,此笔自然就是判官笔了。 酆都见靠肉身之力拿不下这两人,自然就不在这上面费工夫,虽然这方面也是他的强项之一,但是此刻却变成了他的弱项,毫无优势可言。 “轰!”判官笔一入手,酆都的气势瞬间大变,皇威如狱,搅动风云。 “嗖!嗖!”酆都连连挥动手中判官笔,瞬间就有两道先天道符在空中形成,带着浓烈的死气朝着这两道人影压去。 看着向自己压来的死之道符,这两道人影并没有慌张,反而带着一丝冷笑的看着酆都,表情十分玩味。 酆都也是一愣,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如此,心中随之也产生了不好的预感,神情也是一僵。 两道死之道符很快就来到了这两道人影头顶,死气奔涌而出,朝着他们两人涌去。可是这百试不爽的先天死之道符却最终无功而返,很快就消散在了空中。 这样的情境让酆都顿时不知所措,神情显得有点慌张。“这判官笔可以判人生死,只要是活物皆逃不过它的审判,为何这两人竟然会如此轻易的躲过判官笔的审判,真是怪哉!” “难道”突然,酆都脸色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两道脸色苍白的身影,双目中露出了骇人的精光。“你们到底是何物?” “哈哈!”这两人听酆都如此问道,顿时大笑了起来,好一会儿后才收敛了笑声,神色阴沉的看着酆都说道。“没想到你还不笨,这么快就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不错,我等确实不是活人,乃是死去的人族之尸!”此话一出,酆都脸色瞬间变得惊恐了起来。 无论是地仙界,还是人间界,地府每时每刻都在监察着,一旦出现什么异动肯定是会知晓的。但是此刻却有这等规模的人族死尸衍化成精怪出现在地府,这足以说明事态的严重性了。 “怎么可能,自从巫妖之战后,我地府对人族的生老病死已经全面掌控,并没有什么异象发生,你等休要在这胡言乱语!”酆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出声喝道。 “如果是在巫妖之战之前呢?”这两道人影听到酆都这么说,并没有什么剧烈的反应,反而是玩味的说道。 “巫妖之前?”酆都目光一滞,轻声低语了起来,随后只见酆都神色骇然的看着这两人,惊呼了起来。“难道你等是在人族遭劫时,所遗留下的死尸孕育而生的?” “没错!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当年我人族遭逢大劫,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今日我等回归这方天地,就是要向天地讨回这笔血帐!”说到这,这两道人影神色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阴煞之气直冲天际,在地府之上激荡着,将地府衬托的更加阴森恐怖起来。 “放肆,当年人族遭劫,乃是天道对人族的考验。时至今日,人族已经取代巫妖两族,成为天地主角。你等既然顺势而出,当满怀敬畏之心,感谢天地的恩德。却在这满口胡言,欲倒行逆施,其罪当诛!”酆都厉声喝道。 “哈哈!哈哈!”这两人一听,顿时大笑了起来。笑声停息后,脸色狰狞的看着酆都说道。“好一个其罪当诛,我等就在这里,看你如何让我等伏诛!” “哼!”酆都冷哼一声,左手握着判官笔,右手持着柳木仗,身形一晃就来到了这两道人影之前。 “砰!砰!”酆都左右开弓,判官笔和柳木仗齐飞舞,朝着这两人打去。顿时就见金属交鸣之音传来,火花四射,酆都和这两人缠斗在了一起。 经过最初的惊愕之后,酆都和地府阴将们渐渐适应了过来,他们发现这群人虽然肉身恐怖,但是战斗之法却是十分简单,只会近身搏斗,而且还无法使用仙法道术,完全靠肉搏。 不过即便如此,这些人也是十分厉害,他们身体中蕴含着骇人的阴煞之气,一旦被其侵体,如果不能及时驱除,那么这种阴煞之气就会像病毒一般在身体中侵蚀蔓延,直至最后将元神腐蚀,化为和他们一样的体质。 在交战的过程中,已经有一些阴将被腐蚀化为了和这群人一样的体质,成为了敌人。这让地府的阴将们在战斗中也是格外小心,而自己对敌人又很难造成什么伤害,十分憋屈。(未完待续……) 第二十二章出世,大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