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除非东皇再世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五十四章 除非东皇再世

龙云子、牛魔王和水火互相搀扶着立于云头,虽然他们已经处于劣势,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心灰意冷,目光平静的看着白泽、飞廉和呲铁。 祖龙塔漂浮于龙云子他们三人头顶,那混沌之气垂下,将他们三人笼罩在其中。天空中除了猎猎风声外,就没有其它声音了。 白泽、飞廉和呲铁目无表情的看着被混沌之气笼罩的龙云子三人,眸子深处可见寒光毕现,心中杀意滚滚,但是却没有妄动。 “今日之战,你们可还有话说?”白泽声音清冷的说道,神色不温不火。 “败了就是败了,我们无话可说!”龙云子十分磊落的回道,此战确实是他们技不如人,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既然如此,作为失败者,那么就该接受惩罚!”白泽声音虽然清冷,但是却有一股寒风袭来,让人不寒而栗。 龙云子、牛魔王和水火眉头一皱,目光不再平静,眉宇间有一股怒意浮现,显然对于白泽的咄咄逼人很不爽。 白泽见龙云子他们三人沉默不语,也不管他们三人愿不愿意接受,自顾自的说道。 “龙云子,你竟敢当面辱我,跪下认错,我即可既往不追!牛魔王和水火,你们竟然⑩≥长⑩≥风⑩≥文⑩≥学,ww↓≡♂t肆意举行妖族大会,无视我等,罪不容诛,与我等一同返回北俱芦洲天阳山接受惩罚!” “啊!”白泽的话让在场的妖王们都是一惊,实在想不到白泽会如此咄咄逼人,不给龙云子他们活路。一旦龙云子他们三人屈服,同意白泽的话,那么即便侥幸存活下来,也是道心受损。此生再无可能再进一步。 “哈哈哈!”龙云子看着白泽,仰天一笑,那笑声中充满了不屑和轻蔑。“白泽,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妄言惩罚我们,简直可笑至极!” “难道你们以为躲在这混沌之气中。我等就奈何不了你们,你们就可以肆意嘲讽我等,你们太高看自己了!”白泽目光一寒,杀气腾腾的说道。多次被龙云子这位后背嘲讽,白泽也是怒不可遏。 “白泽,你休要逞口舌之利,我们就站在这里,恭候阁下的赐教!”龙云子他们怎么因白泽的威胁而畏缩,龙云子十分果断的说道。 “好。好,好!”白泽连说三局‘好’,被龙云子的话气得怒极反笑起来。“既然你们冥顽不灵,那么就给我去死吧!” “轰!”白泽身上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气势,冲的云霄一阵颤抖,震八方。飞廉和呲铁也是面色如水,寒光迸发,杀意满满。 就在白泽他们三妖准备对龙云子他们动手之际。一道平淡的声音突然穿高空之上落下。 “哟哟哟!白泽妖圣还真是威风啊,我之弟子和同门。你是想出手就出手,想惩罚就惩罚,真是威风啊!” 这声音虽然懒散,但是却透露着一股浓烈的杀机,让白泽他们三妖脸色瞬间大变,一时间不敢妄动。 声音刚刚落下。就见一道身影从西南边高空而来,看似远在天边,却是近在眼前,只是一个眨眼,那道身影就落在了龙云子他们身前。 “拜见。老师(师兄)!”龙云子听到声音就知道是何人而来,连忙撤去头顶的祖龙塔,当那身影到来,连忙和牛魔王、水火拜道。 而所来之人,自然就是龙云子的老师,牛魔王和水火的师兄,元雷了。 “嗯!”元雷朝着他们三人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来,一脸随意的看着眼前神色复杂的白泽、飞廉和呲铁。 “话不多说,跪下来磕头认错,今天之事我 就当没有发生过,不然他日必踏平天阳山,除去你们这一脉妖族!”元雷的话很淡然,但是却有着一股毋庸置疑和森寒杀机。 白泽、飞廉和呲铁顿时大惊,神色惊怒的看着元雷,恨不得冲上去与元雷拼命。元雷这话实在太无视他们了,完全不把他们当一回事,完全不把妖族放在眼里。 龙云子、牛魔王和水火心中大爽,十分解气的看着吃瘪的白泽,而且白泽现在所受的羞辱可比他们刚才所受的要多少几倍,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积雷山上,元雷所说的话,让在场的妖王们听着都是无比澎湃,没想到元雷在面对妖族妖圣时居然如此霸气,根本不留一丝余地。这些妖王中只要少数几位知道元雷的身份,而且这几位在元雷到来后,瞬间就沉默了起来,不敢妄言,躲在众妖之中,不敢露头。 “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你们既然做的了初一,我就可以做十五,彼此彼此!”元雷的声音一沉,杀机顿时显露了出来。“你们不用抱着侥幸心理,我的话说到做到,除非东皇再世,否则妖族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混沌深处,娲皇天中,女娲也在关注着这场妖族大会,当看到元雷居然如此藐视妖族,藐视于她,那绝美的脸上顿时布满了寒霜,粉面生威,杏眼圆睁。 “元雷此子,当真是目中无人,妄为圣人弟子,罪不容诛!”女娲身为圣人,被元雷如此藐视,她怎会甘心。如果不是碍于道祖法令,说不定女娲已经出手了。 “娘娘息怒!”彩凤躬身朝着女娲拜道。“这元雷不过是秋后蚂蚱,一旦大劫到来,他必然是要灰飞烟灭的!” “哎!”彩凤如此一说,让女娲那怒不可遏的内心,顿时平静了不少,但是一想到元雷的身份,心中却是一叹。女娲轻轻摇了摇头后,就离席而去,对于积雷山所发生的后续也不再感兴趣。 彩凤看着摇头轻叹后离席而去的女娲,心中疑窦丛生,但是却不动声色,随着女娲离开了娲皇大殿。 封神一战,要不是女娲暗中推波助澜,让截教失去了人道大义,成为了反派角色,使得截教气运因相助殷商而一蹶不振,最后落得灭教的惨事。要说元雷不恨女娲,是不可能的。但是出于对女娲的尊重,此事元雷也是隐于心中,不想追究。 但是现在的情势不同了,女娲又再次掀起波澜,相助佛门,这与当初女娲相助阐教并无二般。女娲如此做派,让元雷自然不会在坐以待毙。今日之话,其实就是对着女娲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