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信心满满的后果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二十七章 信心满满的后果

药师在巫妖时期就拜在接引门下,跟随接引和准提身边修道多年,虽然不显山不露水,名声不大,但也是心高气傲之辈,一身实力虽不说惊天动地,但是足以傲视之前的西方佛教。 后来,接引和准提将佛门之主的位置交给了释迦牟尼,此事让药师很受伤,他自认为自己不比释迦牟尼差,凭什么要将这个位置交给一个外人而不是给他。药师实在想不通,就向接引和准提说出了自己的质疑,接引和准提听完后皆是淡淡一笑,并告诉他日后便知。 现在,药师知道了。这释迦牟尼其实并不是那般平凡,而是因为头上压着一个无双人物,一个惊艳绝伦的师兄,一个敢与东皇太一叫板的师兄。元雷的光芒太过耀眼,盖过了一切光芒,释迦牟尼焉能有出头之日。 一想到这,药师先是看了一眼那道闪着雷光的身影,然后神色怜悯的看向了释《无〈错《迦牟尼。药师知道如果换做是他自己,他也会很压抑,会很想证明自己。药师心中满是庆幸,幸好自己没有这样惊艳的师兄或师弟。 药师因为自认不及释迦牟尼的郁闷之气也就此一扫而空,心神得到解放的药师,气质上虽让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隐隐可见他身上的佛光变得更加祥和庄严了,由此可见药师获益匪浅。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药师却是放开心中执念,立地成佛。 药师的变化自然逃脱不了燃灯等人的法眼,一个个投来了羡慕的目光,这样的突破可遇而不可求,更何况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弥勒看着自己师兄隐隐有所突破,心中自然高兴无比,脸上那永远不变的笑容又浓了几分。弥勒真的是大度容天下。心态平和,笑容永挂脸上。 接引所收的弟子,每一个都是不凡,各有各的长处,虽然名声不显,比起阐教弟子又有点先天不足。但是贵在团结,师兄弟间氛围很好,互助互爱,这也是佛门兴盛的一个根源。既有竞争,又有团结友爱,才能使得一个教派真正兴盛起来。 药师的变化同样没有逃过玉帝、王母、等天庭神仙的眼睛,对于这位佛门真正的大弟子,他们也是充满了好奇。药师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次数少之又少,不足一掌之数。这也使得他十分神秘。现今看到药师竟然在此等环境下有所突破,玉帝等都是竖然起敬,将药师记在心中,暗暗警惕起来。 场中,元雷化身雷霆帝王,身披神雷战甲,双手以掌为剑泛着浓烈的雷光,神威浩荡。不可一视。释迦牟尼则是金身护体,神圣不可侵犯。双手如两道炽烈的金色太阳,耀眼而又庄严,气息隐而不发,如渊如狱。 “轰!轰!”元雷和释迦牟尼均是打出了真火,在肉身的比拼上都是全力以赴,将自己的肉身之力发挥到了极致。并辅以法则之力,每一击都是惊天动地,使得空间碎裂湮灭,威势可怕。 元雷从始至终都是以雷电之力与释迦牟尼相战,元雷修炼雷之大道这么多年。御雷之术鬼神莫测,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尤其是得到道祖所赐的天劫之眼后,对于雷道的参悟更是进步神速,可谓当世雷道第一人。 但是释迦牟尼却可是与元雷战的不分伯仲,难解难分,就让人更加吃惊了。释迦牟尼身兼三位圣人之法,通天的上清仙法、老子的太清仙法、接引的寂灭佛光。这三种圣人之法,随便一种都足以让世人疯狂,即便是元雷也只是得到了老子和元始关于雷法的传授,足见释迦牟尼的得天独厚。 当然如果就想凭此挡下元雷的攻击那简直是一种笑话,这一点在释迦牟尼刚与元雷交手时就发现了,如果释迦牟尼只是单单动用其中一种仙法,是无法与元雷抗衡的,蕴含雷之法则的先天神雷有多狂暴,只有亲身体验后才会明白其有多么恐怖。 释迦牟尼实际上是将三种仙法糅合在一起,一同御使而出,才将元雷的攻击挡下,堪堪与元雷战成平手。这样的结果让释迦牟尼十分不好受,但是他并没有气馁,他知道自己的路还很长,三种仙法的融合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可是只要此事一成,自己的道也将震古烁今,让自己登上巅峰,俯视众生。 释迦牟尼修炼的法则之力很杂,既有毁灭之力,又有太极之力,还有寂灭之力,同时还参悟了不少的金之力。释迦牟尼的一切就像他前世的名字一样,以多为妙,以多为好,这或许也是释迦牟尼自己所独有的大道吧! “扑哧!”就在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元雷和释迦牟尼激战之时,一道脆响声传遍了天际,让众仙佛的神情都是一僵,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只见元雷那泛着雷光的掌剑深深刺进了释迦牟尼胸部,释迦牟尼那坚不可摧的金身也随之龟裂开来,如同那蛛网一般布满了裂纹,支离破碎的。 释迦牟尼看着自己胸前那泛着雷光的双手,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接着神色惶恐的看着元雷,充满了不解。 “佛祖!佛祖!”见自己的佛祖被元雷双手几乎刺穿胸部,佛门众佛菩萨及弟子纷纷焦急的吼了起来,连忙朝着释迦牟尼冲来。 玉帝等天庭神仙们见佛门如此,自然不会让元雷身陷佛门的围攻下,同样迎了过来,地府上空的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元雷仿佛没有看到天庭和佛门的动作一样,双目看着茫然的释迦牟尼,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慌张和不解,显得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想不明白明明战况还很胶着,谁也无法占得上风,怎么自己说败就败了,这样结果换做谁都是无法接受的。 “哎!”元雷轻轻一叹。 “扑哧!扑哧!”接着双手一收,就退出了释迦牟尼的金身,回到了元雷的身体两侧,元雷身上的雷光也随之消散开来。 “噗!”释迦牟尼随即一口金血喷出,脸色也变得苍白了不少,那被元雷刺出的伤口也隐隐有金色的血迹流出,释迦牟尼的气势也徒然降了不少。其实释迦牟尼的伤势并不重,只是因为这个意外的发生,让他的心神受创,实力自然也就难以维持在巅峰上。释迦牟尼顺势向后退去,朝着迎过来的佛门众人靠去。 “我记得多年前就和你说过,修道之途切忌一心多用,务必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只有当一种仙法神通修炼到驴火纯情,大成或者圆满之后,再去修炼其它之法,势必事半功倍。”元雷脸色冷峻的说道。“但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看似风光无限,但是却隐患颇多。你虽然已经将上清仙法修炼到一个至深的层次,但是太清仙法和寂灭之道不过才刚刚入门,你就想将它们融会贯通,融合在一起,实乃不智啊!” 元雷的修炼理念与其他人的想法是有所区别的,因为在大多数人眼中,仙法神通是多多益善,当然也是学精,不能不知为知之。但是元雷却有些大相径庭,认为修炼之道,当专心致志,除非学无所学之后,方可修炼其它仙法神通。 元雷的一切仙法神通均是以雷道为基,即便是上清仙法也侧重修炼其中的雷法,这也是元雷能在雷道之途上走那么远的主要原因。其实元雷虽然为雷电化形,但是雷电所带给他的好处并不是那么恐怖,只是让他拥有了一个先天本源,起点比别人高点,但是依然需要后天的努力。 像元雷这种以雷电化形的生灵,一旦化形之后,就不能在幻化为雷电之体,与人族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有像妖族这种,才能在本体和先天道体间自由转化,而且他们的本体和先天道体又各有千秋,不好说谁好谁坏。妖族本体虽然是战斗力最强,但是灵活性不够,修炼慢;先天道体虽然最强战斗力要差一点,但是胜在灵活多变,修炼快。 释迦牟尼被元雷这么一说,脸色更加苍白了,他依稀记得元雷的确和他说过这样的话,而且不止一遍。说此话的时候,元雷都是语重心长的,千叮咛万嘱咐的,但是自己还是偏离了元雷的告诫。 “你以为你身兼三圣之法,修炼了多种法则之力,斩去二尸,就可以与我争锋了不成?”元雷脸色平静的说道。“你太小看我了,虽然我只斩去一尸,但是实力比起与太一一战时强上不止一倍。如果再让我与太一,虽然依然不能取胜,但是太一想要胜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元雷以太一为一个标杆,作为衡量自己实力的一把尺子,足以显示元雷的雄心和自信。 “等你将自己的道彻底完善后,或许就能与我一战,但是现在的你却是不行!”元雷神色有些轻蔑的说道。 “元雷,你休要猖狂,我不过一时不慎被你击伤,今日我势必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释迦牟尼脸色不甘的怒吼道。 “哼!冥顽不灵!”元雷冷哼一声,神色冷峻。“多宝,你还是太嫩了,现在我就让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未完待续……) 第二十七章信心满满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