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觉醒,巫族意志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二十三章 觉醒,巫族意志

出现在地府的这群人影,不是他物,正是僵尸一族。他们经历死劫,渡过茫茫虚空混沌,才被天道所认可,借助六道轮回出现于世。 僵尸一族不修元神,不修法力,只修肉体。由于僵尸一族乃是死物,因此体内之气皆为阴煞之气,没有一点生机,一旦生灵被这阴煞之气沾染,若不及时驱除,必然将会阴煞之气夺走生机,转化为僵尸。而且这阴煞之气十分诡异,蕴含尸毒,并不是那么容易驱除的。 僵尸一族看似厉害,实则不然。虽然僵尸一族的肉体无双,比起巫族之肉体更加恐怖,但是也有弱点,那就是忌惮先天至刚至阳之物。 以酆都为首的地府众将士之所以在僵尸一族面前处于劣势,乃是因为地府之兵将由于长时间处于地府这等阴气极重的环境下,修炼之法也渐渐变成了阴寒之法,而阴寒之法对于僵尸一族来说自然是毫威胁可言。 除此之外,僵尸一族由于不修元神,不修法力,攻击手法自然也就很单一,除了靠肉体之力外,就是靠着体内的阴煞之气污秽他人身躯和元神。僵尸一族在战斗上,与巫族十分相似,但是却不能像巫族那般动用法则之力,就像一个不会内功的武林高手一样。 一番缠斗后,酆都双手奋力挥舞,手中判官笔和柳木杖携着万钧之势轰击在了两位僵尸首领的身上。 “轰隆隆!”两声轰响相继响起,两位僵尸首领身影如炮弹般倒飞了出去。不过这等攻击并没有对他们两个造成什么伤害。 酆都将他们两人击飞后,也不趁胜追击,神色凝重的看了一眼四周的战况。心头又是一沉,战局比他预想中的还要糟糕。 “你们到底是何人?”酆都再次厉声问道。 “我乃僵尸一族将臣!”这两道人影中,身材稍显瘦肉的一个男子回道。 “我乃僵尸一族嬴勾!”另一位身材魁伟、虎背熊腰的男子也是大声回道。 将臣和嬴勾乃是僵尸一族的两位族长,同为第一代僵尸,虽然在场的僵尸基本都是第一代僵尸,但是却以他们两个为尊。因为他们两个的实力超出其他僵尸太多了,一身实力足以媲美准圣初期的强者。 “僵尸一族?”酆都喃喃自语道。听到这个回答,酆都虽然已经有所猜想,但还是难免心中一惊。心神难平。 “轰!轰!”就在这时,将臣和嬴勾已经呼啸着来到了酆都的身前,那散发着阴煞之气的拳头,毫不留情的朝着酆都打来。 “砰!砰!”酆都连忙招架。但还是慢了一拍。左肩和右胸还是被将臣和嬴勾分别击中,顿时皮开肉绽,那摄人的阴煞之气顺势而入,吞噬着酆都的生机。 “噗!”这一次轮到酆都如炮弹般倒飞了出去,同时还不断吐着乌黑的血液,左肩和右胸之上泛着阴煞黑气,脸色痛苦。 将臣和嬴勾一击得手后,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趁胜追击,趁你病要你命。将臣和嬴勾的速度很快。比起酆都来说也不遑多让,身形一晃就一前一后将酆都夹在了中间。 “噌!噌!”将臣和嬴勾双手上的指甲突然变成长,如尖刀一般,散发着森然的光芒,朝着酆都刺去,分别向着酆都的头部、胸部等要害之处刺去,欲要将酆都彻底杀死。 “吼!”酆都大惊,一声怒吼过后,酆都显出了自己的巫族之体,身体砰的一下变得更加熊实,虎背熊腰的。同时,一道绿色的光雾将酆都笼罩,生机盎然。绿雾刚一出现就不断修复着酆都受伤的身体,驱除着体内的阴煞之气。 将臣和嬴勾也被酆都的突然变化所惊,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化作尖刀的四只手再次以迅雷之势刺出,杀向了酆都。 “噗嗤!”如尖刀一般的指甲撞击在了绿色的光幕上,瞬间火花四射,激起阵阵光幕四散而去。 酆都虽然修炼木之法则之力,但是终究只是刚刚成道,还无法达到句芒祖巫那等高度。 “嘶啦!”最终,酆都坚持了一会之后,还是被将臣和嬴勾的利爪撕开了木之力所形成的绿色光幕。将臣和嬴勾的利爪森然的朝着酆都抓去,欲要将酆都撕碎。 将臣和嬴勾手上的指甲十分坚硬,乃是他们俩身体上最坚硬的地方,在攻击力上足以媲美一般的极品灵宝。 “砰!”在这关键时候,酆都又将判官笔祭了出来,化作一杆长枪横在了自己的身前,挡下了将臣和嬴勾的攻击。 “噗!”虽然酆都挡下了将臣和嬴勾的必杀一击,但是那恐怖的冲击力还是让他喉咙一甜,一口鲜血顿时喷出,身体不由向后倒飞出去。 酆都那洒在空中的鲜血之气让将臣和嬴勾双目泛起了红光,流露出了嗜血的神态,脸色变得阴森狰狞了起来,比起之前更加的诡异吓人。 “吼!吼!”将臣和嬴勾不约而同的仰天长啸了起来,一股恐怖的阴煞之气激荡,形成了强大的风浪四散而起,席卷着地府的天空。 酆都擦去嘴角的血迹,神色也变得森然了起来,一股火热的战意从眉宇间升腾起来,让酆都看上去狰狞嗜血,如同猛兽一般。 这种热血的感觉,酆都已经万多年不曾感受过了,自从入主地府后,酆都的日子都很平淡,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与酆都的此时此景颇有些相似之处。 想当年,酆都还是巫族夸父的时候,隔三差五就要与妖族大妖激战,乃是在刀尖上过活着,巫族的勇猛善战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可是自从成为地府酆都之后,那安逸的日子侵蚀着酆都善战的血液,让酆都不再如当年那般勇猛。 这一刻,酆都觉醒了,巫族那好勇斗狠的本性再次在他的身上复苏,巫族夸父重现天地。夸父嗜血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双目泛着绿光的看着将臣和嬴勾。 这一下,将臣和嬴勾感觉自己仿佛被洪荒猛兽盯上一般,如芒在背,一股寒意从心头升腾而起,让他们颇有些不自在。 “还真是要感谢你们,要不然我依然还是那个地府酆都,从而忘记了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我乃巫族夸父!”夸父显出自己的本身,将判官笔如长枪一般握在手里,战意滔天的看着将臣和嬴勾。 夸父的声音传遍了地府,让正在于僵尸一族战斗的巫族皆是心头一震,让他们想起了自己的真正身份,所有的巫族子弟双目不禁湿润了起来。 “吼!”顿时,天空中想起了巫族的怒吼声,一个个阴将化出了自己的本身,悍不畏死的与眼前的僵尸族人战在了一起,空中不一会儿就出现了滔天的血煞之气,与那漫天的阴煞之气碰撞在了一起,抵消了这阴煞之气所带来的压迫感。 巫族虽然同样修炼肉身之力,但是巫族是将法则之力融于血气之中,以血气之力打磨肉身,与僵尸一族的修炼方式大不相同。巫族的血煞之气充满了阳刚血腥之气,与阴煞之气乃是对立的存在。 巫族子弟的变化让身处于平心殿中的平心娘娘心头一暖,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平心对于身处地府的这些巫族子弟这些年的变化相当不满,自从巫族没落之后,他们就失去了上进心,开始安于享乐,这种情况同样出现在夸父的身上。 不过夸父终究实力、心性都要厉害不少,虽然渐渐安于现状,但是实力还是稳步提升,于不久前突破了祖巫的屏障,成为了巫族新的木之祖巫。 平心对于夸父他们的表现相当不满,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再在夸父等巫族面前现过身,基本是足不出户,静修于平心殿中。此番僵尸一族来袭,平心就是想靠着这次危机,唤醒夸父他们这些巫族子弟身体中巫族的本性,让他们重获新生。 幸好,夸父没有让平心失望,其余的巫族子弟也没有让平心失望,他们终究苏醒了过来,唤醒属于自己的本来的巫族血性。 “轰!轰!”唤醒了巫族血性的夸父,生猛至极,判官笔被其舞的虎虎生风,满天的枪影,木之力萦绕在四周,随着判官笔而动,与将臣和嬴勾打的不可开交。虽然场面上,夸父依然处于劣势,但是已经不想当初那般不堪一击,双方有来有回。 与夸父一般无二,其余的巫族将士也是悍不畏死,展现出了巫族勇猛善战的血性,与僵尸们打的热火朝天,战局也趋于白热化,僵持了下来。 这种僵持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随着那些不是巫族的阴将相继死于非命,或者被转化为僵尸,战局也慢慢向着僵尸一族倾斜,巫族子弟悍不畏死所换来的局面也是一去不复返。 另一边,夸父虽然竭力一战,但是终究以一敌二,随着身上的木之力和血气的流失,夸父也是后继无力,渐渐的处于了绝对的劣势。如果夸父能再早觉醒,或许就不会落得如此田地了。(未完待续……) 第二十三章觉醒,巫族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