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六耳再战燃灯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三十章 六耳再战燃灯

ps:前面有个小失误,就是将弥勒写到了地府之战中,现在已经修改过来了! 释迦牟尼既然能在元雷的光环之下,厚积薄发,成就今日之地位,自然也是道心坚定之辈,岂会因为一时的挫折就垂头丧气,失去斗志。这样的挫折不仅没有将释迦牟尼逼到了悬崖之上,反而是让他将自己的潜力激发出来,大有反戈一击的气势。 “嘶啦!”但是释迦牟尼终究与元雷的实力相差不少,即便现在再有所突破,也无法让他在上一层楼,毕竟之前的伤可不是白受的。只见贯穿地府的雷光顺势斩下,将急速膨胀升高的金光从中一分为二,裂天破地而下,朝着释迦牟尼斩来。 “南无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临危不乱,轻声诵起佛号。只见佛音一落,释迦牟尼的金身就散发出万丈金光与功德金莲交相辉映,佛光普照,神圣而庄严。 “轰!”那散发无边狂暴之气的万丈雷光重重轰击在了释迦牟尼头顶之上的金色光幕之上,顿时天地震动,雷电四溢,在天空中肆虐着,同时还有金色的光雨落下,显得十分壮观。 “扑哧!”很快,金色光幕就被这万丈雷光击碎,缓缓碎裂开来,一道道裂缝在光幕上形成,如蛛网一般。不过释迦牟尼并没有慌张,依然静心低诵着佛经,身上的金光与功德金莲散发出的功德金花交融,不断输入光幕之中,抵抗着雷光的侵蚀。 “元雷,休伤我佛门之主!”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侧面杀了出来。只见药师一个虚晃,躲过了玉帝的攻击。顺势朝着这边赶来,支援释迦牟尼。玉帝本想出手拦下药师,可是文殊和普贤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合力出手,将玉帝挡了下来。玉帝无奈,只得放弃拦截药师的想法。专心与文殊和普贤战在一起。 玉帝被文殊和普贤拦下后,药师也是大松一口气,然后将裹在身上的旗子祭起,朝着释迦牟尼飞去。这旗子可不一般,乃是准提的灵宝,东方青莲宝色旗。自从佛门成立后,药师也被封为了药师琉璃光如来,为横三世佛之一,主管东方净琉璃世界。准提为了彰显药师的地位和怕他在日后的争斗中吃亏。特将东方青莲宝色旗暂时赐予药师防身。 药师将青莲旗祭起后,又祭起一珠,此珠散发着琉璃之光,还不时有药香传来,泌人心脾。此珠乃是药师的伴生灵宝,名叫琉璃药珠,是一件上品灵宝,但是威力却很不凡。与地皇神农的证道之物神农尺并称药道两大至宝。 元雷发现药师赶来支援,并祭起琉璃药珠。虽身处万丈雷光中,但是却不敢大意,只见造化青莲已然出现在了脚底,道道青气萦绕,将元雷护在中间,裹得严严实实的。 这琉璃药珠元雷是知道的。与神农尺并列两大药道至宝。面对这等异类灵宝,元雷可不敢大意。这琉璃药珠虽然能解百毒,治百病,但同样可以制造毒病,防不胜防。 青莲宝色旗散发出道道绿色清气。蕴含着浓烈的生机,一闪就融入进了金色光幕中,使得光幕如获新生,那些龟裂的裂纹不断复原着,同时驱除着那渗透进来的雷光,使得岌岌可危的局势瞬间逆转。这充满生机的绿色清气乃是木之力所化,自然威能不凡。 “轰!”与此同时,琉璃药珠也来到了元雷身前,重重砸在了万丈雷光上,使得万丈雷光出现了一道很大的缺口,隐隐可见被造化青气包裹的元雷。药师发现元雷身上有青光浮现,心神一动就知道元雷可能祭出了造化青莲。 药师见状也不再强求,右手一招将琉璃药珠收了回来,身形一晃继续朝着释迦牟尼靠去,准备与其并肩而战。 “轰隆!”可就在这时,一道响声传遍天际,那万丈雷光突然爆裂开来,形成了恐怖的雷霆风暴,瞬间席卷整个天空。 这一异变使得满天的仙佛们都是一惊,纷纷停止了战斗,向后掠去,躲避雷霆风暴的侵袭。玉帝等准圣虽然心惊,但是并没有退缩的迹象,这点冲击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他们依然彼此交战着。 那爆炸声才一响起,药师的神色瞬间就变得惊慌了起来,连忙朝着释迦牟尼靠去。虽然青莲宝色旗并没有被药师炼化,但是他依然可以通过那融入金色光幕中的木之力感受到其中的变化。这突然起来的变化,别人或许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但是药师却了如指掌,心中充满了担忧,迎着雷霆风暴而去。 天庭和佛门才一开战,六耳就找上了燃灯,手持混元一气棍,二话不说就朝着燃灯打去。燃灯见六耳来势汹汹,心中虽然明了前后因果,但是不免有些怒气升腾。燃灯不知道六耳已经斩尸成功成为准圣,还以为六耳只是一介大罗金仙,因此觉得六耳与自己对战是不自量力,同时也觉得六耳太过自负竟敢轻蔑自己。 “轰!”燃灯决定给六耳点颜色看看,手握着乾坤尺朝着六耳打去,乾坤尺转眼间就与混元一气棍碰撞在了一起,碰撞之处瞬间就湮灭开来,一阵气浪四散而去,好不吓人。 这一击之后,燃灯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显得不敢置信,万万想不到六耳已经是准圣之躯,这让燃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同时也被元雷的肉身之力所惊。刚才的一击,看似不分伯仲,但实际上燃灯的虎口差点就被震裂开来,现在还隐隐作痛的。 握着乾坤尺的右手顿时就有些虎头发麻,隐隐作疼,让燃灯心惊不已。“没想到这泼猴竟然成为了准圣,难怪他敢与我相对,真当是目中无人,欺我太甚。不过这猴子的肉身之力也真是恐怖,比起他的师傅元雷来怕是还要有过之而不及,当真不可小觑!” 燃灯暗暗盘算,可是六耳怎会给他喘息的机会,趁你病要你命。一击之后,六耳顺势而为,长棍飞舞,再次携着万钧之力朝着燃灯打来。 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凌冽罡风,燃灯心头一惊,凝神一望,只见那势大力沉的棍影正朝自己砸来。燃灯见状并没有慌张,先是将乾坤尺抛出迎向了长棍,接着身形一晃向后掠去。 “轰!”在后退的过程中,燃灯左手一抬,一道大手印呼啸而出,朝着长棍压去。 “砰!”乾坤尺撞击在了混元一气棍上,可是瞬间就被混元一气棍击飞,化作一道流光向远处飞去。不过乾坤尺并没有飞出太远的距离,就被燃灯收了回去。 “轰隆!”接着混元一气棍又顺势轰击在了压过来的大手印上,轰鸣声不绝于耳,大手印在坚持了一会后,还是被混元一气棍击溃,消散不见。 “燃灯,你真是越来越不行了,就这点水平都还能成为一方佛祖,佛门当真是一群土狗瓦鸡之辈,不堪入目!哈哈哈!”六耳手持长棍,身穿金甲,迎风而立,颇有些神骏,意气风发。 “六耳泼猴,你休要猖狂,当年要不是玉帝出手相救,你早就成了我手下之鬼,今日那里容得你在此撒野!”燃灯脸色不屑的说道。 “燃灯,你也有脸说此事,佛门之辈当真是厚颜无耻,光凭一副脸嘴足以称霸三界了!”六耳不温不火的说道,但是语气足够刁钻毒辣,如果是心性不好之辈,怕是要被他说吐血的。 “我佛门之大义,岂是你一介猴身所能明悟的,你还是好好跟着你那师傅好生修炼吧,说不定那日还能为我佛门可渡之人,受佛法洗礼,醍醐灌顶!”燃灯淡淡一笑,玩为地说道。 “你也不过一口棺材,还是一口丧门棺材,都能入得佛门,可见佛门何等糟粕,还想度化与我,简直可笑!”六耳轻蔑的说道。此话一出,顿时让燃灯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起来,一阵红一阵青,显得很不好。 燃灯最恨别人提及自己乃是棺材所化,这可是他的大忌。六耳当面提及,燃灯那能好受。如果是换做他人,燃灯可能忍一忍,但是六耳提及此事,他怎能善罢甘休。 “轰!”果不其然,燃灯怒火中烧,二十四诸天浮于头顶,隐隐可见二十四诸天中诸多佛国立世,佛音袅袅。这悬于头顶的二十诸天乃是虚影,并不是真正的定海珠所化。真正的二十四诸天,则是分散于佛门三大世界之中,供佛门信徒居住。 二十四诸天虽然不是真的,但是仅凭投影之力,也足以媲美极品灵宝之威,乃是燃灯的底牌之一。 二十四诸天虚影临体,让燃灯的气势也是徒然升高,威势浩荡。感受着燃灯的威势,六耳的眉头微微皱在了一起。 远处,赵公明看到那由定海珠衍化的二十四诸天,脸色瞬间变得阴晴不定了起来,情绪低落,心不在焉的与眼前的佛门菩萨交手着,险像还生。好一会儿后,赵公明那阴沉的脸色才舒展开来,心神也是一松,如释重负。“哎,此物终究与我无缘了!” 赵公明心中的怨念散去后,那加诸在他心神的项圈也随之一松,消失不见。要不是赵公明已经失去肉身,成为封神榜上之灵,不然凭此顿悟就能斩去一尸,可惜啊,时也命也。(未完待续……) 第三十章六耳再战燃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