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女娲敕命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七十四章 女娲敕命

孙悟空此言一出,顿时让玉帝一愣,竟然有些无言以对。要说孙悟空行反天之举,却有些强词夺理,可是孙悟空又立起了‘齐天大圣’旗,寓意不言而喻。 就在玉帝微微愣神之际,佛门众人那有些阴沉的脸庞顿时浮现出了喜色,双目中精光一闪而过。 “孙悟空此言说的不错,他一无过错,二无失德之举,不过立起了一面‘齐天大圣’旗,并无什么大错。可是玉帝却如此兴师动众,惊扰三界,此举却是过头了!”这时,燃灯冷声说道。 孙悟空的反问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让佛门众人的心思活络了起来。孙悟空之前举止虽然有不妥之处,但是事实并未形成,一切都是妄言。固然维护天庭的威严无可厚非,但是也要事实摆在眼前,而非妄断。大家的思想一直停在孙悟空反天之举成为了事实,而没想到此事还未形成事实。 “虽说天庭为三界之主,但是此等指鹿为马之举,未免太霸道了吧!”大日如来同样冷声说道。大日如来乃是妖族太子陆压,孙悟空如同女娲的亲子一般,地位不凡,自然要开口帮衬道。而且天庭之前大肆杀戮妖族,多多少少还是让陆压很不爽的。 陆压来到佛门后,除了一些重大的事情外,基本上是静心于自己的》▼长》▼风》▼文》▼学,ww≠w.c△fwx.n☆et道场修道,很不参与佛门之事。 “我佛门不才,愿为三界众生向天庭给个说法!”药师进一步逼宫道。 “南无阿弥陀佛!”最后,释迦牟尼代表佛门总结道。“玉帝为三界之主,执掌天庭,当秉公行事,不能随性而为。带有感情色彩。孙悟空虽然在下界立起‘齐天大圣’旗,行为举止却是有不妥之处,但是玉帝不该如此咄咄逼人,受某些不怀好意之辈挑拨,欲将孙悟空除之后快!” 释迦牟尼此言一出,在场的各路神仙皆是大气不敢踹。但是神色的变化已经说明他们其中一些人已经被佛门之言说动了,认为天庭太多小题大做,有失德之举。 人阐两教弟子神色颇为复杂的看着玉帝、元雷和释迦牟尼他们,再次体会到了口舌的威力,此等争斗亦是凶险万分,一旦稍有不慎,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六耳、龙云子等截教弟子神色阴沉的看着释迦牟尼,释迦牟尼言语中的那些‘不怀好意之辈’就是暗指元雷他们这些截教弟子,挑拨离间。乃奸佞小人。 玉帝也被释迦牟尼这话呛得不轻,神色阴晴不定。释迦牟尼不仅将元雷他们比作奸佞小人,就连玉帝也同样被比作了听信小人谗言的昏君。 释迦牟尼又一次只言片语见就将天庭推到了悬岸边,真是一石二鸟啊! “还请玉帝秉公行事,还天地一片清明,不要辜负三界众生的期望!”释迦牟尼此言真是字字诛心,玉帝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起来。 “还请玉帝秉公行事”释迦牟尼话音一落,佛门众人顿时附和了起来。声音宏亮,如奔腾的洪水一般。洪流滚滚,响彻整个天庭。 元雷自始至终脸色不变的看着佛门众人‘你唱罢来我登场’,没有出言打断他们,直到佛门众人的表演停息后,元雷才有所动作。 “啪!啪!啪!”只见元雷轻轻挥动着双手,掌声不绝于耳。同时淡然的说道。“此等口舌当真天下无双,舌绽金莲,颠倒黑白。” 元雷的举动顿时引来大家的目光,一个个紧紧盯着元雷,看元雷如何处理这等局面。玉帝、王母等人更是紧张无比。他们的身份摆在那里,有些时候还真是不好的与人争斗。 佛门众人自释迦牟尼往下,同样紧张了起来,一个个目露敌意的看着元雷,深怕元雷再次力挽狂澜,让大家的心血付之东流。 元雷再一次不负众望,再次让佛门众人失望而归,心中不断在滴血。 “孙悟空不修德行,不识礼数,见三界之主,不施礼朝拜,玉帝问其是否有罪有何不妥?”元雷同样舌绽金莲,雷音滚滚。 此言一出,佛门众人脸色顿时一变,孙悟空面见玉帝而不拜,确实是失礼了。就连释迦牟尼见玉帝,也要微微施礼先拜见,毕竟玉帝乃是名义上的三界之主,为正统。 孙悟空的脸色看似平静,但是心中却波涛汹涌,没想到这口舌之争居然如此恐怖,也没想到这种种的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实在让他难以平静。好在这些年的修道,让他的道心还是足够坚定的,不然他现在肯定凌乱了。 “玉帝秉公行事,‘请’孙悟空上天询问下界之事,又有何不妥?”孙悟空虽然是被龙云子带上天庭的,但是在进入瑶池时,却是没有丝毫束缚,说是‘请’也不为过。 “孙悟空乃一介猴身,何德何能与天道平起平坐,号‘齐天’!” “佛门借题发挥,逼迫玉帝,实乃不忠不义之举,其心可诛!”元雷的声音如一道惊雷,响彻天庭,天威滚滚。 这一次,元雷不再以无赖的方式化解此次危机,而且此次危机也容不得他耍无赖。元雷正大光明的从正面进行了强有力的还击,顿时让佛门众人哑口无言。 孙悟空更是被元雷威压吓得冷汗连连,心中一股寒气升腾,直冲脑门,寒意刺骨。 “南无阿弥陀佛!”元雷话音一落,释迦牟尼就脸色凝重的双手合十,轻诵佛号,准备开口反驳,不能让元雷如此肆意诋毁佛门。 可就在这时,一道霞光从瑶池外飘来,香气弥漫,泌人心脾。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惊,纷纷将目光投了过去。 只见霞光中一位身穿红色长裙,身材姣好,面容美艳却有些清冷的女子踏云而来。这女子,六耳和观音等人自然不陌生,她就是女娲身旁侍女彩凤。不过此女的身份,元雷他们只要微微一推算就能知道,并没有什么。 “哼!”见才彩凤踏云而来,元雷、玉帝他们知晓她所来何事,心中均是一阵冷笑。 彩凤踏云来到主台上后,也不落上,依然立于云头。然后恭敬的拿出一道敕命,轻轻打开,顿时霞光耀天,异象连连,圣威四溢。 “至圣娲皇女娲娘娘敕命:孙悟空为妖族石猴,顽劣不羁,误犯天条,由西方如来佛祖代为出手,将其镇压五百年,以儆效尤!” 女娲的敕命一出,瞬间又是激起千层浪,佛门众人自然是欣喜如狂;天庭和截教众人自然是一脸怒意,对于女娲的偏袒十分不满;人阐两教弟子则是事不关己,但是玄都、云中子等人却是心不在焉。 “还请佛祖谨遵娘娘敕命行事,不可推辞!”说完,彩凤将敕命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然后轻轻抛给了释迦牟尼,那浩荡的圣威也随之消失不见。 “贫僧定当不负娘娘重托!”释迦牟尼双手一抬,将敕命小心翼翼接了过去。 “嗯!那么我就告辞了!”说完,彩凤化作一道霓虹瞬间就出了瑶池,返回娲皇天向女娲复命。 接过女娲的敕命后,释迦牟尼不悲不喜,神色平静的看着玉帝和元雷说道。 “不知玉帝和帝君,可有什么异议?” “既然女娲圣人已经传下敕命,朕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玉帝无奈的应道。 “女娘娘既然选择了佛门,我也无话可说。不过青山依在,绿水长流,恕不远送了!”元雷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 “南无阿弥陀佛!”释迦牟尼带头轻诵佛号道,然后大手一挥,就将孙悟空摄走了,然后带着佛门众人辞别后,就离开了瑶池,出了天庭。 这一场孙悟空争夺战终于是在女娲的介入后尘埃落定,不过正如元雷所说的那样青山依在,绿水长流,一切还未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