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大典前夕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六十一章 大典前夕

青城山半山腰上,在那刚刚建成的金顶大殿中,敖烈护手而立,立于殿门前,目光深邃的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敖烈身旁,则是立着两人。 这两人气质各不相同,位于敖烈左手边的这位,长得五大三粗,虎背熊腰,乃是一个粗犷的汉子,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位于敖烈右手边的这位,则是长得俊秀不凡,看上去如一个文弱书生,但目光深沉如水,一看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这位长相粗狂的汉子名叫虎刹,乃是一只虎妖成精,虽双手沾满了血迹,但并不是一个大恶之徒,是最早跟随在敖烈身边的老人,对敖烈忠心耿耿。虎刹的这份忠心可是敖烈多次将他打的服服帖帖后换来的,可是来之不易。 右边这位文质彬彬的男子名叫李乘风,乃是一名散修,其本体为一只仙鹤。这李乘风别看他文质彬彬的,但是雷厉风行的,善于谋划,工于心计,是个难缠的主。敖烈是机缘恰好之下才遇见李乘风的,用了一些不光明的手段将其留在了身边,不过现在李乘风已经心甘情愿跟随在敖烈身旁了。 这虎刹和李乘风都是大罗金仙,实力虽然与敖烈相差甚远,但是战力在大罗金仙中还算不错,乃是他的左膀右臂。虎刹和李乘风也是敖烈手下唯二的大罗金仙将会是未来的门派大长老,地位仅次于敖烈。 “在过几日就是我青城山开山立派之日,不知门主可是为此而担忧?”见敖烈一直沉默不语,神色有些忧愁,李乘风轻声问道。 “是也不是。”敖烈模棱两可的应道。 “哦!”李乘风微微迟疑了一下,然后才问道。“不知门主此言为何意?” “几日后的立派大典,肯定是会有人跳出来阻拦我立下青城一派。而阻拦之人莫过就那些人,倒也没有什么!”敖烈淡淡的说道。“如果那些人胆敢过于放肆,我倒是不介意大开杀戒,以血祭旗,为我青城山打下响亮的名号!” “虽然此事不足挂齿,但就怕万一。如果蜀山大举来犯。到时候长眉势必会出手。长眉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听闻已经踏足大罗巅峰许久,差一点就能斩尸成为准圣。这倒是一位劲敌,我虽能拦下他,可是你们能拦住蜀山门下弟子吗?”敖烈语气凝重的说道。 “门主,放心!有我虎刹在,绝对不会让他们蜀山嚣张的,大不了同归于尽!”虎刹怒声说道,显得同仇敌忾。 “哈哈。你这虎头,就知道喊打喊杀的,还是这么沉不住气!”敖烈笑骂道。 “门主之言倒是可能成真!”这时,李乘风神色凝重的说道。“如果蜀山倾巢而出,即便门主拦下了长眉,我等也无法与长眉座下八大弟子相抗衡,到时候这立派大典怕是就成为了笑话。” “你可有什么主意?”敖烈注视着李乘风,凝声问道。 “属下以为。门主当多方联络,邀请一些与蜀山有仇之人。来参加立派大典,借此结成同盟,一同对于蜀山。”李乘风想了想,介意道。 “除此之外呢?”敖烈再次问道。 “除此之外,就是.”李乘风说着,用手指了指天上。 李乘风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向天庭求援,借此威压蜀山,这样不仅能缓解青城之危,还能借此名正言顺开山立派,壮大青城声威。 李乘风并不知道敖烈的真实身份。但是他知道敖烈肯定是有所背景的,不然怎敢与蜀山为敌。蜀山的背后可是站着整个人教,那可是庞然大物。 李乘风在封神之前就已经得道化形,对于三界中的事迹知道可是不少。在鸿钧重立三界后,他才来到十万大山中隐世,躲避世俗的纷争,没曾想还是躲不了啊。 敢公然与蜀山叫板,而且还多次差点击杀蜀山八大弟子,这可不是无知无畏就能办的事。而且敖烈一看就知道智珠在握,许多事情早就盘算好了。李乘风知道敖烈的身份肯定不一般,但是现在可不是他能知道的时候。李乘风也很聪明,知道什么能问,什么不能问。 “哈哈!”敖烈轻轻一笑,然后说道。“你的意见与我不谋而合,蜀山再强又能如何,只要得到天庭认可,我这青城山自然就能高枕无忧。” “但是,要想得到天庭的垂怜,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敖烈神色一凝,轻声叹道。 “嘿嘿!”李乘风姗姗一笑,双目中闪过一丝皎洁,心中大定起来。李乘风果然是人老成精,敖烈的话外音转瞬间他就明白过来了。 这些天,一些实力不错的内门长老多次找过他,一个个都是忧心忡忡,担心立派大典那日,蜀山举山来犯,那可就危险了。之前他们虽然多次阻击了蜀山,但是那是在蜀山掉以轻心和没有倾尽全力的前提下,现在明目张胆的与蜀山分庭抗礼,蜀山怎么会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些长老都表现出了对未来的不自信,认为他们肯定是挡不住蜀山的举山来犯的,一个个产生了动摇的心思。因为这些长老之前都是散修,与蜀山来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旦形势太不妙,他们肯定是想打退堂鼓的。 这些长老的举动自然逃不过敖烈的双眼,是也今天他才将李乘风和虎刹喊来,给他们一个定心丸,尤其是给李乘风一个定心丸,让他向那些长老露露底,稳住军心。不要架都还没有打,就搞得人性浮动,那可就出师不利了。 “此事虽然不易,但是终究是一个门路,待我出去走动走动,然后再议!”敖烈自顾自的说道。 “是,门主!”李乘风和虎刹拱手应道。 虎刹傻头傻脑的,对于敖烈和李乘风间的对话颇有些糊涂,但是见李乘风拱手应道,他自然也就跟着一起。 随后,敖烈就驾着云离开了青城山,朝着高空而去。李乘风和敖烈目送着敖烈离开后,也各自散去。 立派之初肯定是举步维艰,方方面面可都不好走,尤其是立派之日,更是危机重重,稍有不慎,门派未立,就已经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