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净明的日常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三十二章 净明的日常

净明在下院的生活十分简单,每天早上帮伙房挑水、劈柴,之后就是诵经抄书,修炼佛法。别说,净明虽然身体瘦肉,弱不禁风,可是在佛法上的悟性真是不错,只可惜无人识。 下院有上万弟子,竞争十分激烈,没有师傅领路,普通弟子是很难有出头之日的。有谁会在意一个跳水劈柴的小和尚悟性如何,要不是因为看在死去的清苦大师面上,净明很有可能就被驱逐出天台山,去其它寺庙修行。 天台山下院乃是武院,武院以培养武僧为主,这武僧可是佛法东传后的一大特点。武僧与西方佛门的佛兵性质差不多,但是地位却要略高于佛兵,与护法迦蓝的地位有些接近。 佛法东传后,为了与东胜神洲的风土人情相适应,经过佛门弟子几代人的殚精力竭,佛门禅宗横空出世,成为了佛门在东胜神洲立足的根本。 天台山为东胜神洲佛门圣山,也为禅宗主山,乃是禅宗的大本营所在之地。禅宗的起源于达摩,后在神秀、慧能等弟子身上真正发扬光大。 下院修行的佛法多为达摩及其弟子们根据佛经创出的武学功法,这些武学功法足以让天仙以下的佛门弟子受用终身。但是要将这些武学功法修炼到很深的境界,自然是要靠佛法悟性做支撑,悟性越高,修炼起来也就事半功倍。 一旦下院的弟子突破天仙,并经过考核,那么就可加入到天台山中院,到了中院后就可以摆脱武僧的身份,成为比丘,可以修炼更为高深的佛门功法。中院中。有数千弟子一同修炼,竞争也是白热化的。 中院之上,乃是上院。天台山上的佛门弟子要想进入上院,第一条件就是达到金仙修为,第二条件就是凝炼出佛门金身。 佛门弟子只要进入中院后,就可以接触到佛门低级别的金身修炼之法。比如比丘金身。 佛门的金身修炼之法,不仅是对佛法悟性的一种考验,也是衡量你日常行善积德多少的体现,没有足够的功德之力是不可能凝炼出对应的金身的。 进入上院后,将会被赐下罗汉金身修炼之法,成为重点培养的对象,其中天赋异禀之辈甚至还能得到菩萨金身修炼之法。 整个上院中,只有弟子数百,大多数为金仙修为。只有寥寥数人为太乙金仙,大罗金仙的弟子基本上是凤毛麟角。 天台山的佛门弟子尽管数量众多,可是实力与蜀山相比就要逊色太多了,要不是靠着西方佛门的支援,早就被灭了。 这一日清晨,净明刚将伙房的柴火劈好,将挑水的担子挂在身上,还没走到伙房的侧门口。就见几个小和尚一拥而进,将净明拦了下来。 下院的日常杂事。可是明令禁止不准用法力的,净明只能亲力亲为,不敢有丝毫的偷懒。这样禁令不过是想让下院弟子多几分磨砺,打磨心境,不骄不躁。 “净明,你这是要干嘛去?”将净明围住的这几个小和尚。都是净字辈的弟子,为首的一人神色玩味地对着净明说道。 这几人如果认真一点来算的话,他们都要喊净明为师兄,可惜今明年的师傅清苦大师身死后,净明成为了孤家寡人。这师兄之名自然也就无法被人正视。净明还因为这师兄之名,多次被其他弟子挑衅,让净明深受其苦。 “见过几位师兄,我要去为伙房挑些水回来!”净明卑躬屈膝的朝着几人说道,希望几人能放过他一马。净明真的不想多生事端,他受不起这个折腾。 “别啊,今日我等来找净明师兄,是想与师兄你切磋切磋,听长老说你最近刚刚突破了!”净明的话音刚落,就见另外一个小和尚阴阳怪气地说道。 “既然净明师兄你已经突破了,还请师兄赐教几招,指点下师弟们的修行!”其他几个小和尚顿时符合道,但是那表情可不是友善。 净明与前不久刚刚突破到天仙修为,实力在下院中还是不错的,毕竟也不是每一个下院弟子都是天仙修为。这上万的下院弟子中,也只有三分之一的弟子是天仙修为。 “几位师兄说笑,我实力低微怎敢指教各位师兄,还请各位师兄放我一马,让我去后院挑水!”净明神色慌张的赔笑道。 眼前这几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净明日常的苦难有一半就是他们几人带来的。这一切皆因为净明的师傅清苦与这几人的师傅们有过矛盾,而且这矛盾还不小。在清苦身陨后,净明就代师受罪,深受这几人的刁难。 “净明,休要在那假惺惺,先与我们切磋几招,只要让我们满意了,自然就放过你!”为首的那个小和尚凶光毕露地说道。 “大家上!”净明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在他的一声令下后,众人蜂拥而上。 “咚!咚!”挑水的木桶和担子顿时散落一地,由于天台山上禁止弟子私斗,这几人也不敢动用法力,一旦动用法力必然会惊动山中其他弟子,引来巨大的麻烦。几人都是手脚并用,对着净明就是一顿毒打。 净明自然是不敢反抗,只得在那里忍受这几人的毒打,身上渐渐红一块,紫一块,模样惨不忍睹。 好一会儿后,这几人才停了下来,不再对净明毒打。此时的净明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全身上下布满了血痕,倒是头部没有受到什么打击,还能看得出净明的样貌来。 “我们走!”为首的那个小和尚低喝一声,然后第一个转身走出了侧门。 “呸!”“呸!” 其他几个人小和尚在临走前,还不忘对着净明吐上一口口水,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这里,留下了惨不忍睹的净明躺在地上。 等几人走后,净明这才缓缓起身,拖着近乎重伤的身躯,再次找来了一副挑水的担子和水桶,一瘸一拐的朝着后院的水池走去,继续着他今日还未做完的杂事。 好在这些皮外伤看似惨不忍睹,但是对于净明的伤势来说并不是那么严重,只是这顿毒打让净明受尽了痛苦,实乃一种**上的折磨。 净明身上的伤势,只要好好休养几天,就能痊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