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第383章 落下帷幕 - 洪荒之截教首徒

383.第383章 落下帷幕

这白玉青莲除了观音有一座外,也就只有拥有十二品造化青莲的元雷能蕴育出来了。:6d观音手里的那座仅仅是七品,怎么可能蕴育得出来九品的白玉青莲,这答案也就不言而喻了。 长眉见敖烈脚踏九品白玉青莲,再联系上敖烈所施展的上清仙气和上清神雷,长眉再笨也能明白其中的玄机,更何况长眉本就机灵,要不然也不会得到老子的恩赐,收为记名弟子。 长眉一想到敖烈可能与元雷有关系,而且这关系还非同一般,顿时就让他凌乱了,不敢再轻举妄动。长眉虽然没有接触过元雷,只是有过几面之缘,但是元雷是什么样的人,他怎会不知。如果长眉杀了敖烈,一旦敖烈真与元雷有关,长眉知道自己的下场只可能有一个,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如果是长眉还受老子赏识,元雷或许会忌惮老子,而不敢对他下手,可是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了,长眉已经惊退了。 与长眉一样被惊走的,还有那黑影。这道黑影不是他人,乃是自天台山出逃的净明。净明自从天台山逃出生天后,就来到了这十万大山潜心修炼,于最近才破关而出,行走在十万大山收拢人手。 敖烈和长眉的惊天大战,自然逃不过净明的耳目,于是乎净明就利用破空梭隐于远处,静观其变。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净明差一点就成为了最后的赢家,先是袭杀敖烈,然后又可借机强杀长眉。 长眉的实力尽管很强,但是今时的净明可是越发的诡异莫测,长眉只要稍不留神必然是要着净明的道,身死道消。 白玉青莲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净明的计划,既然无法一击得手,净明也不敢多做停留,御使着破空梭离开了此地,再次躲藏在了十万大山的某处。净明的身份特殊,为这一次大劫的应劫者,是推动大劫进行的关键人物。 净明的身份几位圣人已经有了猜测,只要净明胆敢露面,圣人可不会心慈手软,魔界的降临对于圣人们来说可不是好事,谁都不会愿意魔界降临,再出一位能与圣人扳手腕的人物来。 净明看似也是被白玉青莲惊走,但实际上是因为怕自己的行踪泄露后被圣人锁定,到时候可就危险了,想在圣人的锁定下逃出生天,那就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净明一击不能得手,于是乎就立马遁走,躲避圣人探查。 事实也是如此,净明一击之后,隐于混沌深处的几位圣人就将目光投向了这里,要不是净明走得快,还真就危险了。这破空梭直接空间破开,让净明能自由出入虚空,一旦进入虚空那么圣人就无法锁定净明的位置了。 净明的实力还不足以让他真真正正地面世,他还得如履薄冰的过活着。别说那几位高高在上的圣人,就是那些准圣也能让净明死无葬身之地。 长眉惊魂不定地朝着青城山飞来,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青城山上空。当长眉看到蜀山众弟子安然无恙的立于青城山金顶上时,那紧绷的心弦顿时一松。 长眉的到来瞬间就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只见蜀山弟子一个个都是激动异常的看着长眉,兴奋之色溢于言表,无法克制;而李乘风、李青鹏他们就显得不敢相信,一个个都很错愕,有些乱了阵脚。 “我们走!”可就在这即将形势逆转之际,就听见长眉声音低沉的说道。 话音一落,就见长眉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蜀山方向遁走,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际。蜀山众人见长眉离去,一个个都有些不敢置信,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丹辰子。 “大师兄,我们怎么办?” “看来事情有变,此地不能久留!我们走!”丹辰子神色一凝,大手一招,同样冲天而起,朝着长眉离去的方向飞去。 丹辰子的离去,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无论是青城弟子,还是天庭众人,都是眼看着丹辰子轻松离去,他们也知道长眉如此离去,肯定是敖烈胜了。敖烈既然胜了,那么今日的目的也就达成了,蜀山弟子的去留也就无关轻重了。 “嗖!嗖。”蜀山众人早就成为了惊弓之鸟,现在能安然离去,他们那里敢在此多做停留,纷纷冲天而起,朝着蜀山而去。 蜀山众人相继离去后没多久,就见敖烈不急不缓的从远处而来,少顷之后敖烈就落在了祭台之上。 “拜见掌门!”敖烈刚一落地,李乘风、虎刹等青城弟子就躬身拜道。 “嗯!”敖烈朝着他们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投向了李青鹏、龟丞相等人,拱手谢道。“多谢各位,要不是各位道友出手相助,我青城今日怕是在劫难逃了。” “道友说哪里话,我等同为一脉,焉能袖手旁观!”李青鹏轻声说道。 “蜀山这些年骄纵跋扈的,不把我天庭放在眼里,今日真是痛快。”一位属于玉帝麾下的仙官大声说道。 他的话一出,就引来了众人的附和之声,声讨着蜀山的各种不适,场面好不热闹。 “好了!”就在这时,李青鹏再一次开口说道,这热闹的场面顿时路就止住了,随后李青鹏才又对着敖烈说道。“此间事了,我等也该回天庭了,告辞!” “乘风,你代我送送各位道友!”敖烈对着李乘风说道,他知道李青鹏用意,也就没有挽留一二。 敖烈虽然看似别无大碍,不过是他强壮装无事,以免引起恐慌罢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身受重伤,必须闭关疗伤。 “是,掌教。”李乘风连忙应道,然后代敖烈将一众宾客送走。 龟丞相立于祭台之下,见敖烈伤重,脸色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差点就关心则乱,冲到敖烈身前为他疗伤。 “三太子,你的伤势如何?”龟丞相暗中传音道。 “无妨,只要闭关一段时间就可恢复如初,龟丞相不必着急。你回龙宫后,不要将此事告诉父王,以免他担心。”敖烈叮嘱道。 “那么老臣这就回去了,三太子保重!”龟丞相见敖烈不想声张,而且却是也用不到他,就告辞道。 “嗯!”敖烈朝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来参加青城山开山大典的宾客就全部离去,青城山又恢复了平静。 “乘风、虎刹,我要闭关疗伤,青城山就交给你们了。”等宾客走后,金顶大殿内,敖烈对着李乘风、虎刹神色疲惫地说道。 “是,掌教!”作为属下当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李乘风和虎刹都知道敖烈受伤了,但是他们闭口不言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