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原来是口棺材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二十四章 原来是口棺材

这一道先天死之道符耗尽了元雷几乎全部心血,道符才一凝聚,元雷就从空中坠落而下,判官笔也随其一起落下。 “轰隆隆!”元雷和判官笔摔落在了地面,此时元雷已经昏迷不醒,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可言。 鼠妖并没有去管从空中摔落在地的元雷和判官笔,双目紧紧盯着缓缓朝自己压来的死之道符,心中虽惊魂不定,有些后怕,但是一想到将此物吞噬炼化后,自己说不准还能获得一丝太阴之力,脸上顿时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吼!”吞天鼠虚影再现,鼠口大张,一股诡异的吸力从其口中飞出,朝着死之道符疯狂的吸扯着。 吞天鼠乃天地间第一只鼠类,也是洪荒异种,天赋神通‘吞噬’霸绝天地。 在吞天鼠虚影的吸扯之下,死之道符很快就沦陷了,朝着虚影缓缓飘来。看着即将飞入口中的死之道符,鼠妖露出了喜色。 可就在这时,异变发生。鼠妖的身上突然死气弥漫,转眼间鼠妖就失去了生机,如枯木一般,呆立在那里,其身后的吞天鼠虚影也飘然散去。 死之道符瞬间就降临在已经生机全无的鼠妖身上,融入他的身体中,消失不见。 “轰!”鼠妖消瘦的身体轰然倒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过了许久,鼠妖都未曾再站起身来,看来是已经生死道消了。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突然从空中悄然落下,他先来到了鼠妖尸体所在的地方,小心的探查了起来。只见这道人影一边查看,一边还低语道。 “这只鼠妖真是大意了,死之道符且是那么好吞噬的,其里面蕴含的太阴之力一旦爆发,即便是准圣也要胆寒!” “可惜了,要是能让贫道掌握这吞噬神通,大道可期啊!” 这道人影也很消瘦,面色枯黄,眉宇间带有一丝愁苦,看上去如邻家长辈一样慈蔼。 道人再次确定鼠妖已经死亡后,将他手中的长刀拿了起来,稍微看了一眼后,就将其收了起来,然后朝着元雷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 可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道人成为了元雷和鼠妖争斗的最大胜利者。不仅一分力没出,眼见还能得到判官笔这等媲美极品灵宝的灵宝,真是机缘啊。 道人来到元雷身前,看着一动不动的元雷,并没有第一时间走上去,虽然对于元雷手中判官笔十分心动,但他还是站在十米开外,利用神识探查了起来。 “这位道友生命力还真是顽强,明明生机全无,但还留有一口气在心中,提着不死!”道人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 “哎,只能怪汝命不好了!”这道人沉思许久后,叹道。 随后道人拿出刚刚从鼠妖身上缴获的长刀,慢步朝着元雷走了过去。来到元雷身前后,他将手中长刀高高举起,然后朝着元雷的头部砍去。 “嘶啦!”就在这时,异变再次发生。一道雷光乍现,道人淬不及防,被雷光扫中,身体倒飞了出去。 当道人重新站稳后,面色难堪的看向了元雷所在的位置,只见元雷一脸笑意的看向了道人,双目中尽显冷意。 “汝故意装作不敌,怕是为了引贫道出来吧?”道人眉头紧皱地问道。 “没错!”元雷笑着答道。“这么一只小鼠妖吾一只手指头就能灭了他,就是因为汝在一旁潜伏,吾想看看汝到底想干嘛,就演了这么一出大戏,怎么样不错吧!” “汝为了贫道还真是费尽心思啊!”道人脸色难堪地说道,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小心谨慎,还是进入到别人的圈套中,而且这个圈套连自己都没有发现。 道人在元雷刚一达到云华山,就已经来了,只是他躲在高空,隐匿了身形,鼠妖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但是却没有瞒过元雷。 道人和元雷一样,都喜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一般般!”元雷淡淡地说道,然后神色一正,双目犀利地盯着道人问道。“汝是何人?” “贫道灵鹫山元觉洞燃灯!”道人见元雷问道,神情颇为几分傲气的说道。 “原来是口棺材!”元雷恍然大悟地说道,但是那话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汝.”燃灯一听,顿时一口气上不来,好久后才恢复一丝理智,将内心的怒火压制下来,脸色阴沉地问道。“汝怎么知道贫道的身世的?” “吾掐指一算,自然就知道了!”元雷瞬间变成一个神棍模样,还假惺惺的掐指一算。 “放肆!”燃灯大怒,对方明明不过大罗金仙修为,怎么可能掐指一算就能算到他的身世,显然是欺瞒于他。 “吾就放肆了,汝能拿吾怎么办?”元雷阴恻恻地说道。 “小辈,汝尽管如此羞辱于吾,当真该死!”燃灯顿时怒火中烧,一把尺子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中。 “去!”燃灯心中低喝一声,接着就将手中尺子抛到空中,尺子化作一道紫光朝着元雷打来。 “嘿嘿!”元雷看着燃灯的动作,心中冷笑。 燃灯虽为先天大神,又是紫霄宫中客,但修为也只是大罗金仙巅峰,元雷丝毫没有惧意。而且再加之燃灯在元雷的心中影响就不好,更不能给他好脸色看了。 元雷不慌不乱,灭劫宝剑一闪而过,化作一道雷光朝着紫气打去。 “铿锵!”空中顿时传来兵器碰撞的声音,长剑与尺子不断交锋,打得不可开交。 “这小子身家还真是不少,不仅有上品灵宝级别的毛笔,就连这长剑也是上品灵宝!”燃灯羡慕嫉妒恨地想着,看向元雷的目光也变得毒辣了起来,不过很快就被其隐藏了起来。 “哼!”元雷感应到了燃灯那稍纵即逝的杀意,心中冷笑。“居然还敢觊觎我的宝物,真是找死!” 燃灯虽然为先天大神,但是心上的灵宝并不多,除了伴生灵宝灵鹫灯外,就只有在分宝崖上得到的乾坤尺了。 这乾坤尺乃是一件不错的上品灵宝,内含乾坤之气,乾坤无极,阴阳互转,可衍化世界,与定海珠相生相依。 此刻与灭劫宝剑斗得不可开交的尺子,自然就是燃灯仅有的两件之一的乾坤尺了。 “砰!”突然空中传来一声闷响,灭劫一剑击打在了乾坤尺的尺柄,顿时乾坤尺一阵晃动,缠绕在尺身上紫气消散开来。 “噗!”这时,燃灯仿佛遭受到了攻击一样,一口鲜血喷出,双目死死地盯着元雷,十分不甘,右手一抬将乾坤尺招了回来。 “怎么样,味道可好?”元雷幸灾乐祸的说道。灭劫差点将乾坤尺内燃灯的元神烙印灭杀,虽然没有成功,但也让燃灯心头一震,鲜血喷出。 灭劫和乾坤尺虽同为上品灵宝,但灭劫的品质比乾坤尺的品质要好上不少,再加之乾坤尺并不是纯粹的攻击灵宝,自然就不是灭劫的对手了。 “哼!”燃灯冷冷的看着元雷,用手擦去嘴角的血迹,同时在心中盘算了起来。“这小子的灵宝十分厉害,还有那能判生死的毛笔,于吾不利。” “好汉不吃眼前亏,等以后寻到厉害之物,再来报一剑之仇!”燃灯盘算了一番后,尽打起了退堂鼓。 看着燃灯阴晴不定的目光,元雷隐隐猜到燃灯可能要跑了,正想开口相激,就听到燃灯说道。 “此番与道友不打不相识,日后若有机缘,吾等再一起论道,后会有期!” 说完,燃灯一点也不给元雷说话的机会,转身一溜烟地朝着北边跑了。 “下次见面,汝可不要被吓到哦!”元雷看着燃灯远去的背影,冷哼一声。 元雷也没有要追的意思,此番与燃灯一战,元雷并没有要将燃灯击杀的想法。如果能将其击杀最好,不然击杀就算了。但是让元雷没想到的是,燃灯居然这么果断,见势头不妙,就果断跑路了。 不过这样也好,元雷的身份燃灯一时半会也不知道,等以后两人相见,那就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