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恩怨颇多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二章 恩怨颇多

地仙之祖镇元子刚来到灵山外,就透过层层佛光祥云,看到了鲲鹏缓缓步入雷音寺,双目瞬间就泛起了红光,杀意凛然,一股淡淡怨恨之气萦绕在镇元子周身。 妖师鲲鹏自然感受到了镇元子所散发出来的怨恨之气,神情阴翳的转过头去,朝着镇元子所在的方向看去。当看到镇元子的呻吟后,鲲鹏的眉宇间也露出了一丝杀意,双目中精光一闪而过,随即鲲鹏就收回了目光,转过头跟着地藏走进了雷音寺中。 “鲲鹏贼子,终有一替红云兄长将你碎尸万段的!”镇元子看着鲲鹏那消失的身影,心中大恨道。很快镇元子就收回了目光,然后压下了心中的恨意,收拾心情,缓缓朝着弥勒佛他们而去。 雷音寺外,弥勒和再次回来的文殊心头都是一松,深怕刚才镇元子怒火攻心,失去理智的找鲲鹏麻烦,那时候他们就不好办了/无/错/盂兰盆会必将受到影响。好在,镇元子和鲲鹏都很克制,这才让他们两个提起的心放了下来。 “拜见,大仙!”弥勒和文殊朝着镇元子拜道。镇元子可是被道祖钦定为地仙之祖,地仙界不灭,镇元子就可与天同寿。这等殊荣,除了六圣、后土,也就只有元雷能与之媲美,不过元雷之事知晓的人不多。 “嗯!”镇元子的脸色还是显得有些难看,带着一丝寒霜,镇元子朝着弥勒和文殊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大仙,里面请!”弥勒朝着文殊暗暗使了个眼色,文殊心领神会,出声说道。 镇元子颇有些心不在焉,寒着脸的跟在文殊的身后。也走进了雷音寺。 “希望他们两个等会可别闹起来,不然还真有些麻烦!”弥勒在镇元子走后,轻声低语道,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笑。 弥勒的话音刚落,普贤和观音就从泛着佛光的雷音寺殿门走了出来,来到了弥勒的身前。 “南无阿弥陀佛!”普贤和观音双手合十的朝着弥勒轻诵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弥勒也同样还礼道。然后带着笑意的问道。“里面的情况如何?” 弥勒所问之意,普贤和观音自然知道,普贤和观音相视一眼后,由普贤出声回道。 “弥勒佛放心,我等出来之时,大殿内一切如常,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 “如此便好!”听普贤这么一说,弥勒这才安心。 普贤和观音再次来到弥勒身后站下,静等剩余的应邀势力和仙神到来。到现在。只有人阐两教、天庭和元雷没有到来了,其余的仙神都已经在雷音寺大殿中坐下。 不一会儿,天边就有一群人影飘忽而至,朝着雷音寺而来。 看着缓缓而来的身影,普贤和观音的神色都有些不自然,有点尴尬。 “你们要不要暂避?”弥勒也感受到了普贤和观音的波动,轻声问道。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此事终究是要面对的!”观音苦笑道。普贤在一旁也是轻轻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却是苦了两位菩萨!南无阿弥陀佛!”弥勒听完后。也是感慨颇多,轻声叹道。 “南无阿弥陀佛!”普贤和观音双手合十,轻声诵起佛号,借此平复心情。 就在这时,那群人影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当中的几人看着弥勒身后的普贤和观音。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怒气腾腾。 “弥勒在此迎候人阐两教各位道友的到来,南无阿弥陀佛!”弥勒缓缓上前一步,将普贤和观音彻底挡在身后,双手合十高呼佛号道。 而这群的身份就不用多说了。就是人教弟子玄都、庄周和列御寇,阐教弟子云中子、广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黄龙真人等人。玄都和云中子他们也是在前往灵山的路上相遇逇,这才结伴而行,但是路上交流并不多。 对着普贤和观音眼冒金星的几人,除了阐教弟子,也不会有什么人了。阐教弟子中,除了云中子稍显淡定外,其余弟子都是一脸怒意,恨不得生吃了普贤和观音。不过一想到此刻乃是在佛门之地,普贤和观音又是准圣强者,他们的怒火瞬间就变成了怨恨和不甘。 “弥勒道友,有礼了!”玄都、云中子作为两教的领头人,自然带头还礼道。不过除了庄周和列御寇跟着见礼外,其余的阐教弟子都是无动于衷。 弥勒见状倒是不以为然,依然带着那恒古不变的笑容,乐呵呵的看着玄都和云中子他们。普贤和观音见状,神色慢慢变得自然了起来,不在那么尴尬,反而是显得有些理所当然,根本没有将广成子他们放在眼里。 广成子他们的无礼,让普贤和观音那有些愧疚的内心变得荡然无存了,对于阐教很失望。“阐教还是那个阐教,一点都没有变!” 普贤和观音的神色转变,自然逃不过云中子的目光,云中子也是在心中一叹。云中子叹的不是普贤和观音,而是自己身后的这群师兄弟。在如此场合,不应该施礼,这样只能显得自己的无礼和傲慢,落人以口实。 对于普贤和观音他们的叛教,云中子自然也是深以为耻,但是他并没有让这仇怨蒙蔽了自己的心神,懂得什么时候可以发泄心中的怨气,什么时候要将其要在心间。 广成子双目微红的看着普贤和观音,尤其是当看到普贤和观音神色变得淡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后,广成子的心突然一颤,仿佛被什么拨弄了心弦一般,一股懊悔油然而生,让广成子一时间呆在了那里。 众人中,只有弥勒和玄都发现了广成子的微许变化,纷纷朝着广成子瞟了一眼。在这过程中,弥勒和玄都的目光碰撞在了一眼,两人皆是一愣,随即微微朝着对方点了点头后,就收回了目光。 “各位道友里面请!”弥勒收回自己的目光后,朝着众人摆手说道。 玄都和云中子都朝着弥勒点了点头,然后在普贤和观音的引领朝着雷音寺而去。广成子此时已经恢复了神采,但是却有些心不在焉,随着众人一起走进了雷音寺。而阐教弟子,都是一脸怒意的看着普贤和观音的背影,尤其是赤精子、道行天尊、清虚几人。 “这玄都果然不愧是老子的大弟子,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当是我之大敌!”弥勒看着玄都的背影,恒古不变的笑容也收敛起了不少,显得很凝重。“除此之外,云中子也是实力不凡,我想要胜他恐怕也要费上一些手段。” “广成子刚才像是有所领悟,一旦让他明悟过来,怕是要不了多久,阐教又将出现一为准圣。如果算上太乙真人和不问世事的南极仙翁,阐教就有了四位准圣,当为我佛门一大劲敌!” “如果再算上玄都,还有那个气息飘忽的庄周,我佛门将会面对人阐两教六大准圣,确实有些棘手了。此次盂兰盆会后,当要重新商讨东传佛法之事,不然将会陷入进退两难之地!” 就在弥勒陷入思考之际,一道身影缓缓落在了弥勒的身旁,弥勒却没有丝毫的察觉。而这道身影自然就是元雷了。 “不知佛祖在思考什么大事啊,尽然如此的聚精会神,连我都没有察觉到!”元雷玩味的看着弥勒,轻声说道。 元雷的话音刚落,弥勒就惊醒了过来,当看到是元雷后,连忙带着笑意的朝着元雷说道,但是脸色却有些不自然,笑容有点僵硬。(未完待续……) 第十二章恩怨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