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仅存的祖巫精血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九章 仅存的祖巫精血

“帝江祖巫的精血?”嬴政神色惊讶,心中万分震惊,不敢相信元雷居然会有帝江祖巫的精血。嬴政虽然不知道元雷是何许人也,但是对于十二祖巫还是略有所知的。对于十二祖巫的记忆源于血脉之中,只要觉醒了血脉之力,就可获得其中的所蕴含的信息。 “自然是!”元雷淡淡一笑,随即一滴黑色的水滴出现在了元雷的手心之上,散发着凶煞之气,还有一股莫名的气息。 嬴政顿时就被这黑色的水滴所吸引,他从中感受到了强烈的亲切感,血脉之力不断的嘶鸣着,使得嬴政的身躯抖动了起来,显得很亢奋。 “如果朕同意了你的要求,你就将这滴精血作为酬劳给朕?”嬴政声音颤抖,双目泛着火热的光芒,一副饥不择食的模样。 “当然!”元雷脸上的神情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带着淡淡的笑意,目光深邃。 “哈哈哈!”就在这时,嬴政突然仰天长啸,笑声停止后,嬴政的脸色瞬间变得贪婪而又狰狞了起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此物出现在了朕之土地上,就是朕的东西,你现在将它交予朕,朕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不然朕要你生不如死!” “哦?”元雷神色微微一顿,然后神色玩味的问道。“这么说,人皇是想要硬抢了?” “朕已经说过了,此物本就是朕的东西,你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何谈抢夺之说!”嬴政不耐烦的说道。 “哈哈哈!”元雷大笑一声,然后脸色不善的说道。“人皇不愧是人皇,霸道蛮横。果然是一代暴君啊!” “放肆!”嬴政大怒,左手抬着传国玉玺,右手顺势朝着元雷劈去。 “轰!”顿时,一股无形的风暴奔涌而出,朝着元雷而去。这无形的风暴乃是由人族气运所形成,只有成为人皇。手握镇压人族气运之物才能动用。即便是老子和女娲,也只能享受人族气运所带来的好处,而不能借助人族气运战斗。 这传国玉玺虽然比不了崆峒印这等人族镇压气运之物,也肯定不如消失已久的人族三宝,但是已可小范围的操控人族气运进行战斗。 崆峒印一直在老子手中,乃是人族第一至宝,比人族三宝还要不凡。老子也是因为手持崆峒印才能废立人皇,享受人族三成气运,比女娲还多上一成。 “扑哧!”元雷大手随意一挥。一道雷光一闪而过,瞬间就将这人族气运所形成的风暴湮灭。雷光顺势将嬴政笼罩,嬴政顿时就被雷光电的外焦里嫩,好不舒爽。 “轰!”一击得手后,元雷并没有就此偃旗息鼓,只见他又是一挥,又是一片雷光奔涌而出,前浪未息后浪已至。嬴政再次被雷光笼罩。一股焦臭味飘洒开来,嬴政的身上冒起了黑烟。整个人如黑炭一般,好不凄惨。 嬴政和元雷的实力虽然都只是天仙实力,但是天仙和天仙也是有着差别的。元雷的身上蕴含着雷之道韵,即便无法以雷之力攻敌,但是一举一动之间皆是雷之真意,何况元雷手中之雷又是先天神雷。嬴政怎么可能抵挡的住。 “人皇满意否?”元雷语气虽然平静,但是却蕴含着淡淡杀意,配合周围阴森的环境,如一道寒风飘进了嬴政的心窝。 “你到底想干什么?”嬴政身体微颤的说道。元雷的这两道雷,让嬴政明白了自己与元雷自己的差距。也让他十分舒爽。 “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再重复一遍!”元雷声音空灵的说道,不温不火,但是给嬴政的感觉却是寒意逼人,杀气腾腾。“我以这滴帝江祖巫的精血作为酬劳,换取这十二金人一用,用过之后这十二金人还是你的!人皇愿意否?” “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嬴政只是微微思考了一下后,就快速的回答道。 “条件?”元雷神色瞬间就变得不好了起来,眉宇间顿时浮现出了一股杀气。“你在我面前没有条件可言,要不是此物有伤天和,你以为你还能在此好好的对话不成?” 元雷的话如一道惊雷,将嬴政震的一动不动,目光一凝,神情变得惊愕了起来。好一会儿后,嬴政的目光才恢复了光彩,脸色难看而又坚定的说道。 “这十二金人乃我巫族之物,我是不会让你将它们从我手上夺走的,你要夺走它们,除非连我一起!不然我誓死不从!”嬴政的意思很明确,你要带走十二金人可以,但是也要将我一起带走。 “哼!”元雷听完后脸色不善的朝着嬴政冷哼了一声。 “噗!”顿时,嬴政如遭雷击一般,一般殷虹的鲜血从口中喷出,接着就昏迷了过去。 “冥顽不灵!”元雷看着昏迷不醒的嬴政,冷笑道。接着,元雷大手一挥,就将嬴政摄走了。 随后元雷慢步朝着十二金人走去,看着魔威赫赫的十二祖巫魔影,元雷心中也是感叹无比。“一晃万年时光,却是物非人也非,不知万年之后,我还是不是我?” 这十二金人并没有彻底祭炼成功,十二祖巫魔影还显淡薄,并没有彻底凝聚成功。嬴政在刚才之所以没有动用十二金人,也是因为十二金人并没哟功成,不然元雷要想拿下嬴政可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轰!”元雷右手一指,一道蕴含着毁灭之气的天威奔涌而出,融入进了十二金人之中。顿时,十二金人爆发出刺眼的金光,十二祖巫魔影也是魔威翻滚,彰显狰狞。要不是元雷也在外面布下了一道法阵,就凭嬴政所布下的气运防御,是无法屏蔽这等异象的。 元雷在这皇陵之下,足足呆了七七四十九天后,这才将十二金人摄走,随同嬴政一块儿,带回了地仙界。 嬴政的突然消失,让整个秦国处于了风雨飘零中,幸好传国玉玺在始皇陵中被发现,使得秦国暂时逃过一劫。 嬴政的突然消失也引起了老子的注意,作为新一代的人皇,嬴政的地位举足轻重。但是却在一夜之间无故失踪,这让老子如何能不起疑。何况老子以圣人修为居然还推算不出嬴政的踪迹,这让老子心中更是大惊。结合上一次消失的白起,老子自然知道肯定是有人在设局,而且对象很可能就是他们这些圣人。 老子苦思冥想,但是依然一无所踪,不过老子并不是没有猜测,经过一番分析后,老子发现元雷的嫌疑是最大的,只是不明白元雷为何这么做,有何目的。最让老子担心的是,元雷蒙蔽的天机,就连圣人都无法看破。“难道元雷已经有所突破,开始与天劫之力融合,准备掌控天罚,成为天罚之主?” 一想到这,老子都难免有些心惊,心中那不好的预感顿时无限放大,让他难以心安。 离恨天,八景宫中。玄都跪在老子身前,朝着老子稽首道。 “弟子,拜见老师!” “嗯!”老子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速去弥罗天,将你师叔请来,为师有要事和他商量!” “是,老师!”玄都领命,朝着老子一拜后,就退了出去,驾着云朝着弥罗天而去。 玄都按照老子的指示,很快就来到了弥罗天,在白鹤童子的引领下,玄都来到玉虚宫。 “拜见,师叔!”玄都朝着元始恭敬的拜道。 元始安然的受了玄都一拜后,这才有些疑惑的开口说道。“玄都师侄,可是大兄有事相商?” “师叔说的极是,老师确实是有要事要和师叔商量,这才叫弟子前来请师叔前去一叙!”玄都恭敬的回道。 “嗯?”元始眉头微皱,一时间也搞不清楚老子到底是因为何事要与他商量。“那么走吧!” 说完,元始身形一晃,就从云床上消失不见了。玄都见状连忙跟了出去,朝着离恨天而去。(未完待续……) 第九章仅存的祖巫精血:

上一篇   第八章 人皇嬴政

下一篇   第十章 盂兰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