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玄奘西行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七十七章 玄奘西行

金山寺,乃是一座位于江边的破旧小庙,也是唐国为数不多的庙宇。金山寺虽然破旧,可是规模在唐国来说当为前列,寺庙中住着十几位苦行僧。 “嗖!”这一日,一道流光划破夜空,从西方飞来,落在了金山寺门口。 “哇,哇,哇!”接着就听见婴儿啼哭的骤然响起,将寂静的黑夜惊醒,金山寺瞬间就泛起了火光,不一会儿就有脚步声传来。 “吱!”几个和尚提着灯笼打开了山门,火光将门前那包裹在襁褓中的婴儿照的通红。说来也奇怪,在寺门打开后,婴儿就停止了啼哭。 “真是一个婴儿,看样子怕是刚出生没多久,真是够可怜的。既然被丢弃到我们寺院门前,那么就是与我们有缘,我们当收养他!”其中一个和尚心疼的说道。 “还是先将他抱进寺内,交予法明师傅定夺吧!” “好!”说着,其中一个和尚伸手将婴儿抱在了怀中,然后走进了寺院。 金山寺门前的这个婴儿自然就是转世而来的金蝉子,观音隐于金山寺上空,看着金蝉子被寺院的和尚收留后,这才从此地离去。不过观音并没有掉以轻心,时刻关注着金蝉子的一举一动。 转眼之间,二十年的时光悄然流逝。金山寺经过几番风雨,如今更是凋零,寺院中除了化名玄奘的金蝉子外,再无一人。当年收养他的和尚们,要么是死于饥荒,要么就是大限到来仙逝而去。 玄奘身穿着一件缝满补丁的麻布袈裟,深深朝着这座自己居住了二十年的寺庙一拜,然后毅然转身离开了金山寺,踏上了前往唐国帝都的旅程。 佛法虽然已经传入了东胜神洲,但只是传入了一些粗薄佛法,佛门真正的佛法经文并没有流传过来。但就是靠着这些微末的佛法,佛门弟子还是在东胜神洲遍地开花,建立起了不少寺庙,不过日子就过得真心清苦了。 金山寺不过建寺几十年,转眼间也是人去寺空,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残埂断壁。东胜神洲上的寺庙基本都如金山寺一般,如履薄冰,只要遇到天灾甚至是人祸,很快就会衰败,不复存在。 玄奘已经独自一人在金山寺修行佛法一年多了,要不是玄奘在附近的村落中略有薄名,此次李天明传榜之事,还不一定通过村名百姓之口传入玄奘的耳中。 玄奘穿着缝满补丁的麻布袈裟,靠着一路化缘,经过一年的时光,终于是踏入了雄伟壮观的帝都长安城。 这一年来,在众多佛门僧侣的祈福下,李雄的病情算是好了一点,偶尔能闭目小憩一会儿,这已经算是一种莫大的宽慰了。李天明自然对佛门之法不再轻视,就连他自己也信起了佛。 玄奘乃是金蝉子所化,虽说记忆全失,一切从头开始,但是终究佛性入髓,孩童之时就已经展现出惊人的佛法天赋,十岁的时候就成为了金山寺佛法第一人,惊为天人。 玄奘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一个身穿麻衣补丁袈裟的小和尚,在众人眼中根本算不了什么。虽说这一年来佛法深受唐皇的重视,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庙堂之上,依然还是儒家的天下。 南海之上,有一座仙山,名叫普陀山。此山乃是观音的道场,自从叛离阐教后,观音就将普陀山移到了南海之上。 普陀山落伽洞中,观音坐于白玉莲台之上,修佛悟道。当玄奘踏入长安城的时候,她那紧闭的双目轻轻睁了开来。 “要不了多久,金蝉子就能扬名长安城,开启取经之路。”观音心绪复杂的说道。这些年要不是观音暗中派自己的坐骑青狮为玄奘送去一些水果杂粮,玄奘早就饿死了。 佛门欲要将真正的佛门经法传入东胜神洲,前路可不容易,观音被释迦牟尼钦定为护经之人,这担子可不轻。而且护送玄奘西行之路的人选早已经确定,关系相当复杂,也是一大棘手之事。 要不是因为这取经之事只要功成,就能获得巨大的功德,观音肯定是百般不愿意的。 金蝉子所化的玄奘,很快就在长安城内扬名了。玄奘的名声在一次次辩经后,越来越响亮,成为了唐国当之无愧的佛法第一人。此事自然惊动了身为唐皇的李天明。 李天明接见了玄奘,经过一番长谈后,李天明被玄奘的佛法修为说折服,与玄奘成为了忘年之交,李天明认玄奘为义弟,更是使得玄奘的名声大噪,有了‘御弟’之称。 一日,玄奘与李天明在御花园中散步。 “贫僧听闻西天有经三藏,法一藏,谈天;论一藏,说地;经一藏,度鬼。有此三藏法经,必能为太上皇除去心魔,缓解他的痛苦,让他得享极乐!”玄奘神色诚恳的说道。“贫僧愿意前往西方极乐,将这三藏法经带回东土。” “啊!”李天明顿时一惊,玄奘虽然佛法高深,但是细皮嫩肉,身体娇弱,那里像是能去西天取经之人,说不定还未走出几里地,就死于非命了。李天明又不可能派大军护送玄奘前往西天,因此一直没有向玄奘提及取经之事。没想到今日玄奘竟然主动请缨,这让李天明有些反应不过来。 “御弟此言当真?”李天明不敢相信的询问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自是当真!南无阿弥陀佛!”玄奘双手合十认真的说道。 “可是你身体羸弱,从大唐到西天不知几万里路,你如何受得了啊!”李天明真心的说道。李天明虽然也想玄奘能前往西天取经,但是他不是一个独断专行,没有仁义之心的君主。 “心诚,佛自然会显灵,万事皆易!”玄奘面带一丝微笑地说道。“就请陛下同意贫僧的请求吧!” “既然御弟如此坚持,朕也不好在说什么了,祝御弟一路顺风,早日取得三藏法经!”李天明也不再坚持,心中虽有不忍,但还是祝愿道。 “谢,陛下!”玄奘躬身谢道。 之后,在李天明的欢送下,玄奘骑着白马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西天的路途。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