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战局的变化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百一十章 战局的变化

“轰!轰!”元雷那泛着雷光的双拳与释迦牟尼和药师的手掌碰撞在了一起,天空顿时晃动了起来,碰撞之处空间塌陷,虚无之气四溢。 元雷并没有第一时间将灭劫祭了出来,而是用自己的双拳挡下了释迦牟尼和药师的攻击。元雷可是将九转玄功修炼到八转之境的,在肉身一途上,并不比其他人差。 元雷的肉身之力虽然厉害,但是释迦牟尼和药师也不差,寂灭金身修炼极高层次后,足以媲美祖巫之体,他们两人的金身就是如此。 见元雷双拳之上的雷光并没有洞穿功德金莲和青莲宝色旗加持在他们身上的防御后,释迦牟尼和药师那悬着的心也是一松,渐渐放开了手脚。 “轰!轰”一击之后,三人很快就缠斗在了一起。元雷仅仅靠着身上的雷光护体,就能挡下释迦牟尼和药师的攻击,不过释迦牟尼那以身为阵所凝聚的杀伐之力还是给元雷惹了一些麻烦,好几次都差点击穿了雷光,斩在元雷的身上。 当然释迦牟尼和药师也不奢望能对元雷造成什么伤害,只求将元雷缠住就好。同时,元雷也是拿他们二人没有什么办法,肉身之力大家都是半斤八两,而且还有着防御至宝的守护,场面一下子就胶着了起来。 被释迦↘牟尼和药师拦下,元雷并没有什么不适,反而饶有兴趣的与他们二人交手着,打的不亦乐乎。看着元雷那淡然的神情,释迦牟尼和药师都是没来由的一慌,心中泛起了不好的预感。 在离元雷他们三人不远处的战场,灭劫道人也是有些漫不经心地燃灯他们四人交手着。只见毗舍婆、毗婆尸、俱那含牟尼他们三人颇为狼狈,那金身上有多处焦黑。仔细一看那焦黑中尽是裂纹。 燃灯一直游曳在外围,并没有像毗舍婆、毗婆尸、俱那含牟尼他们三人那样选择近身与灭劫道人一战,因此他几乎毫发未损。 不过自从那次偷袭后,毗舍婆、毗婆尸、俱那含牟尼他们三人变得老实了不少,也只敢在不远处以佛门手段与灭劫道人过招。 毗舍婆、毗婆尸、俱那含牟尼本以为在能量风暴中,灭劫道人的神识会受到影响。他们可以借此暗中对灭劫道人发动一次偷袭,不求一击将灭劫道人击杀,但也要将其重伤。 可是毗舍婆、毗婆尸、俱那含牟尼还是太年轻了,贸贸然冲进了灭劫道人为他们准备的紫色雷海中,享受了一次紫雷浴。他们三人也不想想,灭劫道人可是脚踏业火红莲,他们三人摸到灭劫道人身边,又能如何。 燃灯就比较聪明,躲在后面。让毗舍婆、毗婆尸、俱那含牟尼扛在前面,只要灭劫道人有什么疏忽,他就发动致命一击。可惜,燃灯一直没有什么好的出手机会,几次出手都是无功而返,反而还受到了灭劫道人的重点照顾,让他差点就中招了。 经过刚开始的激战后,战斗的节奏渐渐被灭劫道人掌控了。灭劫道人就像玩一样和燃灯他们四人交手着,不紧不慢。但是只要谁敢有支援他人的举动。必然要受到灭劫道人的一番狂轰乱炸,即便是燃灯也是吃不消。 这样的变化让燃灯渐渐起疑,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总觉得要速战速决才是正途。可是面对紫电锤的狂轰乱炸,燃灯又不想承担风险,因此也就变得束手束脚起来。场面也就僵持了下来。 不远处,无当、龟灵、乌云仙大战观音、地藏、尸弃的战斗就显得杀机暗藏了,不过双方也是有所保留,并没有全力以赴。一旦全力出手,必然是分生死的时候。谁也不想将对手逼急了,来个同归于尽。 天空中灵宝飞梭,不断地碰撞在一起,火花四射。同时,仙法道术与佛门手段也是不断显现,战况激烈,容不得半点的马虎。 乌云仙手握萦绕着淡淡灰色气旋的混元锤,与化身成寂灭金身的尸弃大战在一起,锤起手来,斗得好不激烈。 “砰!”龙云子刚将手中龙魂枪一横,嬴勾那散发着暗红光芒的右手就轰击在了龙魂枪上,顿时龙云子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倒飞了出去。 龙云子虽然有着祖龙塔和五行仙衣的守护,让他在与嬴勾的战斗立于不败之地,但是却无法让他稳如磐石,不受力的冲击。而且同时催动祖龙塔和五行仙衣可是很消耗法力的,龙云子只是大罗金仙,法力有限。 经过多次交手后,龙云子已经摸到了一些与嬴勾战斗的技巧,在确保自己生命无忧的前提下,龙云子撤去了一些防御,靠着肉身之力与嬴勾交战,最大限度的磨砺自己。 一击将龙云子击飞后,嬴勾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追了上去。 龙云子见嬴勾追了过来,连忙将祖龙塔唤出,混沌之气垂下将他护的严严实实的,同时五行仙衣也泛起了光芒。 “轰!”嬴勾见状,脸上的神情顿时一变,充满了不甘和愤怒。嬴勾高举右手,重重的轰击在了有着混沌之气、五行仙光护佑的龙云子身上。 龙云子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大地急速坠落而去,瞬间大地上就传来的轰鸣声,尘土飞扬,飞沙走石。 “嗖!”就在尘土刚刚飞扬升起之际,龙云子的身影就从尘土中冲了出来,朝着嬴勾杀来。 “吼!”嬴勾见龙云子毫发未损,心中的那个怒啊,简直让他快要爆炸了。 另一边,别看龙云子毫发未损,其实他也不好过,嬴勾那势大力沉的攻击让他的身体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不过这种冲击让他痛并快乐着,因为他发现嬴勾的攻击居然让他的血脉之力因受到外力的刺激,不断地自我凝炼变化着。虽然变化很小,但是积少成多,就能发生惊人的变化。 龙云子在这一刻隐隐明白自己的老师为什么让他来对战嬴勾,而不是对战其他佛门准圣。 就在龙云子痛并快乐之际,他的师兄六耳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比起龙云子来还要惨烈几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