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盂兰盆会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章 盂兰盆会

自人皇嬴政消失后,时光如驹,两百年匆匆而过,三界在经历了这两百年的风平浪静后,终于再次变得热闹了起来。 佛门广发请柬,邀请各方仙神,于七月中元节这一天,在灵山雷音寺举行盂兰盆会。凡是三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佛门的邀请范围之内。佛门的这一举动,让各方势力都是闻到了一股难以寻味的味道,值得细细推敲。 天庭,凌霄殿中。玉帝、六耳和太乙真人高坐在自己的皇座之上,殿内两排分列着天庭有头有脸的文官武将,气氛庄重严肃。 “佛门邀请天庭参加盂兰盆会,朕欲带领天庭众文武,一起参加佛门的盂兰盆会,彰显我天庭底蕴。不知青华大帝意下如何?”玉帝神色威严的对着太乙真人说道。 太乙真人于不久前成功斩去一尸,他所斩之恶尸一分为十,成为了地府十大阎罗王,位于夸`无`错`小说`www.``com父所化的酆都大帝之下,在地府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太乙真人恶尸所化的十大阎罗王补全了地府的气运,使得地府更加圆满,而太乙这从中得到了一成的地府气运,好处多多。但是太乙的恶尸也将从此永镇地府,对于太乙来说也是一大损失。太乙空有准圣初期修为,但是却无法动用分身之力,与其他准圣对战时肯定会略占下风。 虽然十大阎罗王实力一般,只有大罗金仙修为,但是这十大阎罗王只要身处地府,就可动用地府之力御敌,实力堪比一尸准圣。 太乙真人脸色淡然的看着玉帝,对于玉帝的刁难,太乙早就有了准备。太上老君在得知盂兰盆会的消息后。就派身边童子将自己的叮嘱告知太乙。 “玉帝说的极是,此番前往佛门参加盂兰盆会,肯定不能落了天庭威风,贫道愿意随玉帝一同前往!”太乙真人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哦?”玉帝一愣,没想到太乙会如此说,颇有些惊讶。但是神色依然如故的说道。“青华大帝有此心,真乃天庭之幸!” “玉帝言重了!”太乙谦虚的说道。 玉帝深深看了一样太乙后,缓缓将目光收了回来。在这过程中,玉帝的目光不留痕迹的与六耳的碰撞在了一起。两人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戒备之色,对于太乙的突然转变,十分不放心。 玉帝和六耳只是微微交流了一下,就各自收回了目光。玉帝神色威严地从皇座上起身,帝皇派头十足地说道。 “众爱卿听令,七月中元节随朕一同前往盂兰盆会。再会佛门!” “遵旨!”天庭众文武齐齐拜道。 南赡部洲,云华山天云洞中。弥勒佛挂着那万古不变的笑容,看着元雷,和蔼可亲地说道。 “帝君!”元雷作为天庭大帝之事已经流传开来,佛门上下除了底层的比丘、护法佛兵不知此事外,菩萨、罗汉都已经知晓,更不用一方佛祖了。 “下月中元节,我佛门将会在灵山雷音寺举行盂兰盆会。到时候还请帝君赏脸驾临!” “佛门沉寂了几百年之久,今日突然举行盂兰盆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元雷同样笑意满满的说道。 “帝君说笑了,我佛慈悲,感世间疾苦,举行盂兰盆会不过是为了为世人祈福,超度亡魂!帝君可不要推辞啊!”弥勒佛并没有因为元雷咄咄逼人而变得恼怒,依然笑口常开地说道。 “哈哈!”元雷轻声一笑。然后脸色淡然的说道。“佛祖放心,到时候我一定前来!” “多谢帝君慈悲!南无阿弥陀佛!”弥勒佛双手合十的朝着说道。“我这就回灵山向我佛复命,告辞!” “慢走不送!”元雷也不挽留,也没有什么可挽留的。 弥勒佛朝着元雷又行了一个佛礼后,这才起身离开了天云洞。出了云华山后,向着灵山而去。 “这弥勒佛,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笑口常开,气度非凡!”弥勒佛走后,元雷轻轻一叹。 “佛门在这个时候举行盂兰盆会,恐怕是想向我和天庭示威,为那猴头的出世做好准备!”元雷眉头微皱的低语道,神色显得有些感慨。“想那猴头在准提门下已经修行了两百多年,也该到出世的时候,真是期待他能成长什么地步!” 离恨天,八景宫。老子坐在蒲团之上,双目微睁的看着眼前的玄都、庄周和列御寇。 “玄都,佛门将于下月中元节于灵山雷音寺举行盂兰盆。到时候就由你带领庄周和列御寇前往,遇事可与阐教弟子商量,或者向……!”老子轻声说道。 “弟子领命!”玄都带着庄周和列御寇躬身应道。 同样的情景也出现在了弥罗天玉虚宫中,元始坐在云床上,不怒而自威的看着座下弟子。目光先是停留在了广成子的身上,微微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后,元始将目光定在了云中子身上。 “云中子此番就由你带着一众师兄弟前往盂兰盆会吧,遇事可与玄都商量!”元始叮嘱道。 “弟子领命!”云中子心中十分无奈,所谓实力越强责任越大,他作为阐教弟子在这个时候还不在有所表示,肯定会被元始看轻的。 广成子此刻心情十分复杂,既有风头被云中子抢走的愤怒,也有辜负了元始的期望而产生的自责,更有对自己迟迟不能突破的无奈和自怨。这种种情绪交织,让广成子坚毅的脸庞露出了颓然的神情,广成子根本不敢将头抬起来,始终低拉着头。 “哎!希望你能知耻而后勇吧!”元始自然发现了自己心爱的大弟子的变化,心中轻轻一叹。 这些年阐教十分动荡,燃灯、文殊、普贤、慈航和惧留孙等二代弟子的叛教,使得阐教一蹶不振,成为了三界的笑柄。经过这些年的休养生息,阐教渐渐恢复了过来,但是已经不复之前的风光了。 广成子因为他的刚愎自用使得阐教几乎分崩离析,无法凝聚成一个整体。这些年,广成子也自我反省过,但是效果不佳,他无法放下自己心中执念,与剩余的师弟们交心谈心,化解恩怨。广成子也因为这执念而无法道心通明,斩尸成为准圣。 除了天庭、老子、元始、元雷,佛门还邀请了女娲娘娘,但是女娲娘娘身为圣人是不会亲临的。妖师鲲鹏、地仙之祖镇元子、血海之主冥河也受到了佛门的邀请,儒家圣人孔丘、墨家老祖墨翟等新锐势力也在其中。 这一次的盂兰盆会,佛门真的是不惜余力,几乎将三界赫赫有名的仙神全部邀请了,当真是三界盛世。 七月中元节转瞬即到,各方势力及仙神纷纷整装待发,朝着西牛贺洲灵山雷音寺而来。佛门在这一天也是全体总动员,灵山之巅,一片忙碌之景。金碧辉煌的雷音寺中,满是进进出出的比丘和佛兵。 弥勒佛作为佛门此番迎宾之人已经在雷音寺外就位,身后站着文殊普贤等四大菩萨。这四大菩萨中,除了文殊、普贤,还有观音,和被元雷喝断宏愿受到反噬的地藏。 经过这些年的休养疗伤,地藏受到的反噬之伤全算好全,受损的道基在接引和准提的出手下,也恢复如初,而且还更上一层楼。只要时机一到,地藏说不定就能斩去一尸,成为名副其实的四大菩萨之一。 这四大菩萨之名,除了文殊、普贤和观音实至名归,没有争议外,地藏的这个名头就显得有些水分了。因为大势至这些年的功绩是有目共睹的,实力比起地藏来也是伯仲之间。要不是释迦牟尼力排众议,地藏和大势至所不定要有一场龙争虎斗的,即便现在也是有些暗流涌动。(未完待续……) 第十章盂兰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