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与巫族来个了断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三十五章 与巫族来个了断

就在净明小和尚明了前世今生,得到灭世黑莲兢兢业业地修炼之际,三界却是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一时间雷帝宫之名真正威震三界,天罚的震慑力再次提升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在元雷安排闻仲派人密切监视天台山的一举一动后,元雷也从雷帝宫消失不见了。元雷的身影转眼间就出现在了地府,出现在了平心娘娘殿前。自从地府一战后,地府的秩序越发的井然有序,在与佛门的对抗着,也是一直处于上风。即便是地藏成为准圣后,作为酆都大帝的夸父也是将地藏压的死死的,佛门难以在地府立足。此次来地府,元雷并没有找夸父叙旧,而是直接来到了平心殿,面见平心娘娘,也就是曾经的巫族十二祖巫之一的后土。元雷来找平心,不是想与她商量什么事,而是提前来和她说一声,和她交个底。元雷不想因为接下来的作为,而与平心有隔阂,从而影响到地府的稳定。“元雷,拜见平心娘娘!”元雷立于平心殿外,拱手朝着殿门拜道。“帝君,请进!”平心那温柔的声音缓缓从殿内传来,与此同时殿门也吱的一声缓缓打开。“谢,娘娘!”元雷言谢后,迈步朝着大殿之内走去。元雷才一踏进大殿,那本来漆黑一片的大殿顿时泛起了荧光,将整个大殿照亮,平心那绝美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大殿主位之上,不食烟火的坐在那里,双目平静的看着元雷。“不知帝君今日来找平心所谓何事?”等元雷走到身前后,平心这才轻启朱唇,平静的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确实有事要与娘娘相说!”元雷拱手朝着平心说道,神色轻松。“帝君请讲!”平心脸色依然平静,看不出有丝毫的变化。“自从天劫道人代我执掌天罚后,天罚之事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全面实施!今日找娘娘相说之事,就是关于巫族嬴政、白起在人间界所犯下的罪孽。当施以惩戒,还天地清明,了结因果!”元雷缓缓说道,不温不怒。“嬴政、白起不是已经被帝君你囚禁在虚空之中千年之久,他们所犯下的罪孽当以还清了吧!”平心的神色终是有了变化,眉头微皱的说道。“嬴政和白起确实被我镇压在虚空千年之久,可那只是我与他们之间的因果,并不包括他们在人间界所犯下的罪孽之中。”元雷淡淡一笑,他早就知道一旦提及此事。平心肯定会这样,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我助嬴政突破祖巫之境,将其囚禁在虚空中千年,我与嬴政见的因果算是两清。我助白起和他那三千秦军逃过死劫,将他们囚禁在虚空中千年,我与他们之间的因果也同样算是两清!”元雷神色一正,缓缓解释道。“但是,嬴政和白起与人间界的因果却是一直纠缠着。倘若那日大劫来临,说不得嬴政和白起会因此祸事而遭劫。巫族那刚刚兴兴向荣的局面又将一落千丈,处境艰难!”“大劫已经开启,想必娘娘应该已经洞悉了吧!”说到这里,元雷目光紧紧盯着平心,语气一顿。“嗯!”平心神色微怒的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刚才元雷所说之言颇为不顺心。“我与夸父乃是兄弟。自然不会放任巫族没落,但是巫族要想再次兴盛,在三界中占有一席之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我话已至此,还请娘娘衡量再三!”元雷十分诚恳地说道。元雷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巫族可以在三界立足,但是要想占有一席之地,拥有话语权,那是不可能的。这不是元雷一个人的意思,而是圣人们的意思。平心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晴不定,时而震怒,时而悲伤,时而不甘,总之很复杂。元雷说完之后,就沉默不语,低垂着头,也不去看平心的反应。“哎!”许久后,平心轻声一叹,但是这叹息声却有着别样的意味,如释重负一般。“帝君想要怎样就怎样吧!只是还请帝君看在与几位兄长的情面上,为巫族留下传承!”“我会为巫族谋一个好去处的!”元雷也是重重一叹。巫族众多祖巫与他的交际还真的不浅,虽然刚开始彼此敌对,但是到了最后却是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尤其是还有夸父的情义,这份感情更是难以割舍。“那就多谢帝君了!”平心连忙起身,朝着元雷一拜。巫族终究是她怎么也放下的,当年要不是因为她化身轮回,巫族说不定就能力压妖族,成为天地霸主,也不会出现今日何等局面。元雷也没有躲闪,硬是受了平心的一礼。元雷在心中已经隐隐有所打算,但是要如何实施,还要走一步看一步,不能妄下定论。“娘娘,告辞了!”随后,元雷朝着平心拱手辞别说道。“帝君,走好!”平心也没有挽留,目送着元雷缓缓离开了平心殿。“希望你不要失言,不然此事我定于不能善了!”随之元雷的离开,平心殿缓缓关上,大殿内再次陷入了无尽黑暗中,同时还有平心的轻叹声久久不息。元雷除了平心殿后,就去了酆都殿,找夸父叙叙旧,并将与平心所说之事和盘托出,没有一丝的隐瞒。夸父听后,倒是没有什么不满,对于元雷他一直是深信不疑的。即便元雷接下来所做之事对于巫族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夸父相信元雷这样做对于巫族来说肯定好处多过坏处,而且元雷肯定也不会斩尽杀绝,真的将嬴政和白起击杀。这一次夸父倒是失算了,天劫之威可不好控制,乃是根据受劫者的因果立业而定,因此一旦天劫形成,即便是元雷也无法干预让其威力减少,而且作为施劫者,元雷也不能出手帮助受劫者渡过天劫。元雷本来的打算是以嬴政和白起立威,但是与平心相见后,元雷又在之后加上了一条,整顿巫族,让巫族摆脱三界的束缚,做好准备工作。元雷他们师徒三人可是深受巫族的大恩,元雷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只是他必须以截教的利益为第一位,其次才能兼顾其它东西。缘起缘灭,元雷也想借此,与巫族了断这段恩怨,还清与巫族的因果。因果不清,业力缠身,非功德成圣,不能成圣。ps:因为十月一号就要结婚了,已经进入筹备倒计时阶段,事情很多,又乱又杂,只能尽量保持两更,还请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