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南天门外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三十四章 南天门外

昆仑山,白泽驾着云从山中飞出,朝着三十三层天飞去。自从妖族获得三十三层天后,帝俊和太一就将妖族搬至了三十三层天,北方的天阳山也不在为妖族中心。 上清殿内,通天看着殿内的弟子,面带微笑的说道。 “多宝,汝去云华山天云洞,将此事告诉汝之师兄,然后和他一起前往天庭!” “是,老师!”多宝躬身说道。然后在众多同门羡慕的目光下,出了上清殿,驾着云向南飞去。 上清殿内,除了金灵、无当、龟灵这三大弟子外,还有不下十人站在殿内。这些人都是通天最近才收的弟子,不过这些弟子比起多宝、金灵、无当、龟灵来说还是要差一点的。 多宝、金灵、无当、龟灵被通天收为了入室弟子,之后加入截教的弟子被通天收为了内门弟子,地位也比多宝等四大入室弟子要稍逊一筹。 在场十余名内门弟子中,皆为妖族散修,修为不是很高,只有玄仙,甚至真仙修为。这些弟子都是才来昆仑山不久,虽然他们对于元雷是如雷贯耳,但是并没有见过元雷,心中对于元雷充满了好奇。他们也想跟着多宝一起,去云华山见见元雷,联络一下感情。 “汝等要不了多久就能见到汝等师兄了,不必急于一时!”通天看出了这些弟子的心思,笑着说道。 “是,老师!”众弟子齐声应道。 云华山天云洞,元雷悠悠醒来,面露微笑。“没想到多宝师弟已经凝聚人花,成为了金仙,真是不错!” 元雷从云床上起身,双脚一迈,就从天云洞中消失不见,身影来到了云华山之外。元雷刚一显身,就看到一道黑影从北方飞来,不一会就来到了元雷身前。 “多宝师弟,多日不见,没想到汝已经是金仙修士了,真是可喜可贺啊!”元雷笑着说道。多宝才来到云华山百里之内,元雷就有所感应了,微微一算就知道是何事。 “拜见,师兄!”多宝先是朝着元雷见礼,然后才回道。“这也是老师和师兄的功劳,要不是老师和师兄多次为吾等讲道,吾今日还不一定能突破的!” “师弟不必谦虚,汝的心性和悟性皆是上佳之选,能有今日之成就,也是汝自己的努力!”元雷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师弟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元雷虽然能算到多宝到来,但是多宝为何而来就不是他目前能够算到的了。 “此番天庭遣大圣白泽向老师和两位师伯送来请柬,请老师到天庭赴宴,参加天帝帝俊的婚礼!”多宝侃侃而谈。 “哦?”元雷迟疑了一下,然后又向多宝确认道。“汝是说,帝俊要成亲了?” “是的,师兄!”多宝十分确认的点了点头。 “这可是大事啊!”元雷大声说道。“老师还有没有其它交代?” “老师说,让吾跟随师兄一起前往天庭!”多宝说道。 “好,汝在此等吾一会!”说着,元雷的身影一晃,就回到了云华山,不一会又来到了多宝的身前。 看着元雷手中的东西,多宝有些不解,遂出声问道。“师兄,此为何物啊?” “这可是好东西,乃是吾云华山之特产,先天第一棵茶树所产之茶叶,用来泡水,是再好不过了!”元雷提着手中的茶叶,缓缓说道。“此物就当是吾等前往天庭参加帝俊婚宴的拜礼。” “原来如此!”多宝这才恍然大悟。多宝虽然不知道茶叶是何物,但是能让元雷拿出手作为拜礼的东西肯定不一般。 “哦,对了!”这时,元雷拍了一下脑门。“师弟,在稍等为兄一会!” 说完元雷又消失不见了,这一次元雷消失了好长一段时间,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又多了几个小包。 “这些茶叶,师弟就带回去分给各位师弟师妹么品用,这是汝和老师的!”元雷将手中的小包全部给了多宝。“这些茶叶,都需要用热水泡开,方能体味其中的美妙.” 元雷还将喝茶的一些细节和方法告诉了多宝,这让多宝很是叹为观止,这小小的茶叶居然有如此多得问道。 随后,元雷带着多宝朝着不周山天庭所在之地飞去,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一个多时辰后,他们远远就能看见仙气弥漫,高悬天空之上的三十三层天。 “好一处仙境啊!”多宝也是第一次见到三十三层,难免被其的鬼斧神工所叹服。 “是啊!”元雷也是一声叹息。这三十三层天,现在成为了妖族的大本营,为妖族凝聚了无上气运,成为天之代言人,名正而言顺。 “走吧,吾等也该过去了!”元雷摇了摇头,然后迈步向着不远处的天庭之门走去。 “是,师兄!”多宝一听,连忙收起心神,紧紧跟在元雷的身后。 远处的天庭之门,就是后世闻名遐迩的南天门,此门并非三十三天本身自带,乃是妖族建立的。妖族建立南天门,一是方便进出;二是方便管理;三是为了御敌。三十三层天被帝俊布下了周天星斗大阵,南天门正是此阵的阵门,平常状态时,可以从此门入天庭,战斗之时此门自然也会随之关闭。 南天门外,一众来天庭参加帝俊婚宴的客人排成了长队,在妖族的接引下一个个走进了南天门,朝着第三十三天飞去。 元雷带着多宝来到了队列的最后面,站了半天的长队后,他们才达到南天门下。负责迎接四方宾客的大妖乃是天庭十大妖圣之五的计蒙、白泽、英招、九婴、商羊。 元雷的身影才一出现在南天门下,就迎来了一阵骚动。大圣计蒙和英招第一眼就看到了元雷,顿时血气上头,纷纷向着元雷靠来。 这下引来了在场宾客目光,当他们元雷的身影后,心中顿时冷笑了起来,纷纷向两侧退去,准备观看好戏上场。 白泽在元雷刚站到队列的时候,就发现了元雷的身影,因此他故意将计蒙和英招安排了去迎送几个重要的宾客,没曾想还是躲不过去啊,还是被计蒙和英招同时撞见了。 “这下真是麻烦了!”白泽心中一叹,他知道计蒙和英招对元雷都是怀恨在心,一个败于元雷之手,一个血亲被元雷所杀。 “哟哟,这不是大妖计蒙嘛!”元雷同样看到计蒙的身影,见计蒙向自己靠来,元雷故作惊讶他说道。 “小子,今日吾必当一雪前耻!”计蒙声音如雷,大声喝道。 “计蒙,汝滚开,此僚乃是吾之猎物!”英招毫不相让的吼道。 “咦?”元雷有点不明所以,出声问道。“汝是何人,吾的印象中,与汝恐怕只是第一见面吧,吾应该和汝没有什么关系吧!” “哼!”英招一听,心知自己却是有些唐突,虽然自己一直当元雷是仇敌,但是元雷并不知道自己与他有何仇。“吾乃英招,汝曾杀死过一只虎妖,此妖乃是吾之血亲,汝说汝和吾有没有关系!” “原来如此!”元雷一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多年前为救夸父,杀死的那只黑色虎妖就是英招的血亲,而且看这个样子关系还不一般吧。 “那虎妖不会是汝的私生子吧?”元雷口无遮拦地说道。 此话一出,顿时让场面变得安静起来,妖族众人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住了;而一旁的宾客们没想到元雷敢如此说。当他们都反应过来后,心中顿时狂笑了起来,但是又不敢表现在脸上,强忍着欢笑,神色古怪的看着英招,就连在场其余妖圣也是有些不自然。 英招自然也发现了周围的异常,瞬间暴怒了起来。 “吾要杀了汝!” “怎么?汝真想和吾一战?”元雷双目微睁的说道,一道杀机在其双目中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