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对峙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五十三章 对峙

“哎!当年之事何必再谈!”玄悲轻轻一叹,对于当年的往事并不愿多说什么。 当年玄悲就是为了救一名看似可怜兮兮的小乞丐,被那名小乞丐偷袭,伤到了元神,道基受损,直到今日都还没有恢复过来。不过玄悲还是靠着自己的毅力,突破到了金仙之境。 当时的玄悲可是天赋极高,被天台山的高僧们所看重,认为他很可能成为佛门新的罗汉,甚至是菩萨。可惜,天意弄人。 当年天台山和蜀山交战,打的是水生火热。玄悲作为天台山中院弟子中的翘楚,自然也要亲上战场,与蜀山弟子厮杀。经过一场大战后,玄悲和玄了途径一座小镇,但是却遭到了蜀山弟子的袭杀,陷入苦战。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小乞丐慌慌张张的闯入了这无边的险境中,玄悲见状,自然不能眼看着这名小乞丐身死,毅然出手。可是谁曾想,这小乞丐深藏不露,乃是一位魔头所幻化。 要不是玄悲实力深厚,已经达到了玄仙巅峰之境,顶上三花已经初步凝聚。虽然先被这魔头贯穿了胸部,随后又被击穿了眉心,识海受损,元神也变得残破,但是反应过来的玄悲还是击杀了这魔头,然后在玄了的拼死保护下,支持到了援兵的到来,大难不死。 %,w↘£事后,玄悲虽然没有变成一个废人,但是修为直接从玄仙巅峰,初步凝聚三花的层次,降到了天仙修为,几乎沦为了废人。 玄悲的天赋虽了得,但是毕竟没有成长起来,佛门是不可能为了他而大费周章的。当时摆在玄悲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投胎转世,重头再来;一条是继续修炼,或许还有什么转机,伤势痊愈什么的。 玄悲选择了继续修炼,凭着自己坚韧不拔的毅力,玄悲百尺竿头。硬是修炼到了金仙修为,可是要想再进一步,却是难之又难。 玄悲如果不受伤,肯定是已经修炼到大罗金仙之境了,佛门罗汉之位肯定有他一席之地,或许是菩萨之位也不好说。 玄悲并不后悔当年的所作所为,即便是再次让他回到当日的场景,他也会奋不顾身的出手的。正所谓有所为,有所不为。佛门讲究救苦救难。慈悲之心,玄悲虽然不是什么高僧,但是对于佛法的造诣还是不错的。 “师兄,你还是如此轻信他人!”玄了轻声叹道。这些年过去了,玄悲的本性依然一成不变,没有吸取当年的教训,让玄了很是难过。 “师兄,你就在一旁看着吧!看我如何让这小子原形毕露。将他的狼子野心大白于天下!”玄了神色一凝,寒声说道。 “哎!”玄悲微微摇了摇头。也不再言语。对于自己的这位师弟,玄悲十分的了解,一根筋,认定的事即便撞得头破血流,也要做下去。也正因为如此,玄了一直被困在玄仙之境。无法凝聚顶上三花,成为金仙。 “净明,胜!”就在这时,执法这场比赛的长老,不敢相信的高声喊道。 “啊!喔!”顿时比武场就喧闹了起来。一个个情绪激动的看着擂台上云淡风云的净明,露出了狂热的神情,隐隐将净明列为了自己的偶像。 “哼!”但是也有一些人冷眼旁观,心中对于净明十分的不服气,这些人都是看净明不惯之辈,或是像净海一样被净明打败之人。 “一会儿让你好看,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轻松随意的!哼!”净海神色厌恶的看着净明,心中恶狠狠的想到。净海知道自己的老师在查净明,而且他还帮助清竹四处打听,提供了不少的线索。 净明在执法长老的示意下,缓缓从擂台上走了下来,然后跨过台阶,来到了正殿之前,拜见玄悲、玄了等人。 “弟子净明,拜见玄悲主持、玄了首座、祖明首座和众位长老!”净明躬身朝着玄悲、玄了等人见礼道。 “净明,你来我天台山到底有何居心?”净明的话音刚落,玄了就寒声说道。 “啊!”一语激起千层浪,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玄了,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 净明之前或许很低调,但是随之净明的强势崛起,大家对于净明之前的生活轨迹知道的七七八八。下院中的长老和弟子们,都知道净明是清苦在十几年带上山来的,那时候净明不过几岁。后来清苦大师身死,净明的生活就变得很不如意,常受欺凌,要不是这次大比,大家或许根本不知道还有净明这号人物。 眼下,将玄了寒声高呼净明居心叵测,众人都是不明所以,很受冲击。 “嗯!”净明也是没有一皱,被玄了的话搞的一惊,有些愣神。“不知道玄了首座此言何意?弟子听不明白!” “净明,你还是如数招来,或许我会从轻发落,不然等待你的只有一个下场!”玄了双目寒光奕奕,杀机凛然的说道。 “还请玄了首座明示!”净明不慌不忙的应道。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玄了冷哼一声,然后对着清竹示意道。“清竹你来说说吧,让净明死的明白!” “是,首座!”清竹起身应道。随后,清竹昂着头,不慌不忙的说了起来。“净明可是在几年前,净明发生了变化,除了完成日常的杂事外,他就一直闭门不出,完全不见踪影,变得神神秘秘起来。那些曾经与净明有过交流的弟子一接二连三的出事,各种意外频发,这不得不让人想入非非” “这一次大比,净明更是技惊四座,连败我下院诸多弟子,成为了我下院第一人。此等变化,简直是匪夷所思!”清竹色厉内荏地说道。“净明,你来天台山到底所图什么?快快如实招来,不然,哼!” 听清竹这么一说,大家这才恍然大悟过来。对于净明的突然崛起也是疑点颇多,一个从未出山的弟子,难道还能在山中遇到什么奇遇不成,这说出去有谁会信啊! 玄悲和玄了那么说,不过是一种假设,他也不相信这天台山还能遇到什么奇遇。只是出于本性的善良,才那么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