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风雨将来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二十九章 风雨将来

巫族十二个部落中,皆有比斗场,目的是为了让族人有个互相比试的平台,又不至于破坏大地。比斗场都是用非常坚硬的石头掺杂后天辛金石炼制而成,足够支持大巫级别的巫族之人交战。 在夸父的带领下,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比斗场。比斗场上,正有两个巫族在比试,打的不可开交。 “汝等退到一边去,等吾与元雷兄弟打完,汝等再打!”夸父对着场中的两巫和周围的巫族大声说道,声音如雷,响彻部落。 “夸父大巫居然要和人比试,真是难得一见啊!”夸父的话音未落,众巫就议论了起来。 “吾看夸父大巫身旁的那个小子不怎么样,身体那么消瘦,实力肯定一般!” “是啊,吾也觉得夸父大巫多此一举了!” “汝等别胡说,吾听说此人乃是夸父大巫的救命恩人,实力可不想表面上这么简单!” “吾也听说了,此人实力深不可测,不简单!” ........。 元雷来到句芒部落的消息,并不是一个秘密,基本上一半左右的巫族已经得知了。虽然大部分巫族并没有见到过元雷,但是一传十,十传百,早就让他在部落中闻名遐迩了。 就在大家的议论声中,元雷和夸父已经走到了比斗场中。 “等会比斗,吾等就以先天道体对战吧!”夸父叮嘱道,他可不想因为幻化出本体战斗,破坏了比斗场而被祖巫责骂。 “可以!”元雷点头同意,然后又说道。“那么吾等开始吧!” “好!”夸父大巫说完,就发起了攻击。 空中留下了夸父的残影,他的拳头带着破空声朝着元雷砸去。 “轰!”元雷也不慢,双拳全力迎上,与夸父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顿时形成一阵气浪,空中传来气爆声。 “哈哈,元雷兄弟的拳头还真是够硬的啊!”夸父大声笑道,这一击两人势均力敌。“接下来,兄弟可要小心了,吾这一击只用了七分力!” “放马过来吧!”元雷信誓旦旦地说道,这一击他也没有动用全力,双方都在试探。 但是这一击,让在场的巫族都是满眼的不敢置信,他们没想到元雷这么瘦弱的身体居然蕴藏如此可怕的力量,即便夸父只用了七分力。 不过接下来的战斗,更是让他们震惊的无以复加,直到最后都被元雷的强悍所慑服。 接下来的战斗,两人皆是动用了全力,元雷的九转玄功虽然只是功成六转,但是比上夸父也一点不弱,两人靠着肉身的力量,战的是昏天暗地,十分痛快。 最终,还是夸父赢得了这次比斗的胜利,毕竟元雷的肉身力量还是比不上大罗金仙级别的大巫,稍逊一筹。 “呼!呼!呼!”夸父喘着粗气,双目紧紧盯着元雷。“没想到兄弟汝的肉身之力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真是不敢相信啊!” “还是比不上大巫之体啊!”元雷叹道。 “要是让汝的肉身比吾的还要强悍,那么吾还有什么优势啊!”夸父笑骂道。“更何况,吾等此番比斗只是动用肉身之力,要是全力战斗,吾怕不是兄弟汝的对手吧!” “这倒是真的!”元雷一点都不谦虚,很诚恳地点了点头。 这下让夸父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他只是谦虚地说下,没想到元雷尽然如此诚恳地应了下来。 “夸父汝不要不相信,汝即便幻化出真身,也不是吾的对手。准圣之下,吾敢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这一刻元雷霸气十足,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让夸父都为之一颤,心中相信了元雷所说。 “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夸父叹道。 “哈哈,夸父汝不要这样气馁,每个人的路皆是不同,风景自然也就不同,不要执着于别人的强大!”元雷笑着说道。 “此话有理!”夸父点了点头。巫族虽然看上去很笨重,并不是说他们就很愚蠢,只是他们不喜思考,有些话一点就通。 “不说这个了,吾带汝去部落逛逛!” “好!”元雷笑着说道。 经过这一战,句芒部落的巫族对于元雷的态度不像当初那样轻浮了,而是实实在在的敬重。巫族重朋友,但是更重强者,只有强者才能受到最大的敬意。 夸父带着元雷一路行来,皆能听到巫族那热情的言语和对元雷实力的敬畏,不少巫族甚至还以元雷为目标。 “没想到兄弟与吾一战后,在吾句芒部落的声望如此之高,怕是连吾都有些比不上了!”夸父虽然粗犷豪放,但还是有些幽默细胞的。 “汝就不要来打趣吾了,汝夸父之名洪荒皆有传颂,可不是吾能相比的!”元雷淡淡一笑。 “嘿嘿!”夸父咧着嘴,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后脑勺。 接下来的日子,元雷与夸父交流起了炼体之术,互相借鉴印证。 “哎,这九转玄功吾巫族却是无法修炼,真是可惜了!”夸父叹息道。 “是啊,毕竟修炼的方式不一样,一个以仙气打磨肉身,一个以血肉之气打磨肉身,虽然殊途同归,但是却相差甚远。”元雷也是十分惋惜。 巫族之人天生血肉之气就十分强大,比妖族还要旺盛。由于血肉之气过于强盛,导致仙气无法存在,一旦体内出现仙气就会被血肉之气同化。巫族无法修炼仙法,自然就不能用仙气打磨肉身,自然也就不能修炼九转玄功。 不过虽然无法修炼,但是互相借鉴印证,还是让他们对于炼体之道有了更多认识,眼界也变得开阔起来。 “嗡!” 就在元雷和夸父探讨修炼心得之际,一道轻鸣声响彻了句芒部落,夸父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元雷见夸父脸色凝重,出口问道。 “祖巫殿的钟声响了,此钟一响就代表着有事发生,而且是关乎吾族生死攸关之大事。”夸父面色紧绷,为元雷解释道。“兄弟如果不嫌弃,就与吾一同前往祖巫殿吧!” “这恐怕不好吧!”元雷迟疑了一下。“祖巫殿乃是巫族重地,吾这个外人不好前去!” “真是麻烦事!”夸父有些暴躁。 “既然这样,吾就先走了,以后有时间吾等再聚吧!”元雷也不为难夸父,主动辞别。 “真是对不住兄弟了!”夸父歉意地说道。“等以后有时间吾亲自来昆仑山找兄弟一聚。” “兄长客气了!”这些日子,在夸父的强烈要求下,元雷只得以‘兄长’来称呼夸父。“吾现在不住在昆仑山了,吾住在云华山天云洞!” “云华山天云洞!”夸父重复了一遍。“吾记住了,等以后定来云华山找兄弟一聚!” “好,那么吾就告辞了!”元雷拱手道。 “一路保重!”夸父拱手道。 “兄长也是!”说完,元雷就出了房屋,踏着云朝着南边飞去。 夸父看着元雷的身影消失在天际后,这才与其他同伴会合,朝着不周山祖巫殿赶去。 当夸父感到祖巫殿时,巫族强健的身影已经挤满了祖巫殿前方的广场,血气冲天。 “夸父,汝怎么才来啊?”见到夸父到来,一个样貌英俊的男子迎来过来。 “后羿,汝不会又是第一到此的吧!”夸父一见来人是谁,脸色笑意很浓的说道。 与夸父打招呼的男子就是后世射杀九个太阳的后羿,一代箭神。 “哈哈!”后羿爽朗的笑了起来。 “汝可知今日召集吾等所谓何事?”夸父和后羿寒暄了一会后,脸色凝重地说道。在他们寒暄的时候,夸父还提及到了元雷,瞬间就让后羿对元雷提起了兴趣,想找元雷比试一番。 “吾也不知道!”后羿摇了摇头。 “那么只能等祖巫出来后,才知道了!”夸父看着紧闭的祖巫殿,一声叹息。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