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暗战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四章 暗战

元雷缓缓步入了雷音寺金鼎大殿,此时的大殿中虽然不是人满为患,但是也坐满了宾客,好不热闹,大殿显得有些喧哗。 金鼎大殿中,并不是一马平川的,而是分为了四层,佛门弟子根据自己的佛门果位在佛祖举行佛会或者议事时分列在这四层之上。第一层也是最下面一层,只要佛性深厚的比丘和一些护法才能在此层站立;之后的第二层比第一层高了一丈之多,只有罗汉才能在此站立;第三层和第二层之间的高差并不明显,相差也就九级台阶,只有菩萨才能在此站立;第四层,也是大殿最高之处,只有佛祖才能在此出现。 此番来参加盂兰盆会的散仙们基本都是在第一层和第二层的坐下,第一层坐着的基本都是太乙金仙级别的修士,第二层则是大罗金仙级别的修士。 元雷驾着云快速朝着大殿核心之处飞去,身后不远处就是地藏。元雷的出现的顿时引起了一、二层就坐的散仙们的议论之声。 “这人是谁啊?居然到这个时候才出现,简直不把前面几位放在眼里!” “你真是孤陋寡人,连他都不知道,他的威名可以点不比镇元子、鲲鹏他们差!” “是啊,人阐两教的弟子在他面前也只能俯首帖耳!” “他是谁?” “他就是截教大弟子,元雷!”…… 对于下面的议论声,元雷淡淡一笑,不以为然,径直朝着第三层而去。 第三层上,人阐两教的弟子在普贤和观音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右手边专门为他们设立的座位上坐下。但是他们并没有坐在右边的前列。而是位于了鲲鹏、冥河、孔丘之下。 玄都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对于佛门的安排并没有意义,他朝着孔丘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后,就顺势坐在了孔丘的身旁。庄周和列御寇也同样朝着孔丘点头示意后,来到玄都身后坐下。孔丘见人教弟子向自己点头示意,也露出了一丝笑意。点头回应。 云中子见玄都坐下后,这才缓缓坐于玄都下手方,也没有丝毫的不满。但是其余的阐教弟子中,除了心不在焉的广成子和玉鼎、黄龙等人外,以前与广成子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赤精子、道行天尊等人都是一脸怒气,十分不情愿的坐于云中子身后,对于佛门的安排很满,同时还带着怒气的瞟了瞟鲲鹏、冥河和孔丘,暗暗将他们记恨在心中。 阐教弟子的忿恨之气。鲲鹏、冥河和孔丘自然是感受到了,但是他们都没有任何表示,老神在在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鲲鹏和冥河心中皆是冷笑,而孔丘也是一叹,有些无奈。 在鲲鹏、冥河他们对面,此刻只有两人落座,分别是坐于第一位的镇元子,和坐在第二位的墨翟。其余作为依然空着。 镇元子自从落座后,就一直闭着双目。神游天外,但是他的内心却不能平静。因为鲲鹏就坐在他的对面,一旦他睁开双眼,鲲鹏那厌恶的身影必然映入他的眼帘,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杀意,肯定会被激发出来。镇元子不想在如此场合失礼。 坐在镇元子下手方的墨翟则是直勾勾的看着孔丘,双目通红,要不是碍于此乃佛门之地,肯定已经冲上去与孔丘厮杀起来了。 普贤和观音 在阐教弟子火热的目光中,缓缓朝着第四层高台而去。立于高台之上第二层台阶之上,与文殊站在了一起。要不是今日举行盂兰盆会,即便是文殊他们三人也不能在这只有佛祖能站立的高台上出现,违反佛门礼制。 就在这时,第三层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驾云径直而来的元雷身上,表情不一。阐教弟子的神情自然不用多说,除了云中子神情凝重外,其余弟子,就连心不在焉的广成子也变得惊怒交加,敢怒而不敢言。玄都倒是比较淡然,但是双目中那一闪而过的精光还是说明他的内心并不平静;庄周和列御寇目光则充满了好奇,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元雷。 鲲鹏、冥河和孔丘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元雷后,就收回了目光,继续老神在在的。镇元子也睁开了双眼,目光复杂的看了远了一眼,随后就将目光收了回头,低拉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墨翟远远的看到元雷到来后,心中顿时一惊,一股寒意油然而生,直冲脑门,显得有些慌张,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墨翟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坐在了一个不该做的位置之上,这让他很受惊。不过墨翟毕竟为始麒麟之子,准圣强者,这份不安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墨翟将目光收了回来,但是却始终留意着元雷举动。 众人的表现,元雷自然全部收入了眼中,对于某些人的反应,元雷是看在眼中,记在心里,在心中轻轻一叹后,元雷缓缓落在了第三层高台上,面无表情,目不斜视的朝着左手边第四个座位而去。 跟在元雷身后的地藏,看到元雷如此平静的坐在第四个座位后,心中也是一阵可惜,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身形一晃,就来到了第四层高台上,与文殊三人站在了一起。 元雷落座后,墨翟见元雷并没有什么不适后,这才放下心来,他也担心元雷会与他计较这些,但是就在这时,大殿入口处传来了一阵恐怖的威势,这让墨翟的心情又紧张了起来。 只见玉帝在弥勒的引领下,带着天庭众人声势浩大的进入大殿中,快速的朝着元雷他们而来。元雷见状,淡淡一笑,然后缓缓起身。 天庭如此招摇过市的来参加盂兰盆会,让一、二层的散修都是一阵错愕,被天庭的霸气所震慑,居然敢在佛门的主场如此放肆,不给佛们面子。 弥勒一路行来,自然听到了下方的议论声,脸上不知不觉间挂起了淡淡的苦笑,心中颇为无奈。 不一会儿,玉帝他们就落在了第三层之上,一下子来了几十人,使得第三层瞬间变得热闹了起来,不再冷冷清清。 玉帝乃道祖鸿钧钦定的名义上的三界之主,在场之人即便自视甚高,在此刻也不得不起身,朝着玉帝微微见礼。 一向傲慢无礼的阐教弟子,也只得寒着脸起身,朝着玉帝见礼。尤其是太乙真人斩尸之后,阐教在天庭的地位也发生微妙的变化,有了一定的话语权。如果阐教弟子在此刻失礼,太乙真人在天庭刚刚有所好转的处境,又会变得艰难无比。 元始修炼帝皇之道,如果不能将天庭暗暗掌控在手中,对于元始来说也是一种损失,他的帝皇之道必将会有所欠缺。 “见过,玉帝!” “众位道友有礼了!”玉帝拱着手朝着在场之人,纷纷还礼道。随后,玉帝朝着元雷走来,六耳紧随其后,太乙神色微微朝着人阐两教弟子点头示意后,也跟在了玉帝的身后。 “见过帝君!”对于元雷,玉帝向来都很尊重。 “玉帝有礼了!”元雷带着笑意的拱手说道,然后顺势一请,让玉帝坐在自己的上位。“玉帝,请上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玉帝颇有些心领神会的意思。 玉帝坐在元雷的左手边后,六耳才缓缓上前,朝着元雷拜道。 “弟子,拜见老师!” “拜见,帝君!”与此同时,其余的天庭文武也纷纷朝着元雷拜道,其中自然有截教弟子。 这下让太乙有些进退两难了,本来他只是想向元雷打个招呼即可,但是现在骑虎难下,拜也不是,不拜也不是。 “见过,帝君!”最终,太乙还是无奈的朝着元雷微微躬身拜道。而元雷只是朝着他点了点头,就招呼六耳和天庭众人坐下了。 六耳紧挨着元雷坐下,太乙只得坐在六耳之下,天庭众人则是坐于他们几人的后面,声势浩大。(未完待续……) 第十四章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