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第377章 敖烈战长眉 - 洪荒之截教首徒

377.第377章 敖烈战长眉

十万大山深处,敖烈当空而立,立于云端之上,神色凝重的看着眼前之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6d 在敖烈对面,长眉迎风而立,他的那对白眉随风舞动着,目光凛冽的看着敖烈,不动如山。 “长眉,你可知我为什么如此轻易就随了你的意?”敖烈神色一变,玩味地说道。 “嗯?”长眉一听,咯噔了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了起来。不过长眉终究是老谋深算之辈,目光如水,神情毫无变化,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敖烈见长眉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也没有什么不爽,要是这样就能影响到长眉的心境,让他惊慌失措,那么他就不是长眉了。 长眉虽然表面上平静如水,但是心头却在搜索着之前的一切,想从中找出蛛丝马迹。 “你真是煞费苦心啊!”忽然,长眉神情阴翳地说道。 敖烈和李青鹏布下的局并不难看出,只是当局者迷。现今被敖烈这么一说,长眉细细一回味,立马就醒悟过来,心情一下子就变得不美丽了。 长眉也没想到敖烈会和他玩文字游戏,几字之差就让他们钻了空子,让蜀山弟子处境不妙。 “计谋倒是好计谋,但是一切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是徒劳。”长眉寒光毕露,声音低沉地说道。 敖烈将长眉引到此处,可不仅是为了青城山不被破坏,还想借此扰乱长眉的心神,因为一旦长眉获悉其中的前因后果,难免受到影响,到时候敖烈只要缠住长眉,长眉稍有分神,处境可想而知。 长眉是一通百通,自然看出了敖烈的良苦用心。长眉虽然不是一个自傲的人,但也是一个自负之人,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自信的。长眉现在可能处于被动,但是只要自己战而胜之,将敖烈抹杀,那么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任何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那么的可笑。 而且敖烈如此的玩弄心计,也让长眉以为敖烈是在怕他,要不是实力不济,为何如此玩弄心计。 “道友也太过自信了,你就那么确定你比我强?”敖烈脸色也是一寒,被长眉的话带起了情绪。 “废话少说,手下见真章。”长眉冷哼一声,不想在与敖烈多说什么浪费时间,他现在可不能耽搁,最好能速战速决。 青城山的一切,长眉现在已经无法探知,一股浓烈的迷雾笼罩在青城山外,长眉的神识无法刺探,这让长眉很不安,显然是天庭众人已经出手,不然无法隔绝他的感知。 “轰!”只见长眉右手一挥,一道森然剑光凭空出现,散发着阴寒的杀机,撕破长空,朝着敖烈扑了过去。 “嗤!嗤!”剑光一闪而过,瞬间就出现在了敖烈的身前,朝着敖烈的眉心刺去。 与此同时,已经被仙光包裹的长眉也是紧随其后,双手成剑,剑光呼啸朝着敖烈杀来。长眉此举颇有点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意思,根本不给敖烈任何的机会,一出手就是全力而为。 敖烈早就提防着长眉了,那道剑光还未出现在他的身前,敖烈就已经出手了。可是敖烈终究是后发制人,出手上还是慢了半拍,处境一下子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砰!”只见一把长剑以雷霆之势撞击在了剑光之上,一时间响声震天,剑光也在长剑的冲击下,崩灭开来,形成了炽烈的光芒四散而去。 “轰隆,轰隆!”就在这时,长眉的身形掠过了这崩灭开来的剑光,他的双手化作两把锋利森然的仙剑,朝着敖烈就刺了过去,而敖烈却没有丝毫的准备,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 看着就在眼前的剑光,敖烈并没有慌张,而且也容不得他慌张。 “轰!”敖烈的身上爆发出了恐怖的气势,仙气萦绕,仙光耀天,一道仙幕挡在了他的身前,同时他的身形急速向后暴退。 “嘶啦!”那道仙幕才刚刚凝聚,就被长眉双手上的剑光撕裂开来,如同纸张一样脆弱,毫无用处。 可是这看似砍瓜切菜的一幕,却让敖烈赢得了喘息的机会。这道光幕可不像看上去那般容易冲破的,还是微微阻挡了长眉一下。也就是这转瞬间,敖烈的身形就脱离了长眉剑光的威胁,与长眉拉开了一个身位的距离。 “轰隆!”敖烈的身体一顿,双拳裹着浓烈的仙光撞向了长眉,空间震动,荡起阵阵涟漪。 可就在这时,长眉用双手所化的剑光就携着冷冽的寒意刺在了敖烈的双拳之上,让敖烈的双拳为之一震,无法施展开来,呈弯曲状。 “扑哧!”敖烈双拳上的仙光在微微僵持了片刻后,就被剑光撕裂开来,剑光毫不客气地斩在了敖烈的拳头上。 “轰!”一时间光芒四散,天空震动,敖烈和长眉的身影转瞬间就被一片炽烈的风暴所吞噬,不见踪迹。 好一会儿后,天空之上的暴乱才平息下来,只见敖烈和长眉相隔十数米而立。敖烈的双手微微耸拉着,隐隐可见双手有血迹滴落,手背上有一道细小的伤痕;另一边,长眉就显得从容了许多,只是双手的衣角有些破损,身上其余的地方就没有什么不适了。 “青机子,我看你如何逃过今日之劫!”长眉一脸杀机的看着敖烈,恐怖的气势直冲云霄,身前浮现着一把仙剑,仙剑之上泛着森然的红炎,热浪滚滚,欲将天空焚烧一般。 “长眉,你好好看着我是如何渡过今日的。”敖烈的身上同样爆发出一股惊天的威势,隐隐有龙吟声从他的身上传来,身上的仙光也变成了淡淡的青色,给人的感觉不同寻常。同时,还有一把泛着白色火焰的长剑悬浮于敖烈的头顶,所散发的气息与长眉身前长剑所引发的热浪彼此胶着,就连天空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哼!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能,真是死不足惜!”长眉的话音还未落,就见长眉朝着敖烈扑杀了过去,欲再次先发制人,占得先机。 刚才那轮交手,长眉就是靠着先发制人,才赢得了先机,让敖烈吃了小亏,双手都受了小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