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天婚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三十六章 天婚

三清带着一众弟子来到了接引和准提的对面,坐在了属于自己的座位之上,元雷他们这些弟子纷纷站在了三清的后面。 接引和准提见三清到来,也没有起身相迎,接引对着三清轻声唤了一声佛号,算是打了招呼;准提则是冷着脸,撇过头去装作没有看见三清到来。三清微微朝着接引点了点头,对于准提的行为也没有说什么。 就在三清落座后不久,三十三天后再次霞光升起,龙凤不知何时翱翔于三十三天上,龙凤齐鸣祥瑞现世。一只彩凤出现在了大家的眼中,彩凤之上还有一道倾国倾城的身影,此人就是至圣女娲娘娘了。 在女娲身后,九只散发着月光散华的银月独角兽拉着一辆金碧辉煌的车辇,缓缓驶入了三十三天,朝着婚礼祭台而来。 这时,作为此次婚宴主角的帝俊也出现在了大家眼前,站在了祭台之前。帝俊今日身穿大红色龙袍,意气风发,一对虎目紧紧盯着缓缓驶来的车辇,喜不胜收。 “啸!”女娲从彩凤背上轻盈落地,身上的披着七彩霞光,美轮美奂。 元雷看着近在眼前的女娲,心中一阵感叹。“女娲真是太美艳了,美貌无双,看上去虽然有些清冷,但其气质中又带有一丝母爱的气息,让人很舒服。” 女娲的美洪荒无双,即便是后土、羲和等女子在其面前都要稍逊一筹。 不仅元雷被女娲的美所吸引而变得痴迷,就连金灵、无当、龟灵等女子也是如此,更不用说其他人了。不过元雷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如果是在前世,元雷或许会想着将其占为己有,但是现在最多就是欣赏而已。 女人对于修道者来说,已经不是那么具有吸引了,尤其像元雷这种想要追求大道巅峰的修士来说,更是无法影响其本心,当然元雷也不并不排斥这些,一切随缘。 银月独角兽将车辇拉至女娲身前,车辇缓缓打开,一个身穿红色凤袍、头顶红布盖头、手拿红色绣球的女子缓缓从中走了出来,女娲伸手将女子手中的系着红色绣球的丝带拉了过来,然后拉着丝带,带着女子朝着帝俊走去。 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新娘,作为新郎的帝俊也变得兴奋了起来,紧握着双手,身体微微颤抖着,足见他此刻也是很紧张。 不一会后,女娲拉着新娘来到了帝俊的身前,然后将手中的红色丝带交给了帝俊,帝俊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然后帝俊走到了新娘的右边,与其站成一排。 女娲将丝带交给帝俊后,并没有就此离去,她还有一个任务没有完成,她站在祭台的右侧,刚好位于帝俊的左前侧。 “今,有帝俊、羲和,顺应天道,喜结连理,全天婚之数!”女娲甜美又不失稳重的声音响彻九天,在场的宾客顿时拉长脖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帝俊和新娘,可不想错过婚礼的任何细节。 “一拜天地!” 帝俊和新娘转过身来,朝着洪荒天地躬身一拜。 “二拜道祖!” 鸿钧作为天地间第一位圣人,又是帝俊的老师,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道祖鸿钧受得起帝俊和新娘的一拜。帝俊和新娘再次转过身来,对着祭台躬身一拜。 “夫妻对拜!” 帝俊和新娘最后对着彼此又是一拜,接着帝俊将新娘头上的红布盖头掀开,露出了新娘那闭月羞花般的面容。 “礼毕,天婚成!”女娲话音一落,天道有感,空中金光闪耀,功德之气化作朵朵金花飘落而下。 其中有一成飘向了女娲;一成飘向了帝俊和新娘手中所拉着的红色绣球,此球乃是女娲的极品灵宝红绣球;剩余的八成功德之力全部向着帝俊和新娘飘去。 看着满天的功德金光,元雷是羡慕不已啊。“要是吾有如此多的功德,足够让灭劫提升为极品灵宝!” 但是羡慕归羡慕,元雷并不会因此而嫉妒。天婚顺应天数,乃是开天之后第一场婚礼,所得到的功德自然也是很多,比起元雷在人族讲道百年多上十倍。 将漫天的功德收好后,帝俊拱手朝着女娲说道。 “此番却是辛苦娘娘了,为了吾等之事劳苦奔波,还为吾和羲和主持婚礼!在此,还请娘娘受吾和羲和一拜!”说着帝俊和新娘羲和朝着女娲躬身而拜。 “天帝客气了,吾等同为妖族,不必如此见外!”女娲身体微微一让,并没有安心接受帝俊和羲和一拜,只受了半礼。 “既然如此,就请娘娘稍坐片刻!”帝俊见女娲如此客气,心中也是一喜,带着笑意的说道。 “好!”女娲欣然同意,然后朝着三清、接引和准提所在的礼台走去。 女娲来到礼台后,朝着三清、接引和准提说道。 “见过几位师兄!” 女娲虽为鸿钧关门弟子,又为鸿钧弟子中第一个成圣之人,但是毕竟为女子,又势单力薄,低调行事也是逼不得已。 “师妹,有礼!”三清、接引和准提皆是朝着女娲点了点头。 女娲对于三清等人的态度心中也是微怒,只是没有表现出来,她来到准提左手下方的座位,缓缓坐下。 见到女娲已经坐下,帝俊拉着羲和的手,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礼台边缘。 “多谢各位参加吾和羲和的婚礼,让各位久等了,现在宴会开始!”帝俊话音一落,仙鹤齐鸣,龙凤遨游,一群妖族女子身穿华丽的衣袍来到场中,为在座的宾客献舞助兴,宾客们也是开怀畅饮起来。 帝俊带着羲和一一向在场的宾客敬酒,羲和虽然显得有些羞色,但是骨子里的雍容气质让其一点也不失尊严,与帝俊站在一起真是珠联璧合,天造地设。婚宴进行了一会后,三清等圣人纷纷起身,向帝俊和羲和辞别。 帝俊和羲和一番挽留,但是圣人那里会在意他们的态度,打了一声招呼后,各自离去了。这让这场本来很圆满的婚礼,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太一站在一旁,看着三清等六圣那傲慢的态度,心中也是无比的愤怒,但碍于今日是帝俊大婚之日,不然他真想冲上来与圣人一战。 “哎!”元雷心中一叹。“帝俊和太一太自以为是了,圣人能来参加天婚大礼,已经算是给足他们面子了,现在居然因为圣人提前离开就心生不满,真是自找苦吃!” “难怪准提会出手,将十太子几乎全部击杀,只留下陆压一人,差点断了金乌血脉,不是没有缘由的!” “不成圣,终为蝼蚁!”元雷跟在通天身后,退出了三十三天,向着昆仑山飞去。 三十三天上,帝俊的婚宴依然在进行着,但是有了圣人的带头,一些准圣强者也在之后陆陆续续离开了,只留下了妖族之人在场开怀痛饮着。 这婚宴一直持续了三天,但是天上三天,地上已过三年。三十三天的时间与洪荒时间也不一样的,这也是‘天庭一天,地上一年’的由来。 元雷跟着通天回到昆仑山后,在山上停留了一段时间,与自己的师弟师妹们好好熟络熟络。通天后来收的这些弟子中,元雷在多宝的介绍下已经获知了他们身份。但是当他亲自与这些人攀谈认识后,元雷心中也是有些感叹。 “截教内门弟子大多都已经在此了,只剩下那赵公明和三宵了。没想到才几年时光,截教的精英们已经基本聚在了一起,真不希望封神一役后,物是人非啊!” 同时,元雷也了解到了阐教目前的情况。元始眼下一共收了七名弟子,分别是广成子、赤精子、黄龙、惧留孙、太乙、灵宝、文殊七人。除了黄龙属于龙族外,其余六人皆为人族,而且还都是在元雷百年讲道之后才出生的,他们对于元雷并没有太多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