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人阐议劫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五章 人阐议劫

离恨天八景宫,老子和元始的脸色都不好,尤其是老子的脸色可谓是差到极点,脸色铁青,眉头紧锁着。↖ “大兄,这该如何是好?”元始凝声问道。 之前,老子将刚刚获知的天机告诉了元始,这天机和接引所讲的是同一个内容,但是却比接引的更加准确,因为此事就涉及他人教本身。 “天数要我人教受此一劫,自是不能避免。而且这天机虽隐晦难测,可是我心中却是不安,感觉有些问题,但是又说不来是那里存在着问题,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老子脸色阴沉的说道。 此劫乃是人教劫,人教只要渡过了这次大劫必然会更加兴盛,渡不过去,肯定是要根基受损的。但是像截教那样被灭教是不可能的,人教可是有着先天至宝和功德至宝镇压气运的,不会出现被灭教的境地。 “难道这天机还有假不成?”元始小心翼翼的说道。 “慎言!”老子冷声说道,示意元始注意自己言行,有些事能说,有些事不能说,显然这事就不能胡说。 “是我唐突了,大兄教训的极是!”元始连忙慌张的说道,可是他的心中却没有一点惊慌的意思,反而觉得此事很可能真是暗藏玄机,不然老子不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元始和老子必将相处了亿万年之久,尤其是封神之后,两人的关系更加紧密。可也是从那以后,元始对于老子的态度就有些微妙,心中一直暗暗提防着老子,深怕自己也着了老子的道,落得灭教的惨地。是也,一旦有事元始都是来找老子商量。以老子马首是瞻,自己全力配合。 “蜀山和昆仑当加强合作,一同出手将佛门势力赶出东胜神洲,大劫到来时,我等也好有所准备,不然腹背受敌。处境堪忧!”老子轻声说道。 “自当如此!”元始点头同意道。 虽说蜀山和昆仑,一为人教下属,一为阐教下属,可是关系并不是那么和睦,时常有小摩擦。尤其是现在的昆仑青黄不接,渐渐开始衰落,已经无法与如日中天的蜀山相提并论了,其中所带来的矛盾自然也就更加突出。 随后,老子和元始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后。元始就向老子辞别,离开了离恨天。 等元始走后,老子将玄都、庄周和列御寇叫到了身前,面授机宜。 “弟子,拜见老师,祝老师圣寿无疆!”玄都、庄周和列御寇很快就来到了八景宫,纷纷朝着老子稽首道。 “恩,你们起来吧!”老子轻声说道。 “谢。老师!”三人缓缓起身,立于老子身前。 “今日唤你们。乃是有要事要告诫你们,你们听完后,切忌不能声张,不能对其他同门提及此事!”老子神色凝重的说道。 “弟子定当遵从老师法旨,守口如瓶!”三人齐声应道,心中也暗暗紧张了起来。老子鲜有这等凝重的表情。可见事态很不乐观。 “自佛门大兴之数结束也有千年时光,现在大劫又再次降临,而且还是应在我人教身上,此乃命数,非人力所能避免的。”老子缓缓说道。 玄都他们三人都以成道斩尸。可饶是如此,在听到老子说大劫将会应到人教身上时,他们都是一寒,神色一下子就慌张了起来。 “你们不用太过紧张,我人教是不会像截教那样,落得灭教的下场的。但是人教这些的发展势头有些过猛,是该好好遏制遏制了!”老子一语双关的说道。 “老师的意思是?”玄都见状,有些捉摸不透老子的意思,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关尹师弟自到地仙界后,就全力发展蜀山,使得蜀山成为了三界有数的大派,弟子超过三千,风光无量,他也自号长眉道人,好不威风,是时候让他清醒清醒了。”老子淡然的说道。 玄都一听顿时就恍然大悟了,老子这是要拿蜀山开刀。对于老子的决定,玄都他们三人都是没有什么不适,蜀山的风光其实早就被老子不喜了,只是老子在之前流露的不多。他们三人常年跟随在老子身边,自然知道老子的一些秉性。 “此事你们记在心中就好,时候一到,我自由安排!”老子继续说道。 “弟子晓得!”三人连忙应道。 “恩,你们去吧!”说完,老子就闭上了双目,不再言语。 “弟子,告辞!”玄都他们三人朝着老子一拜后,就转身出了八景宫,也没有交流,不过一切皆在心中,不需要明言,大家都懂。 这些年人教是越来越热闹,不再像之前只有玄都这么一名弟子,人教的人手也变得充足了起来,比起阐教还要多上三分。正所谓树大招风,眼下之劫就是如此。人教本就占据人族三成气运,立于不败之地,如果再大兴起来,这让其它教派如何活,天道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理。 就在老子召集门下三大弟子告诫大劫之事时,元始也回到了弥罗天玉虚宫,他同样也将门下弟子召集而来,商议此事。 大劫将起之事,乃是老子和接引这两位斩去三尸的圣人率先感知到的,元始、准提和女娲境界不足,无从得知。不过既然老子和接引如此肯定的提及此事,自然是错不了的。 “弟子拜见老师,祝老师圣安永驻!”在弥罗天的阐教弟子很快就聚在了玉虚宫中,朝着高坐云床上的元始稽首道。 “天地轮回,大劫又将再次降临。”元始不怒而自威的说道。“这次大劫虽然与我教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事关我东方的安危,你们也不能松懈,必要的时候当全力支持人教弟子,抗衡佛门,应对大劫。” 云中子、广成子等人先是一惊,后是一喜,只要大劫不临身万事都好说。而且他们也从元始的言外之意中听出了一些端倪,这才大劫居然是应在了人教身上。但是元始并没有直言说此劫就是应在人教身上,他们也只能猜测,而且还只能藏在心中,不能多言。 “弟子,谨遵师命!”众弟子齐声应道。 这些年来,阐教虽然恢复了不少的元气,但是元始可不敢再让阐教经受什么折腾,也经受不住折腾。他可以让自己的弟子跟在人教弟子身后行事,但是绝对不可能强出头,冲在第一线,自找苦吃。(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四章 大劫将起

下一篇   第六章 风波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