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圣人初战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三十一章 圣人初战

元雷听到这七言诗,心中是千万匹草泥马奔跑而过。“遇到谁都比遇到此人要好千万倍,真是倒霉啊!” 就在元雷嘀咕之际,挡在元雷身前的身影飘然而至,一闪身就来到了元雷面前。 “拜见准提圣人!”元雷见状,连忙拜道。此人就是洪荒第一无耻之辈,西方二圣之一的准提圣人。准提虽然无耻,但是其所作所为无不是为了西方的兴盛。 “哦,小友居然知道吾?”准提面带春风,有些惊讶的说道。 “自然知道!家师.”元雷刚要说是通天告诉他的,就被准提打断。 “小友自然知道吾之身份,那就是与吾西方有缘,小友可愿入吾西方教!”准提笑意甚浓的看着元雷,双目精光闪耀,逼迫人心。 准提此番东来,是想看看这即将出世的三十三层天,西方有没有然手的可能。但是当他看到巫妖这阵势后,就断了这个念头,天庭因果甚重,即便是圣人也难以承受。 就在准提准备离开不周山,回西方之时,他不经意间发现了元雷的存在,顿时来了兴趣。圣人念头一动,即可知道天下事。准提发现元雷的身上有一股十分阴晦的气机,这气机与他西方佛教隐隐有一丝联系。 准提既然发现元雷身上有关乎西方佛教的气机,自然就不会放任元雷离开了,于是乎就在半路出手拦截元雷。 准提当然知道元雷是通天的弟子,但是只要木已成舟,将元雷带到西方,即便是通天也只能认栽,当然这只是准提的一厢情愿。 “吾乃.”元雷一听冷汗连连,刚想开口说自己的老师是通天,就发现自己竟然失语了。元雷双目愤恨的看着准提,心想肯定是准提搞的鬼,让他不能言语。 “小友不说话,那么吾就当做小友默认了此事!”准提双目紧紧盯着元雷,完全不在意元雷那愤恨的目光。“小友既然愿意加入吾西方,那么就随吾一起回西方极乐世界吧!” 说着,准提大手一挥,使出袖里乾坤之术,将元雷收了起来,根本不给元雷任何机会。元雷只感到眼前一黑,接着就失去了知觉,不省人事。 这袖里乾坤之术并不是什么厉害的神通,也并不是镇元子的专利神通,但凡是在紫霄宫中听道的修士皆会此招。 昆仑山上,通天突然心血来潮,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心头,通天连忙推算,脸色瞬间就变得难堪起来。 “准提匹夫,汝竟敢行此龌龊之事,汝妄为圣人,简直无耻之极!”通天的咆哮声响彻昆仑山内外。圣人一怒,天地变色,地动山摇,周围的生灵皆是心神一震,变得惶恐至极。 多宝等四人也听到了自己老师的咆哮声,皆是不明所以,纷纷出了自己的洞府来到上清大殿。当他们到达上清大殿时,大殿内已经不见通天的身影。四人相视而望,满腹疑惑,只能在此等着通天的回来。 “大兄、二兄,准提强行掳走元雷,吾欲要去他极乐世界要人!”通天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向老子和元始禀报道。 “此事,吾等也知晓,可去!”老子淡淡的说道。 “此番定让准提明白吾盘古正宗,却是他旁门左道所能比拟的,竟敢欺到吾三清头上,简直找死!”元始目光狠辣,准提此番所作所为无异于打三清的脸,打他元始的脸。元始好面子,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三清关系并不像后世那样决裂。 “那么就劳烦两位兄长了!”通天微微欠身说道。 随后三清一同出了昆仑山,划破天地朝着西方极乐世界而去。 准提裹走元雷后,不敢多做停留,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西方而去。西方极乐世界,接引道人也是就是西方佛教的阿弥陀佛盘坐于八宝功德池边,面色疾苦,准提动手将元雷擒下后他就知道了此事。并且接引比准提看的更准更远,知道元雷身上的气机如果成真,西方必然大兴,而且不可阻拦。 但是,接引更知道元雷作为通天首徒,通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更何况此时的三清依然和睦,更不会坐视不理。 接引虽不喜阴谋权术,但是他对天道大势的理解比准提高得多,即便是元始和通天也有所不及,只有太清道人老子比他厉害一点。如果不是接引没有至宝,老子和他不分上下。 准提快步来到八宝功德池,正想向接引述说此事,就见接引一脸愁色的看着自己。 “汝却是太过心急了!” 准提一听,顿时僵住了,一会后才恢复过来,本来带着喜色的脸庞也变得耸拉了起来。 “是吾太着相了,哎!”准提叹息道。 “轰!”就在这时,西方极乐世界之外,一声轰响传来,让八宝功德池都颤抖了起来。 “他们果然还是来了!”准提面色哀愁地说道,他的一番冲动,让西方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中。 “是祸躲不过啊,吾等一起出去会会那三清!”接引也是一声叹息,驾着十二品功德金莲,飞出了八宝功德池。 准提看着接引背影,目光坚定了起来,跟着飞了出去。 极乐世界之外,除了老子外,元始和通天都是一脸怒色,紧紧盯着从里面缓缓飞来的接引,不发一言。 “三位道友来吾西方所谓何事?”接引面容依然疾苦的说道,语气带着强烈指责声。“还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当吾西方好欺不成?” “哼,接引汝休要装糊涂!”通天厉声说道。“准提抢走吾之弟子,难道汝不知道?” “通天道友说那里话,汝之弟子当在昆仑山之上,怎么会和吾有关系呢?”这时,准提也飞了出来,面带笑容的说道。 “准提,汝妄为圣人,如此行为,也好意思在这里装疯卖傻!”通天见到准提到来,双目顿时充满了杀气。 “吾也不和汝等揪扯,交出吾之弟子,此事就到此为止,不然吾将汝等之世界掀翻!”通天也不想和准提打嘴仗,开门见山地说道。 “通天,汝不要欺人太甚!”准提脸色一青,他没想到通天居然耍起了无赖。 “汝等旁门左道,居然敢挑衅吾等盘古正宗,简直好高骛远,认个错,吾等即刻离去!”元始面无表情地说道。 “元始,汝三清太过狂妄了!”准提面色发寒,身体微微颤抖起来,显然被气得不轻。 “老子道友,汝以为如何?”接引苦涩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他直接向古井无波地老子问道。 “是战是和,汝等决定!”老子淡淡地说道,仿佛再说一件无关紧要之事一样。 “既然汝等如此相逼,那么唯有一战了!”接引面色更加疾苦了起来。 “准提汝抓吾弟子,吃吾一剑!”通天一听,大声喝道,首先冲向了准提。 通天握着青萍剑,剑光发寒,撕裂天地,朝着准提杀去。 “通天休要猖狂!”准提也不甘示弱,手持一枝珊瑚枝桠,珊瑚枝桠宝光四溢,散发着七彩光芒。准提微微一刷,一道光芒挡在自己的身前。此宝就是准提的成圣之物,七宝妙树。 “砰!”通天手中的青萍剑斩在了光芒之上,一下就将击碎,顺势与准提手中的七宝妙树碰撞在了起来,火花四溅。 就在通天与准提交手之际,元始也向前踏出了一步,一件散发着古朴气息的幡旗出现在了元始手中。此幡不是他物,乃是先天至宝盘古幡。 “接引吃吾一击!” 说完,元始手持盘古幡用力一挥,一道蕴含森寒杀气的剑光化作混沌剑气直奔接引。 “阿弥陀佛!”接引轻声唤了一声佛号,接着一道金光从脚下的功德金莲中飞出,化作一道道金莲花,漂浮在他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