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第411章 战魔君 - 洪荒之截教首徒

411.第411章 战魔君

“少甫魔君,可敢与我一战!”敖烈心知少甫魔君为准圣强者,但是那又如何,他敖烈也不是弱者,更何况如今这个情形可是善了不得,如果自己不挺身而出,后果难料。.. “你?”少甫魔君脸色惊疑的看着敖烈,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敖烈居然敢挑战自己,这可真是让人意外啊。 “你不敢一战吗?”敖烈神色一凛,咄咄逼人地问道。 “哈哈哈哈!”少甫魔君顿时仰天一笑,那笑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吓人,充满了杀机。“青机子,你以为你是那位的弟子,本君就不敢杀你吗?” 元雷虽然许多年都未曾行走三界,但是他的威名还是印刻在众人的心中,无法磨灭。少甫魔君自然也是如此,他还未成道前,就已经知晓元雷的威名。那西游一战,至今都还让他记忆深刻,想那时他离着大战的地方少说也有千万里之遥,可是那如渊如狱般的天威还是让他无法淡忘。 魔道中人大多都经历过那一幕,只是印象深不深刻罢了,再加上这些年的消磨,大多都记不清了。但是能记住的,实力都在原来的基础上得以再进一步。 少甫魔君固然杀气腾腾,但是让他不过是色厉内荏,吓唬一下敖烈,想让他退让。少甫魔君知道如果一旦自己动了元雷的弟子,那么元雷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自己的未来可以想象。 “少甫魔君,你休要在这卖弄这些把戏,我青机子也不是狐假虎威之人,即便你将我斩杀,只能说我技不如人,何必扯上家师!”敖烈冷哼道。少甫魔君的想法,他怎会看不出来。 “哼,不识抬举!”少甫魔君脸色一变,显然是被敖烈之言说激怒。“既然你想死,那么本君就成全你!” 在少甫魔君眼里,即便敖烈是元雷的弟子,但是不成准圣,终究与他是有着天壤之别的,敖烈在他眼里不过是强壮一点的蚂蚁罢了。 “嗖!”话音一落,少甫魔君的身影就从空中消失不见。 见少甫魔君突然消失,天庭阵营中的青城弟子一个个都紧张了起来,为自己的掌教担忧着,但是谁也不敢出声,害怕一旦出声会影响到自己掌教。 “雕虫小技!”敖烈冷哼道。 “轰!”敖烈突然将右手握着的天阴剑朝着身旁斩去,天阴剑顿时带着阴寒的太阴真火轻松的就将敖烈右边的天空撕裂开来,紧接着一道闷响声从裂缝中传了出来。 一剑过后,那道虚空裂缝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如今的天地越发的稳固,虚空裂缝即便出现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轰!”一击之后,敖烈并没有就此停息,身形一转,向后退了几步后就朝着身前的天空又是一剑挥下,天空再次在天阴剑的锋芒下撕裂开来,同时那裂缝中又有一声闷响传来。 “少甫魔君,你这潜行之术虽然了得,可想必很耗费法力!你如此长时间的穿梭在虚空中,恐怕不好受,你还是乖乖的出来,与我堂堂正正一战!”敖烈讥笑道,同时爆发出一股强悍的气势,天空震动,丝毫不比刚才惩戒众魔而施威的少甫魔君差。 少甫魔君缓缓从虚空中走了出来,神色阴沉地看着敖烈。 “好!好!好!”少甫魔君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此时的他真的是怒了,阴翳地说道。“果然是名师高徒,尽然能一言看穿本君的踪迹,是本君小觑了你!” 之前,敖烈利用上清神雷救下了罗宣,让少甫魔君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那是有心算无心,他没有丝毫的防备。但是现在看来,确实是他大意了。 “轰!”少甫魔君的话音刚落,一股只有准圣才也有的天威顿时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威震天地,镇压一切。众仙、众魔在他的天威下,都是战战兢兢,脸上皆是惊骇之色,不敢相信。 但凡事都有列外,敖烈就没有在这恐怖的天威中颤抖,他丝毫没有不适,只是从他身上冲起的威势在这天威下,不断被压缩着,两道气势的衔接处隐隐可见那嘶鸣的雷火之光。 “呼!”感受着少甫魔君那赫赫的天威,敖烈的心中顿时一松。“这少甫魔君看来不过是刚斩尸成功,境界还未彻底稳固下来,这下就简单多了!” “一个刚斩尸的准圣,要想将其斩杀或许不可能,但是要想将其击败就要简单多了!”敖烈暗暗想道。 “少甫魔君,你废话真多啊!”敖烈高声暗讽道。接着就见敖烈手握着被太阴真火包裹的天阴剑,犹如一道惊雷般,扑向了少甫魔君。 “嘶啦!”那赫赫的天威在天阴剑的锋芒下,比纸张还要脆弱,轻易就被天阴剑撕裂开来。转眼间,敖烈就到了少甫魔君的身前。 “找死!”少甫魔君在心中怒喝一声,接着就见他右手握着一把黑色长剑,左手则是刚才他用来偷袭罗宣用的那把匕首。 少甫魔君手中的之物,乃是一对子母剑,名子母魔剑,是一对上品灵宝,少甫魔君就是靠着这件灵宝斩尸的。 “轰!”少甫魔君右手猛地一挥,一道冷冽的剑光顿时从长剑中迸发出来,剑光带着一丝诡异的黑光一闪而过,天空这一刻也如白纸一样脆弱,轻易就被撕裂开来。 “砰!”敖烈手中天阴剑一斩,与剑光碰撞在了一起,剑光在那诡异的黑光加持下,一下子就将太阴真火撕裂开来,狠狠的撞击在了天阴剑的剑刃之上,让敖烈的身形为之一颤,在空中微微停滞了那么一下。 “嗖!”与此同时,少甫魔君身形一晃,再次消失在了原地,遁入了虚空中,快速的穿梭着。转瞬间,少甫魔君就来到了敖烈的身后,而此时的敖烈才刚刚从剑光的阻滞状态中恢复过来。 少甫魔君嘴角一扬,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心中冷冷的想道。“小子,这就是你与我之间的差距,你以为你是那位的弟子就能与我一战吗?现在就给我去死!” “嘶啦!”子母魔剑同时挥出,幽光森然,一下子就洞穿了虚空,两道细微的裂缝顺着剑尖朝着敖烈的后脑、后背蔓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