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第405章 罗宣的实力 - 洪荒之截教首徒

405.第405章 罗宣的实力

“狂妄!”罗宣冷哼道,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楼辰如此轻视,真是老虎不发威,把他当成病猫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罗宣自从封神以后就没有真正的出过手,或许时间长了世人已经遗忘了他,忘记当年那个火烧阐教众弟子的场面。 “轰!”罗宣那犹如火焰一般的大红袍炸裂开来,化作炽烈的火光将罗宣包裹在里面,一只巨大的火鸦出现在天空,火浪滔天,顿时就将楼辰魔帅的威势盖了下去。 “砰!”楼辰魔帅手中的火焰长斧也在这时轰然落下,但是却被火鸦的双翅一揽,挡了下来,火花翻滚,不过却没有激起什么浪花来。 楼辰魔帅一击未曾得手后,连忙向后退去,不敢有丝毫的停留,生怕被这火焰缠住,抽不得身。 事实也是如此,那汹涌的火焰随着火鸦的双翅化作一条条火蛇朝着楼辰魔帅裹去,铺天盖地的,要不是楼辰魔帅抽身的快,要不然想要躲过去怕是要费上一番手脚的。 楼辰魔帅退到了火鸦所带起的火浪外,那满是烈焰的脸庞也是变得凝重了起来,神色惊惧的看着处于火鸦怀抱下的罗宣,颇有些不敢相信。 此时的罗宣全身也被火焰所笼罩,身上燃烧着炽热的烈焰,与那身后的火鸦交相呼应,水乳交融,气势冲天,犹如火神一般。 “楼辰,我罗宣的实力虽然不强,在三界中上不了台面,但也不是你能随意蔑视的。如此就让你来体验我的怒火!”罗宣高声说道,语气中透露着一股无法抑制的愤怒,与这冲天的烈焰相得益彰。 “罗宣,本帅之前是小觑你了,但那又如何,你之实力也就仅限于此!”楼辰不以为然地说道,但全身上下却是紧张异常,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你不必在此装模作样,要战就战,本帅可不是吓大的!” “轰!”罗宣也不在和楼辰魔帅啰嗦,右手一挥,他身后的火鸦顺势就腾空而起,遮天蔽日的朝着楼辰魔帅扑了过去。 火鸦腾空,风驰电掣,那一对火翅撕裂天空,凌厉无双,那炽烈的火焰焚烧而过,就像太阳坠落大地一般,烘烤焚烧着一切。 楼辰魔帅感受着那让人窒息的热浪,浑身上下的火焰也变得摇曳不止,竟有熄灭的迹象。 “吼!”楼辰魔帅仰天一怒,作为拥有旱魃血脉的他,竟然在这火鸦的冲击下畏惧不已,体内的血脉几乎冻结了,这让楼辰魔帅怎能甘心。 旱魃可是异种荒兽,一身火焰能影响万里之地,使其连连干旱,变成旱地绝地,生灵无法生活。旱魃几乎等同于灾祸,乃是上古洪荒实至名归的灾难之兽。 旱魃凶名在外,乃是洪荒最不受欢迎的存在,最后死于凤族之手。旱魃虽然身死,但是血脉并没有断绝,还是流传了下来,只是随着血脉的日渐稀薄,已经无法再现旱魃的凶名。 能让拥有旱魃血脉的楼辰魔帅逼得如此战栗的火鸦自然也就不是凡物了,正常的火鸦只是普通的火妖,血脉不强,但是如果火鸦的血脉发生异变,那就不一样了,很有可能异变出金乌血脉,最终进化为三足金乌。不过这样的可能性只有亿万分之一,其几率只比成圣高一点。 而眼前这只火鸦体内就拥有一丝金乌之血,身上的三昧真火已经开始转变为太阳真火。这太阳真火可是天地间最强的至刚至阳之火,尽管只蕴有一丝,但是威力非比寻常,对于天地间的火焰有着强大的压制力。 罗宣所唤出的这只火鸦非常不一样,它乃是罗宣手中的万鸦壶所化。这万鸦壶乃是燧人氏收集火鸦一族的精血炼制而成,后来被燧人氏镇于南海火龙岛,被罗宣得到。 这万鸦壶不入先天,但是威力并不比上品先天灵宝差。如果罗宣能得到金乌精血,或许能重炼此宝,让其能彻底唤出三足金乌,威力堪比顶尖上品灵宝。 楼辰魔帅怒喝一声,那三丈高的身影瞬间就暴涨了起来,他体内的旱魃血脉在其疯狂的激发下,终是再次活跃了起来,这一活跃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楼辰魔帅尽管没有彻底化为旱魃,但是已经**不离十了。 楼辰魔帅身上的火焰猎猎乍响,一股不祥的气息朝四面荡去,周围的天地在这不祥的影响下,竟然发生了变化,天地间的气温骤然升高。 “杀!”楼辰魔帅高举大斧,再次奋力劈下,一道散发着不祥的火焰巨斧顺势呼啸而出,天空嘶鸣,不断破碎着。 “轰隆!”火焰巨斧带着那不祥的气息碾压而来,撞击在了火鸦的头部,顿时就将火焰的头部粉碎开来,火光四射。不过巨斧在粉碎了火鸦的头部后,也被那凌厉的双翅绞成了火花散开。 巨斧散开后的火花跌落到火鸦带起的火焰中后,并没有消失开来,而是与蕴含着一丝太阳真火之力的三昧真火胶着了一会后,才被焚烧殆尽的。旱魃身上的火焰不入先天,但是因为带着不祥之气,又能让其与先天神火争锋。 “啸!”火鸦的头部在焚烧了那附着在头部上的旱魃之炎后,又重新生长了出来,再次扑向了楼辰魔帅。 “嗖!嗖!”就在这时,罗宣手中再现一物,只见那万里起云烟被罗宣缓缓拉开,五道火焰羽箭迅速随着长弓的拉开不断凝聚着,周边的火焰也被这五道羽箭的形成所牵扯着,五道火焰风暴笼罩罗宣的四周,散发着凶戾的气息。 “砰!。”五箭连出,五道火焰风暴随着弓弦的弹射,呼啸着冲了出去,犹如五道火龙,声势赫赫,转眼间就冲破了空间的阻隔,几乎与火鸦一前一后来到了楼辰魔帅的身前。 楼辰魔帅眼见自己已经落入了下风,心中自然是惊惧不已,一股寒意在心中荡漾开来,那泛着火光的双目仿佛已经看到已经被火鸦撕破身躯,被火焰羽箭洞穿胸膛,死亡已经在向他招手。 楼辰魔帅或许在之前想过重重情景,但是唯独没有想过自己会落入这等处境,如果之前有人和他说这样的情景,他肯定是嗤之以鼻,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甚至可能会将说话之人五马分尸。可是世事无常,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