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池底惊变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三十三章 池底惊变

命运就是这样多舛,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和尚,因为师傅的过早陨落,成为别人了对象,让他背负了太多东西,但是却没有让他失去生活的憧憬,他依然在坚持着。▲∴ 其实在下院中,与净明处境相似的小和尚还是不少的,只是没有他这般凄惨罢了。 净明的天赋并不差,反而是相当的好。可是因为师傅清苦的过早陨落,净明应该得到的资源,几乎被剥夺了,就差他这个下院弟子的身份了。 要不是因为净明在早些年间就达到了地仙之境,对于仙人级别的弟子,天台山的政策还是很不错的,只要不犯什么有伤天和的事,就可以一直在下院带着,不会有被驱逐出天台山的一天。 当然如果净明此刻的修为不是仙人之境,而是还在想着仙人之境冲击的凡人,那么肯定早就被下放了,甚至可能已经生死不明了。 净明一瘸一拐的挑着担子,朝着后院的水池走去。后院的水池离伙房其实并不近,伙房本就在下院的一个偏僻之地,那后院却是更加偏僻,紧临天台山一处悬崖峭壁,听说曾经是达摩尊者悟道之地,可这毕竟只是传言,也没有人能证实。 要去后院,先要经过一座天然形成的石桥,这才能来到了那由清泉水汇聚而成的水池。这个水池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占地还是有一亩多地的。 因为伙房地处偏僻,下院中的其它水源离伙房都比较远,而且也不方便,后院中的这个水池就成为了最佳的取水点。 虽说下院中的弟子大多都是地仙以上的修为,可是也有不少凡人弟子在其中。更何况即便都是仙人了,也需要吃上一些美食来满足自己的口福之需。 就比如偌大一个天庭。还不是有管理伙房的部门,专门为天兵天将们提供仙界美食,饱饱口福。 净明一瘸一拐的来到水池后,先是在水池边将自己身上的瘀伤都清理了一遍,这才将两只水桶打满,然后挑回了伙房。 净明来来回回数趟之后。这才将伙房中一个大水缸蓄的八分满。净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又继续挑着担子,前往后院的水池。 这个水池,除了净明会来此挑水外,还真没有什么人来问津。即便是伙房中那些厨子也对这里不管不问,因为这里除了景色好一点、幽静一点外,就没有什么出奇的东西了。 净明再次来到了水池前,他缓缓将手中木桶放下,正准备将木桶灌满池水时。水池深处突然有一道亮光传来。将净明的双眼闪了一下,让他短暂的失去了视觉。 这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净明心中一惊,等他再次恢复视觉后,他将目光投向了亮光出现的方向。这不看不知道,一看那水池深处还真有东西沉在水底。 “这地方我来了不知道多少次,尽然没有发现这水底还有东西,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净明难以置信的低语道。净明又摇了摇自己脑袋。然后用池水洗了洗眼睛,再次定睛望去。 “真是怪哉。这水底还真有东西!”这一次净明看的更加仔细了,那水池深处却是有一件东西,可是任凭他怎么看就是看不清此物是什么,只有能看到此物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这个水池池水清澈,而且并不是很深,最深的地方也就两米多。一眼望去,池底的一切都可以一览无余。 净明经常来水池打水,对于水池的一切他怎会不清楚,这突然出现的东西让他大为惊讶,总觉得他眼花了一般。 “此物既然在这个时候出现。看来是我有缘,说不定此物还是一件了不得宝物!”净明难稚嫩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期望。对于他目前的生活,他真的已经受够了。 净明真的很希望自己能有一飞冲天的机会,离开这个让他受尽屈辱的下院,使得自己的天赋真正得到施展。 净明心中并不狠那些欺压他的同门弟子,只是对于这种现状他有些厌倦了,心累了。 “扑通!”净明身体一跃,顿时就落入了水池中,身体一动,就划出了几十米,转眼间就来到了水池深处,那散发着幽光的宝物就在眼前。 净明见那宝物离自己只有数米的距离,自然是欣喜万分,迫不及待的朝着那宝物游去。短短数米的距离,净明只要轻轻一动,就可以到达。可是现实却不是那么的简单,无论净明怎么游动,那宝物离他的距离一直都是数米的距离,未曾变化过。 处于亢奋状态中的净明根本没有发现这一离奇的现象,他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得到这件宝物。而且随之净明的奋力游动,那淡淡的幽光变得更加的幽深了,渐渐的池底被一团黑色笼罩,漆黑如夜诡异莫测。 净明的身影也消失在了这诡异的幽光中,而净明本人却不自知。净明的双目中只有那散发着幽光的宝物,可是这件宝物的轮廓是那么的模糊,净明根本无法看清楚。 净明自从一跃进入水池后,不知不觉间天上那刚刚东升的旭日,已经飘然落下,月光静悄悄的飘落在了水面之上,净明已经在水池底待了快一天的时间。 净明的突然失踪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他的存在本就是那么的卑微,又有谁会在意这么一个小和尚呢! 卑微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坏事,如果换做其他弟子,下院怕是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 月光散在黝黑的水面上,却是石沉大海,不见丝毫的亮光闪烁,反而是将已经足够诡异的池水衬托的更加神秘。 水池深处,净明已经失去了意识,整个人漂浮在那件散发着幽光的宝物上空,他的身体在这件宝物的呼应下,尽然也泛起了幽光。 净明只感到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这个梦里有着太过的不可思议,他仿佛看到自己大杀八方,掀起了整个天地的一场浩劫,差一点他的目的就达成了,可惜最后还是功败垂成,身死道消。 在这个奇怪的梦中,净明经历了种种,感受了种种,这些经历和感受仿佛就是真实的一般,让他感同身受。他本来知道自己在做梦,可是到了最后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做梦。 “哗啦,哗啦!”夜已经深了,就在这时,一道瘦弱的黑影缓缓从水池中走了出来,那黝黑的池水已经恢复了正常,变得如以前那般清澈透明。而这道黑影自然就是净明了。 月光洒在水面,那道道银光反射在了净明身上,只见净明那稚嫩的脸庞上挂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气息萦绕在净明的身上。 净明轻轻仰起头,看向了高空,双目中一道精光一闪而过。 “终究是天不亡我啊!”净明轻声叹道,脸上露出了与他年龄不符的感慨。 “从今以后,三界再也没有魔祖罗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