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下一个,蜀山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十八章 下一个,蜀山

自从雷帝宫正式运转起来后,天庭雷部已经名存实亡,全部人员进驻到了雷帝宫,雷部的职能也被雷帝宫正式接管。闻仲作为雷帝宫实际的掌权人,自然是位高权重,但是他却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九天无极天雷大帝府以雷帝宫为中心进行扩建后,整个府苑真是宫殿林立,闻仲等天罚使自然也不敢在雷帝宫常驻,分别住于雷帝宫左右两边的宫殿中。天罚之盘也被安排在了天劫殿中,由三位天罚长老同时看管记录天劫信息,每十年一轮。 元雷悄然来到了雷帝宫中,这雷帝宫自从建成后,元雷还是第一次踏入。 “咚!咚!咚!”元雷刚刚落座在雷帝之位上,就听见大殿外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闻仲带领着一众天罚使们,鱼跃而来,快步来到大殿中央。 “拜见,帝君!”闻仲带领着一众天罚使们单膝跪地,朝着元雷拜道。 “你们起来吧!”元雷抬手示意道。等闻仲他们站立之后,元雷看着闻仲说道。“闻仲,这十年来,你做的不错,天劫之威震慑三界,并且让三界的因果业力消散了不少,天地也因此清明了起来。” 听到元雷这么说,闻仲不骄不躁,躬身聆听着。闻仲知道目前雷帝宫的困境,自然不敢邀功。↘ “但是,这十年来的天罚毕竟只是针对凡人和普通的妖族、散仙,震慑不够。现在,软柿子已经拿捏的差不多了,也该啃硬骨头了!”元雷话锋一转,声音清冷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森然杀气。 “请帝君下令!”闻仲身体一晃。嗡的一声就跪在了大殿中,朝着元雷拱手拜道。 “请帝君下令!”接着,其余的天罚使们也猛的跪在了地上,朝着元雷请命道。 “蜀山一脉,自从在地仙界立教后,就为所欲为。将东胜神洲弄的乌烟瘴气的,横行无忌,惹下了滔天的因果,当施以惩戒,还天地清明。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蜀山弟子都罪孽缠身,你等可根据天罚之盘的指示,降下天劫,清算因果。”元雷并不是假公济私,事实上蜀山本就是如此。 之前不过因为天罚初立。蜀山又是圣人门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虽说天罚是替天行道,但终究是由人来管理,自然要瞻前顾后,不能草率行事。现在,天劫道人已经坐稳天罚之位,已经初步获得了天道的认可,可以借用天道之力。监察三界众生,只要发下大因果、大罪孽。自然是不能幸免的。 不过只要功德加身,天劫也不会降临到他的身上。就比如佛门弟子,佛门弟子大多功德加身,虽有业力缠身,但是却达不到降下天劫的程度。 当然一旦天罚真正屹立于三界后,拿圣人弟子开刀之事肯定会有。但不会像现在这样急迫,不得不为。 三界中有大因果、大罪孽的修士很多,但是大多因为经历量劫后,一身的因果业力就此消散,不再缠身。因此也就无法引起天劫。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杀神白起,要不是他被元雷囚禁虚空千年之多,天罚一立,他肯定是首当其中应劫。 天罚之事,牵扯甚广,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更是举步维艰,每走一步都要小心再小心。不过只要天罚之事站在天道大义上行事,只有天道在背后撑腰,即便是圣人也不敢违背,最多在心中埋怨几句。 “闻仲,此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你先去天劫殿,查找蜀山弟子应劫之人,然后进行监视,找一个不错的时机,正式拉开对蜀山的天劫大战,清算因果!”元雷神色冷峻地说道,杀气腾腾。 “是,帝君!”闻仲连忙领命道。元雷的发号施令,让在场的天罚使们都是热血澎湃,一个个都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雷震子虽是阐教弟子,但是经过这十年的熏陶洗礼后,他对于阐教的情义也变淡了不少。雷震子尽管没有流露出兴奋的神色,但是他的心却是砰砰乱跳,难以平静。 “你们退下吧!”元雷轻声说道。 “遵命!”闻仲等天罚使纷纷拜道,然后小心翼翼的准备退出雷帝宫。 可就在这时,元雷的声音再次响起。 “闻仲、金光,你们留下!”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过来,就不管不问的退出了雷帝宫,只留下了闻仲和金光两人。 等其他人都离开后,闻仲和金光这才朝着元雷拱手拜道。 “拜见,师伯(师兄)!” “将你们两个特意留下来,是有要事要告知你们两个!”元雷眉头微皱的说道。此时的元雷心中充满了疑惑,心绪难平,总感觉会有大事要发生。 “请师伯(师兄)明示!”闻仲和金光一听,立刻肃然起敬了起来,知道此事肯定是事关重大。 “大劫已经到来,乃是人教弟子犯杀劫所致。”元雷言简意赅的说道。 并不是说有了天罚的存在,量劫就不会到来,量劫无论怎样都不会被消除,只能将其延后。正因为天罚的存在,这大劫也被推后了十年,直到现在才爆发。 闻仲和金光可没白干天罚使十年时光,对于天地间的煞气业力特别的敏感。最近这段时间,天地突然泛起了莫名的煞气,将天地布上了一层迷雾,只是这迷雾难以感知,要不是他们与天罚之力打交道,也难以发现其中的端倪。因此,对于元雷口中所说之事,他们两人都没有显得太过惊讶,不过还是被震惊了一下。 “只是当我踏进这雷帝宫后,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这人教弟子所犯下的杀劫或许并不是那么简单,隐隐感觉与雷帝宫有关,但是其中关联却怎么也无法推算到,而且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元雷忧虑地说道。 “你们下去后,当万事小心,你们虽为天罚使,替天行道,但是不可能就没有危险。”元雷叮嘱道。 “多谢师伯(师兄)告诫,我等一定加倍小心,不给宵小以可乘之机!”闻仲和金光连忙应道,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对于元雷的告诫谨记在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