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龙凤阴阳灭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八章 龙凤阴阳灭

计蒙不仅被元雷的吼声所慑,同时也被元雷此刻展现出来的滔天战力所摄,他从来没见过能将雷法衍化到如此境界的修士。即便是当年在围剿九天雷鹏的时候,他也没感受到如此恐怖的波动。 九天雷鹏乃是龙汉时期有名的大妖,一身实力即便是祖龙等强者也不敢说能轻易将其击杀。不过在三族联手清剿下,九天雷鹏即便再强大也逃脱不了身死的下场。 计蒙随着族中强者参加了那一战,不过只是在远处观望,并没有参与到战斗中来。 但计蒙终归是计蒙,妖族的十大妖圣之首,实力霸绝大罗之境。 “吼!”计蒙大吼一声,他的身形仿佛变大了一圈,全身血脉膨胀,钢叉被他舞到了极致,一道恐怖的火墙挡在计蒙身前,火焰滔天,将大海分成两半。 这等火势要是贸然冲进去,必然死无葬身之地,即便是准圣也要皱一皱眉头的。 “嘶!”但是这等恐怖的火墙在元雷的面前,如同纸一样脆弱,剑光一闪,火墙就被击穿,分成两截,接着残余的火墙就被雷电彻底击穿,溃散开来。这时,元雷矫捷的身影也从火焰中扑了出来。 计蒙也知道这火墙阻拦不了元雷的步伐,只是想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让他有时间将自己的神通准备好,借此好击杀元雷。 计蒙的神通威力很大,每一次施展过后,他的实力都会大降,不及巅峰时期的十之二三。 “啊!”计蒙大声吼叫着,突然他的身后浮现出两道虚影,这两道虚影一龙一凤,龙凤互相盘旋飞舞,彼此交融,尽有衍化太极的意味。 元雷刚从火焰中出来,就见到计蒙身后那龙凤齐鸣衍化太极的景象,心中一惊。 “斩!”元雷大喝一声,手中长剑全力斩下,并将他周身的雷光抽光,雷光与剑光合一,真正化作了一只九天雷鹏,呼啸着朝着计蒙冲去。 计蒙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雷电寒光,心中一声冷笑,然后将手中的钢叉奋力一扬,身后虚影顺势飞了出去。 “镇压!”计蒙青筋暴起,显得很吃力。 早年计蒙曾得到过一只冰凤的精血,他将精血炼化后,掌握了凤族的一些神通。经过帝俊和太一的指点后,计蒙将凤族神通与自身的龙族神通相交融,一冰一火,暗合阴阳,也就有了这招龙凤阴阳灭。 不过计蒙毕竟为龙族之人,强行使用凤族神通,是会有后遗症的。 龙凤阴阳灭威力极大,就是计蒙自己也不能百分之百将其威力发挥出来。 “轰隆隆!”九天雷鹏与龙凤阴阳灭碰撞在了一起,瞬间就是毁天灭地的大爆炸,元雷和计蒙第一时间就被这爆炸的余波吞噬,生死不知。 远处,敖广及龙宫一干将士也被这爆炸的余波所侵袭,幸好敖广及时出手,一道仙光将几百丈高的巨浪挡下,不然一众龙宫虾兵蟹将肯定要被冲的七零八落的。 敖广虽然出手挡下了几百丈高的巨浪,但是爆炸形成的余波却不断将东海百万里内的海域搅得天翻地覆,东海海族也是死伤无数。 许久后,余波才散去,波涛汹涌的海面也回归了平静。海面之上,元雷和计蒙的身影依然坚挺的站在那里。 但是只要认真看去,就会发现两人的状态可不好。元雷本来就有两道很深的伤口,在经历这么恐怖的爆炸后,居然还能坚挺的站着,让龙宫众人皆是一愣。 不过元雷却是取了一个巧,在爆炸余波即将要将他吞噬的时候,他将造化青莲祭了出来,替元雷挡下了全部的伤害,不然他早就昏迷不醒了。 另一边,计蒙就要凄惨太多了,身上的鳞甲此刻黯淡无光,全身也是伤痕累累,要不是他强忍着伤势,不然也是要大口大口的吐着血。 计蒙身上的鳞甲是一件中品防御灵宝,乃是龙族出品,防御力自然就不用说,十分靠得住。但是在如此恐怖的爆炸中,这鳞甲也没能将伤害防御下来。 同为防御灵宝,从两人的伤势来看,就能看出极品灵宝和中品灵宝之间的差距。 “小子,今日之战,算吾栽了!咳!”话还没说完,计蒙就是一口鲜血喷出,身体摇摇欲坠的。“咳!咳!” 计蒙愤恨地看了一眼元雷后,就施展遁法,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元雷见计蒙要离开,也没有出手阻止,因为此时他的伤势也好不哪里去。“噗!” 一口鲜血喷出,元雷的身体随即就朝着海面落去,而他整个人更是昏迷不醒了。 远处,敖广见计蒙遁走后,元雷的身体突然朝着海面落去,心中大惊。他身影一晃,然后就出现在了元雷身前,他双手一伸就将元雷接了下来。 敖广将元雷接住后,就顺带看了一下他的伤势。 “幸好只是心神使用过度,还有些脱力,这才导致他昏迷不醒,不然还真有些麻烦!”敖广一脸后怕的说道。 如果是重伤昏迷,那么必然会对元雷造成很大的伤势,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但是敖广不知道元雷有造化青莲,造化之气疗伤可是天地一绝。 随后,敖广将元雷带回了龙宫,为他处理了下身上的其它伤势,同时静等元雷苏醒。 昆仑山上,三清殿内,正在参悟鸿蒙紫气的通天突然睁开双眼,两道精光顿时从他的双目中迸射出来。 “哼!幸好元雷没事,要不然吾必要帝俊和太一好看!”通天心中一声冷哼,然后又继续参悟鸿蒙紫气。 话说计蒙施展遁法逃离后,就急速朝着卧龙山飞去,一边飞行一边还有鲜血从口中流出,同时他的实力也在迅速的下滑着。 “噗通!”计蒙的身体从空中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卧龙山脚下。 刚好有一队巡逻的妖族士兵经过,连忙上前,当发现是妖圣计蒙后,顿时慌了神,一边将计蒙抬着奔赴卧龙山主殿,一边向山上的妖帅们通报,一时间卧龙山陷入了恐慌之中。 东海龙宫,元雷这一昏迷就是半月有余,今日他终于缓缓苏醒过来。 看到元雷苏醒过来后,在一旁服侍的鱼精快速将此事告知了龙王敖广,敖广立马赶了过来。 “小友,汝可算醒了!” “龙王有礼,吾怎么会在龙宫?”元雷有些迷糊,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龙宫。 “当日小友和计蒙一战,惊动吾龙宫上下,吾带着龙宫水族前往观看,正好遇到小友与计蒙战罢,见小友一下昏迷不醒,就带回了龙宫!”敖广长话短说道。 “哦,原来如此!”元雷这才知道其中的经过,然后说道。“那一战,吾战到最后已经心力交瘁,后继无力,因此才会昏迷不醒。” “嗯!”敖广点了点头。 “不知那计蒙?”元雷出声问道。 “他啊!”说道计蒙,敖广就语气不善。“没死就算他运气大的了,强行使用龙凤阴阳灭,那后遗症足以让他几十年出不了门!” “啊!”元雷一惊。 于是乎,敖广就将其中的缘由告诉给元雷,元雷这才恍然大悟。虽然龙族封海不出,但是消息可是相当灵通的。 “看来龙王与计蒙认识的时间不短啊!”元雷又说道。 “何止不短啊!”敖广带有怒气地说道。“吾和他可以说从年轻时候就一直认识了,但相处的不是很愉快,尤其是他大闹龙宫后,更是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龙王息怒!”元雷见敖广隐隐有怒火中烧的迹象,连忙转移话题道。“吾看龙宫比吾之前来的时候可是简陋很多啊!” “这还要多谢小友当日的一番赐教,不然吾龙宫的祸事怕是不远了!”龙王一听,低声叹道。 “如此已好,免得招惹是非!”元雷何尝听不出其中的苦涩,宽解道。 “是啊!”敖广有些伤感地说道。 随后他们两个又说了一些话后,敖广就离去了,留下元雷独自一人,静心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