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惊变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九章 惊变

墨翟装作没事人一样,并没有让他躲过一劫。墨翟这等具有打脸性质的行为,如果还能让他安然渡过,那么即便此战胜了,天庭的脸面也会不存的。 玉帝作为天庭之主,有些时候行事是很不方便的,虽然他也是杀机迸现,但是却不能当面呵斥责骂墨翟,也只能发发杀机。玉帝身后的这些天庭臣子实力又是不够,呵斥准圣那可不是好玩的,所承担的因果可不小。 “没想到什么阿猫阿狗之辈,也敢在我天庭面前作祟,视我等为无物!”就在这时,六耳那充满讽刺意味的声音缓缓响起。“世道真是变了,连僵尸这等阴晦之物都能行善积德,还有什么事不能发生呢!” 六耳的话让墨翟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心中一股无名火升腾,身体微微颤抖着,要不是他极力压制着,肯定已经与六耳对上了。除此之外,佛门众人也是面带寒》无>错》霜的朝着六耳看了过来,那目光恨不得将六耳碎尸万管,六耳也感受到了佛门众人的寒光,还主动的咧着嘴朝着众人嘲讽一笑,这气氛瞬间就要爆炸了。 就在这时,元雷十分合时宜开口说道,语气充满了责备,但是那话语却让场面瞬间失控了。 “徒儿,休要胡言!墨翟道友乃是始麒麟之子,怎么会是阿猫阿狗,阿猫阿狗怎么能与麒麟相提并论。僵尸一族乃佛门护法部众,佛门可以行善积德,僵尸一族自然也可以,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元雷小儿,你欺我太甚!”突然间,墨翟神色狰狞从座位上窜了起来。看着元雷和六耳暴怒道。 但是当墨翟看到元雷和六耳的神情后,差点没一口鲜血喷出来。元雷和六耳一脸理所当然的看着墨翟,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欺负你了,你要怎样’。元雷和六耳赤裸裸的无视,让墨翟则能受得了。 “吼!”墨翟头顶的那只麒麟虚影猛然一声怒吼,接着就见两道身影从他的三花之上一闪而过。来到了他的身旁,怒气腾腾的看着元雷和六耳,剑拔弩张。这两道身影自然就是墨翟的善恶两大分身。 场面的变化,瞬间让佛门众人忘记了刚才元雷的那讥讽之语,神色担忧的看着墨翟和元雷他们,深怕他们厮杀起来。 其实释迦牟尼他们虽然想借助盂兰盆会力压天庭和人阐两教,但是他们是绝对不会与元雷他们大打出手的,只会以现在的这种方式分出胜负,文压元雷他们。 盂兰盆会可不是用来解决恩怨的。而是让大家坐下来,一起论道辩经,交流佛法道义的。一旦演变成厮杀之所,那么佛门的声望也会受到影响,以后还有谁愿意来佛门参加这等佛会。 “轰!”元雷和六耳两师徒,早就有所准备,只见从他们头顶之上也是各自飞出一道身影,立于他们与墨翟他们对峙了起来。毫不相让。 与此同时,玉帝他们也纷纷杀气腾腾的站了起来。莫大的杀机顿时将朝着墨翟涌去。他们几人本就紧邻着,墨翟瞬息间就被杀机所笼罩,处境十分危险。即便没有玉帝他们的助阵,墨翟也不可能是元雷和六耳这两师徒的对手。 墨翟虽然被杀机所笼罩,遍体生寒,但是墨翟怎会退缩。他可是始麒麟之子。墨翟双目泛着红光,三花之上的乌光剧烈的翻滚着,抵挡着那浓烈的杀机,那与孔丘不断争锋的乌光也因失去了后继之力而迅速消亡着。 重新获得释放的紫光迅速朝着佛光压去,再加上元雷他们虽然分心对付墨翟。但是并没有松懈大殿上空的争斗,一心两用,使得场面瞬间就朝着玄门这边倾斜了过来。 鲲鹏和冥河冷眼旁观,根本没有插手的意思。虽然他们也在紫霄宫中听过道,都尊称鸿钧为‘老师’,但是这可是牵扯到圣人之间的争斗,他们是不会贸然站队的。如果鸿钧并没有身合天道,他们肯定会果断的站在玄门这边,以玄门弟子相称。但是现在的玄门乃是老子、元始等圣人的玄门,对他们来说关系不大。 倒是镇元子,看着陷入危局的墨翟和形势岌岌可危的佛门众人,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眉头紧紧锁在了一起。 “哎!”镇元子在心中重重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着侧面的墨翟走去。 镇元子一动,顿时就引起了众人的目光,这个时候任何一个人的举动,都会牵扯到这场文斗的最终走向。尤其是像镇元子这种紫霄宫大神,更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高台之上,佛门众人自然是看到了镇元子的举动,当看到镇元子缓缓起身,释迦牟尼、药师、燃灯等人那阴沉的神色渐渐舒展开来,露出了一丝淡淡笑意。 “镇元子终于是下定决心了,即便此番无法力压天庭和人阐两教,我佛门也将收获颇丰!”释迦牟尼看着镇元子的身影,心中是万分的欣喜。 镇元子可是鸿钧钦定的地仙之祖,地仙界不灭,即可与天地同寿。这等举足轻重的人物,对于三界局势影响深远,尤其是这个圣人非大劫不得出手的时代,更是无与伦比。 镇元子的举动,自然逃不过元雷的双目,自从争斗开始后,元雷始终留意着镇元子的一举一动。当看到镇元子在这个时候缓缓起身后,元雷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一股怒意在眉宇间浮现。虽然有些事情早有预料,但是事到临头,那种预将其轻描淡写的想法是怎么也不会出现的。 玉帝也注意到了镇元子的举动,身上的杀机顿时一滞,随即变得更加强烈,滚滚怒火蒸腾,双目怒视着镇元子。玉帝想不到镇元子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等举动,这无异于背叛玄门。 玄都、云中子等人阐两教弟子也同样怒目相望,老子和元始曾经多次交代过他们,遇到镇元子时必须礼遇有加,以师叔之礼见之,足见老子和元始对于镇元子的重视。可是现在,镇元子却即将走到他们的对立面上,这等冲击是难以让人一时消化得了的。(未完待续……) 第十九章惊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