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狼子野心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五章 狼子野心

至此,所有来参加盂兰盆会的势力和仙神都齐聚在了大殿之中,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其中当然以天庭最为显眼,声势浩大,隐隐反客为主的迹象。 “南无阿弥陀佛!”就在这时,整个大殿中,响起了佛音,佛音袅袅,接着就见高台之上佛光耀眼,一股祥和之气充斥在了大殿中。佛光之中,佛门的众多佛祖和菩萨缓缓显出了身形。 主人的出现,作为客人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元雷他们纷纷起身,神色不一的看着高台之上显出身形的佛门之人。 只见第四层高台上,释迦牟尼独自盘坐于最高一层台阶上的金莲之上,宝相庄严;大日如来、燃灯古佛、药师佛、弥勒佛从左到右依次排开,坐在释迦牟尼身下,身上皆是散发着淡淡的佛光;他们四人之下,则是佛门上古七佛中的另外六位古佛,从左到右依次是惧留孙古佛、毗婆尸古佛、尸弃古佛、毗舍婆古佛、俱那含牟尼古佛及迦叶古佛。 在惧留孙等六位古佛之下,则是以四大菩萨为首的众位佛门菩萨,他们站满了剩余的两层台阶。 “众位道友有礼了,南无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作为佛门之主,自然是由他开口见礼道。 “南无阿弥陀佛!”释迦牟尼的话音刚落,高台之上的佛门众人就开口迎合道,顿时就见一道金轮悬于佛门众人身后,佛光普照,庄严而又神圣,让人心生膜拜之念。 佛门所营造的气氛,自然不会让在场的仙神心生膜拜之念,但是也足以让那些散修看到佛门的强大。心生投奔之念。 看着高台之上,佛门众人,元雷神色淡然,并没有因为佛门所展现出来的威势而忧虑,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在元雷左手边的玉帝则露出了凝重的神情,佛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很心惊。这样的情况不仅玉帝有。在场之人基本都有,只有元雷神色依然。 高台之上,足足有十四位准圣强者,其中释迦牟尼、燃灯、药师、大日如来、弥勒等五人更是斩去了第二尸,为准圣中期强者。尤其是经过这些年的打磨沉淀后,释迦牟尼和药师已经不是当年可以比拟的,道韵加身,不可揣测。 佛门准圣强者的数量,比第三次高台之上的准圣强者还要多上几个。简直是恐怖至极。这第三层上,天庭加上元雷和太乙,共有四位准圣;人阐两教加起来有两位;再算上镇元子、鲲鹏、冥河、孔丘和墨翟,一共有十一位准圣,比佛门少三位。佛门的实力,可见一斑。 “众位道友的到来,让我佛门蓬荜生辉,乃是我等的荣幸。尤其是镇元子、鲲鹏和冥河道友的到来。更是我佛门之幸事,多谢三位道友能在百忙中来此参加盂兰盆会!”释迦牟尼朝着镇元子他们三人分别示意道。 镇元子他们三人不敢怠慢。虽然释迦牟尼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介后辈,但是这个后辈已经有了超越他们的势头,不得不让他们重视。 “佛门邀请我等来参加此次盛会,也是我等的荣幸,佛祖不必客气!”镇元子轻声开口道,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我已经万载没有出过北冥了。没想到佛祖还能记得我的薄名,实乃我之荣幸!”鲲鹏难得露出一丝笑容,显得很荣幸的说道。 冥河神色冷峻的朝着释迦牟尼点了点头,并没有打算开口说话,然后就站在那里老神在在的。释迦牟尼朝着冥河轻轻一笑后。就将目光投向了孔丘和墨翟。 “此外,还要多谢孔丘和墨翟两位道友到来,让我佛门蓬荜生辉!” “佛祖言重了!”孔丘神色淡然的应道,显得不是很上心。对于孔丘的反应,佛门众人皆是心中有数,也没有在意。 “佛祖此言却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不敢当!”孔丘刚说完,墨翟就缓缓开口说道。这些年,墨翟与佛门走的很近,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在暗中行事。 就在众人以为释迦牟尼接下来就会与天庭和人阐两教寒暄几句时,释迦牟尼仿佛忘记了还有天庭和人阐两教的存在,居然如此说道。 “南无阿弥陀佛!良辰已到,盂兰盆会正式开始!” “南无阿弥陀佛!”佛门众人再次低诵佛号,大殿中再次被佛光和佛音充斥着。现场的气氛并没有因为佛光和佛音的出现,而变得祥和起来,反而显得紧张凝重了起来。 玉帝和元雷相视一笑,对于佛门可能出现的刁难,其实他们心中已经心照不宣,虽然没有当面细细研究,但是心中都有底的。玉帝和元雷缓缓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没有表现出愤慨之色。天庭众人见玉帝和元雷如此,也只能压着心中怒火,猛然坐在座位之上。 六耳坐于座位上后,就暗暗朝着自己的老师传音道。 “老师,释迦牟尼竟敢如此羞辱我等,到底有何居心?难道释迦牟尼就不怕引发佛门与我天庭的大战吗?”。 “佛门狼子野心,他们就是想要引发矛盾,借此生事,打压天庭威望,让天庭脸面尽失!”元雷冷笑道。 “老师,你的意思是”六耳有些疑惑的问道。 就在元雷和六耳暗暗交流之际,坐在他们对面的人阐两教弟子个个都露出了难看的神色,就连玄都和云中子都显得很不自然,没想到释迦牟尼竟敢无视于他们,如此羞辱他们。 “释迦牟尼,竟敢如此羞辱我等,此仇不共戴天,我一定要禀明师尊,求老师为我等主持公道!”赤精子神色难看的暗暗传音道。 “一定要让老师严惩释迦牟尼!”赤精子的话音刚落,就有阐教弟子出声附和道。 “都给我闭嘴!”就在这时,广成子怒声吼道。“吵什么吵,给我安静点!” 广成子那怒吼声传到了每一位阐教弟子心中,让他们都是一愣,尤其是赤精子他们几人,更是大为不解,不明白广成子为何会这般。但是摄于广成子之前的淫威,也只得息事宁人了。 云中子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广成子,广成子感受到云中子的目光后,也迎了过来,当两人目光碰撞在一起后,云中子看到了广成子目光的变化,心头先是一惊,随后就变得释然了起来。朝着广成子点了点头,云中子就收回了目光,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佛门众人。 面对佛门的羞辱,天庭的沉默让镇元子、鲲鹏和冥河他们几人都是不解,不明白一向强势的元雷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和玉帝一同偃旗息鼓,默默不语。几人皱着眉头的,默默寻思着元雷的用意,但是却一无所获。 元雷和玉帝的沉默,同样让释迦牟尼和佛门众人大为不解,他们想过诸多的可能,但是就没有想到过元雷和玉帝会如此应对,这让他们皆是摸不着头脑。想不到一向强势,咄咄逼人的元雷会逆来顺受,难道真的是因为佛门势大,元雷也不得不在如此大势面前低头。 佛门众人暗暗交流了一番后,都找不到答案,但是知道元雷和玉帝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都是暗暗警惕了起来。 随后,在释迦牟尼的主持之下,盂兰盆会正式拉开帷幕。不一会儿,大殿内就响起了论道之音,场面也变得热闹了起来。天庭在元雷和玉帝带领之下,也加入到了论道之中,十分投入,仿佛佛门的羞辱就没有发生过一样,毫无违和感。(未完待续……) 第十五章狼子野心:

上一篇   第十四章 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