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禁令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百二十六章 禁令

金鳌岛碧游宫中,元雷立于云床之前,宫中两侧分别站立着不少的截教弟子,为首之人便是无当、龟灵、乌云仙还有归来的孔宣等人。六耳和龙云子自积雷山一战后,就闭关悟道,还没有出关。 鸿钧的法旨已经传到了元雷的耳中,元雷已经知晓自己非大劫不能出手,但是如果有人挑衅于他,他自可出手。听到这个消息后,元雷并没有太多的波动,心中很平静。今日元雷召集所有截教弟子来碧游宫,就是要宣布这件事情,让众人有个心理准备。 “今日召集大家前来,其实并不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有一事还是要和各位说上一说。”元雷平静的说道。 “师兄请讲!”众人高声应道。 “道祖于几日前传音于我,要我以后非大劫不能出手,除非有人主动挑衅于我!”元雷缓缓说道。 “啊!”众人顿时惊呼了起来,本来元雷开口说到鸿钧,就让他们大感不好,没想到真是坏事成真,而且还是如此噩耗。这对于刚刚有所起色的截教来说,真的是釜底抽薪。 “道祖怎能如此,师兄你又不是圣人,为何要非大劫不能出手,真是太欺负人了!” “道祖真是太偏心了,如此对我截教,实在有失公允!” 截教众弟子纷纷议论了起来,一个个都是那么的义愤填膺,情绪激昂,就差骂鸿钧祖宗十八代了。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弟子都是如此的,像无当、龟灵、孔宣他们就若有所思,眉头微皱。 “好了,大家休要胡言!”元雷见场面有些失控,也不敢怠慢。带着一丝雷音的吼道。如果再放任他们骂下去,肯定会惹得鸿钧不喜,那可不是开玩笑。 元雷的雷音顿时在碧游宫中响起,一下子就将嘈杂的氛围镇住,众人都不敢在多言什么,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元雷。 “道祖的言行。岂是我等能妄言的,祸从口出,大家休要胡言乱语!”元雷大声说道,语气很严厉。他不想这些师弟师妹们刚获得自由不久,就因为妄言道祖而又受到苦难。 众人一听元雷此言,皆是露出了后怕的神情,对于自己刚才的言论深深后悔了起来,但是心中依然还是气不过,十分不满道祖的决定。 “我知道大家的想法。但是正如我所说的,道祖的言行不是我等所能妄言的。”元雷宽慰道。“而且此事对于我截教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道祖只是让我非大劫不能出手,但是并没有限制我的行动,我依然可以在三界中行动。” “我虽然不能再出手,但是此番孔宣、虬首、灵牙、金光等师弟的归来,让我截教的实力又恢复了不少。大家不必担忧,只要大家众志成城。一起努力,就一定能复兴我截教的!” “生为截教仙。死为截教鬼!”元雷情绪激昂的高声吼道。 “生为截教仙,死为截教鬼”金鳌岛上空顿时响起了这悲壮的口号声,久久不能平息。 等一切都平息后,元雷又将孔宣、无当、龟灵和乌云仙留了下来。 “各位师妹、师弟!”元雷神色凝重的说道。“今日之后,截教的存亡就将系在你们身上了,大家可不能掉以轻心。” “师兄放心。为了截教的复兴,我等万死不辞!”孔宣他们四人神色庄重的应道,颇有些慷慨赴死的味道在里面。 “我要大家都好好的,别说这些晦气话!”元雷责怪道,形势虽然严峻。但是并没有到那个地步。“复兴截教虽然重要,但是我不希望你们再有什么损失,你们要好好的活着!” 四人听元雷如此情义的说到,个个都是双目微红,十分感动。 “孔宣,以后你的担子将会是最重的,你可要有心里准备啊!”元雷话锋一转,打趣道。 孔宣的实力是截教中仅次于元雷的存在,为准圣中期修为,天赋异禀,如果能有一件趁手的灵宝在手,足以与那些老牌准圣相抗衡。 孔宣来到金鳌岛后,就与元雷长谈了一番,对于元雷孔宣是由衷的敬佩。因为在加入截教后,孔宣就曾多次听闻过关于元雷的种种事迹,心中无比的向往。现在见到本人,又与元雷长谈一番后,孔宣更是敬佩不已。 孔宣是傲气之人,能让他佩服的人没有几个。东皇太一是一个,元雷是一个。 “孔宣晓得,只是”孔宣神色有些难为情的拱手应道。 “你的意思我懂,以后对战佛门之时,你只要拦下释迦牟尼即可!”元雷打断道。孔宣的意思他在之前与孔宣对话时,他就已经洞悉了。 “多谢师兄体谅!”孔宣那悬着的心顿时一松,他深受准提、接引的指点之恩,要不然也不会达到今日的成就。知恩图报,孔宣可不是忘恩负义之辈。 释迦牟尼虽然是佛门之主,但也是截教叛徒,孔宣出手对付释迦牟尼,准提他们也没有什么话说。 “无当、龟灵、乌云,你们三人当要勤加修炼,以期更上一层楼。日后要多与孔宣师弟多动沟通,金鳌岛上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随后,元雷对着无当他们说道。 “是,师兄!”无当他们连忙应道。 “师兄,道祖的禁令是不是?”就在这时,孔宣眉头微皱的问道。 “除了他们五位,还有谁能到紫霄宫向道祖进言啊!”元雷叹道,接着元雷的神色一变,杀机腾腾的说道。“此事你等不必挂在心中,日后我自会与他们清算这笔账!” “嗯!”四人轻轻点了点头,但是怎能如元雷所说的那样忘怀啊! 随后又与四人交谈了许久后,元雷他们这才各自散去,元雷直接离开了金鳌岛,返回了云华山。 鸿钧虽让元雷非大劫不能出手,但是并没有限制他的行动,元雷依然可以继续行走三界。可是即便如此,元雷也是不再像之前那般自由自在了,终究被套上了一个枷锁,一切都不一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