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抛心置腹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三十六章 抛心置腹

元雷从地府离开后,就直接来到了天庭雷帝宫,将闻仲和众位天罚使唤到了雷帝宫中。 “拜见,帝君!”闻仲和众位天罚使纷纷朝着元雷见礼道。 “众位免礼!”元雷神色威严的说道。 “谢,帝君!”众人齐声应道,然后纷纷起身立在大殿中,等候元雷的发号施令。 这一次众位天罚使还是第一次齐聚在雷帝宫中,除了少数几位在外办事的天罚使外。这可是元雷在雷帝宫路面后,第一次如此兴师动众,可见是有大事要发生。 “我雷帝宫自从正式运转起来后,兢兢业业,公正行事,未曾有过徇私之事!”元雷缓缓说道。“但是这天罚并没有将三界众生包含在内,依然还有许多生灵未曾在天罚的审判之内。” “天罚乃天道立下之大事,我雷帝宫必须秉公行事,不能有任何的例外。”说到这里,元雷身上突然爆发一股让人压抑的威严,震得雷帝宫隐隐颤抖,闻仲等人自然也是压力巨大,险些跪在地上。 “巫族嬴政和白起,当年在人间界掀起腥风血雨,犯下滔天罪孽,当施以惩戒,以示天威浩荡!”元雷语气森然的说道。 众人一听,心中都是一震,没想到元雷居然要拿巫族开刀,他们可是知道巫族与元雷的关系,尤其是当年积雷山一战,要不是嬴政和白起突然降临,截教与佛门的胜负还真未可知。 元雷冷冷扫了一眼众人,然后继续说道。 “闻仲!” “臣在!”在议事的时候,闻仲都以‘臣’相称,只有在私下面对元雷他才以师侄之礼见元雷。 “由你带领雷帝宫众天罚使,并率十万天兵前往北俱芦洲。向嬴政和白起施以惩戒,以天劫清除他们身上的因果业力。”元雷下令道。 “臣遵旨!”闻仲恭敬的领命道。 “你们去吧!”元雷摆手示意道。 “是,帝君!”闻仲等人缓缓退出雷帝宫中。 刚一出雷帝宫殿门,金灵圣母就来到了闻仲身旁,暗中对闻仲传音道。 “师侄,师兄之意你可明白?” “禀师叔。师伯之意岂是我们能臆测的,我们只需按照师伯之意办事就可以了!”闻仲声音平和地回道。 “是我冒失了,老师离开三界后,截教就靠师兄支撑着了,我却在这里揣测他的心思,却是不该,师侄提醒的是!”金灵圣母也不是笨人,自然明白闻仲的话中之音。 “师叔能这样自然是最好!”闻仲依然平和地说道。 随后,在闻仲的带领下。雷帝宫全员出动,朝着南天门而去。这么大的阵仗难免惊动天庭上下,自然也惊动了玉帝和太上老君。 元雷在闻仲他们出了雷帝宫后,就来到了瑶池宫,面见玉帝和王母。 “想必玉帝和王母应该已经知晓此事了吧!”元雷淡笑道。 “不知帝君如此兴师动众所谓何事?”玉帝出声问道,心中也是有些猜不透。 “巫族嬴政和白起当年在人间界犯下滔天罪孽,当清算这笔因果!”元雷神色一正,缓声说道。 “帝君是要拿巫族敲山震虎?”王母眉头一皱。带有一丝异色的说道。 “王母不必如此激动!”元雷淡淡一笑,看着玉帝和王母。 玉帝此时的脸色也是有些异样。元雷自然知道他们两人此时心中所想,担心那一天自己就成为了元雷的雷帝宫下一个敲山震虎的对象。 “天道讲究因果循环,天庭代天巡守,乃是功德之事,玉帝和王母都是有功德在身之辈,却会招来天劫。”元雷缓缓解释道。“而且雷帝宫行事。不能带入私人的感情,一切必须以天罚之盘所显示之信息为准。天罚之盘沟通天道之力,乃至公之物,不可能出现徇私的情况。” “雷帝宫中的天罚使,如果不能秉公行事。必将会受到融入元神中的天劫之眼的反噬,死无葬身之地。”元雷说到最后,寒光迸发。 听到元雷这么说,玉帝和王母神色这才舒缓过来,但是目光依然有点闪烁,显得不是那么的相信。 “此事我元雷对天发誓,绝无虚言,如若不然,愿自囚虚空十万载!”元雷见玉帝和王母不敢相信,于是乎使出了绝招,对天起誓。 元雷是不可能说出天打五雷轰之言的,因为天道怎么可能让他身陨,他已经掌控天道,岂是那么能随便死的。 玉帝和王母虽然不清楚其中的奥妙,但是见元雷如此发誓,心中也就又信了七八分。如果元雷要欺骗他们,也不会在这和他们抛心置腹。 “帝君言重了,我们自然相信帝君!”玉帝连忙笑道,缓解这有些压抑的氛围。当初是全心全意支持元雷和截教,现在见雷帝宫权利越来越大,玉帝又不免担心雷帝宫势大会压在天庭头上,并对他下手。 “还请玉帝和王母放宽心,天庭代天巡守,只要不失德,就有功德之事,不会有天劫临头的。”元雷又再次补充道。“因此还望玉帝和王母不要忘了当初的本心,天庭乃三界之天庭,不是我截教的,也不是人阐两教的,更不是佛门的。” “当初我曾和玉帝说过‘天庭之事就是我截教之事’,不是说天庭是我截教的,而是因为我截教弟子大多在天庭任职,当以玉帝为尊,遵从你的吩咐。” “天庭大多数神祗都是截教弟子在担任,如果截教弟子不能听从玉帝你的吩咐,那么天庭的运转必然受到影响。此言自然不是在威胁玉帝你,而是实情!” 玉帝轻轻点了点头,他知道元雷此言的确是实情,如果截教弟子不听从他这位天帝的吩咐,那么玉帝还真是无人可用了。天庭大多数重要的神祗都是敕封给了截教、阐教弟子身上,身为圣人弟子他们怎么可能接受玉帝的吩咐。 玉帝到最后还要落得个人心丧失,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威望肯定是一落千丈,到最后引佛东来,使佛门的威望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东方气运被西方篡夺,玉帝那可就是东方玄门的罪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