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阐截争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四十三章 阐截争

不周山上空,风云变色,天都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纹,天河之水倾泻而下,差点造成了恐怖的灾难,要不是道祖及时出手制止,不周山都有可能受到波及。最终,通天和准提之间的战斗不了了之,但是圣人之威彻底让洪荒生灵战栗。 通天和准提到底谁胜谁负,除了在场的几位圣人,外人皆是一无所知。接引和老子、元始在通天和准提开战之后,就来到了不周山外,但是他们三人并没有出手,隐于暗处。 接引和准提重新回到了八宝功德池,接引看着一身狼狈的准提,面色疾苦地说道。 “这造化青莲与吾西方无缘啊,汝还是放弃吧。吾等还是静心修炼,以待天机吧!” “兄长,吾甚是不甘,为什么他东方就能占尽天时地利,吾西方却为贫瘠之地,吾不甘啊!”准提低泣道。 “哎,一切自有天数,吾等强求不来!”接引叹道。 “吾等那里比他三清差了,道祖偏心啊!”准提怒火攻心地说道,要不是三清在灵宝上压他们一筹,打起架来谁赢谁输还真不好说。 “不可乱说!道祖至公,以身合天道,且是吾等能妄言的,此话以后万万不可再提!”接引连忙喝道。 “是吾失言了!”接引的大喝让准提的心平静了一些,意识到了自己失态,轻声颂起了佛法,借此静心凝气,他知道自己因为此战着相了,险些道心不稳。 接引见准提轻声颂起佛法,他也不再言语,闭目与准提一起颂起了佛法,不一会八宝功德池萦绕着袅袅佛音,洗涤心灵。 昆仑山上,元雷被通天带回来后,就一直在山中疗伤,他的一身伤势之重,即便是有造化之气的治愈,也是不敢掉以轻心,如果留下什么后遗症,对于元雷来说将是得不偿失的。 不知不觉间,元雷已经在昆仑山上待了千年之久,他的一身伤势也算彻底痊愈,没有遗留下什么后遗症。 这千年时光里,昆仑山已经变得热闹非凡,光是截教弟子已经超过百多人,阐教也是人才济济,就老子的人教只有玄都一名弟子。但是人一多了,这矛盾自然就来了,再加之长辈的放任,阐截两教弟子已经变得不再和睦,反而有点势如水火。 元始天尊顺天应道,又以老子马首是瞻,老子以人创下人教,元始所受之弟子多为人族子弟,只有寥寥几人为妖族。 通天有教无类,只要入得法眼,皆收为了弟子,但是基本都为妖族散修。这让元始实在看不过去,老子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元始肯定得到了老子的默许,对于通天收徒一事耿耿于怀,经常说通天所受之弟子为‘披毛戴角之辈,不修德行,坏三清盘古正宗之清誉’。 这一来二去,通天再怎么好耐心,也变得烦躁了起来,而且这种烦躁还是没来由的,莫名其妙就从心底窜了起来,时不时通天就会和元始顶撞几句。这一顶撞,就让元始面子上过不去了,自然就在心中记恨起了通天。 在元始的言传身教之下,阐教弟子自然对截教弟子就看不上眼了,也是经常挂着‘披毛戴角、不修德行’等言语,截教弟子多为妖族散修,被阐教弟子这么一说,难免怒气上头,两教渐渐有了冲突。 有了冲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作为师长的元始和通天态度不一,元始本就看不过截教之人,默许了门下弟子的行为,让阐教弟子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起来;通天得知此事后,也没有什么表示,众弟子皆以为自己的老师默许了自己与阐教弟子争斗,这一来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和棘手了。 这一日,元雷刚出关,就听到昆仑山上隐隐有争斗声,这让元雷颇为惊讶。“这昆仑山作为三清道场,居然还有人敢在山上打斗,这完全是找死嘛!” 元雷驾着云寻着声音朝着打斗之地飞去,不一会元雷就看见几人正在昆仑山东面的峡谷之中打的不可开交。而参与打斗之人,元雷也是认得。 “乌云、金光、灵牙、虬首汝等在干什么,为什么与阐教弟子争斗!”元雷面色阴沉,声音如雷,大声呵斥了起来。 听到元雷的雷音怒吼,争斗的几人纷纷一惊,动作皆是一滞,朝着元雷看来,当看到是元雷的身影后,乌云仙、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四人不在打斗,朝着元雷靠了过来。与乌云仙、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争斗的四人也停了下来,站在一边,神色讥讽地看着元雷。 “拜见,师兄!”四人朝着元雷拜道,当看到元雷脸色阴沉,心中皆是战战兢兢地。 “汝等为何与阐教弟子发生争斗?”元雷冷声说道。 “禀师兄!”乌云仙见元雷脸色阴沉,如果不加以解释,恐怕他们三人将会受到元雷的惩罚,于是硬着头皮说道。“前几日,羽翼仙师兄被燃灯打伤,吾等本想找燃灯理论一番,但是想到半路遇到文殊、普贤和慈航。吾等刚想与他们打招呼,他们就出口不逊,骂吾等为‘披毛戴角、不修德行之辈’,吾等气不过就与他们三人打斗了起来!” 元雷听着乌云仙的陈述,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起来,乌云仙三人看着元雷那难看的脸色,心中也是咯噔一下,生怕被这位师兄惩戒一番。 “汝是说羽翼被燃灯受伤?”元雷压着自己的怒气,低声问道。 “师弟不敢期满师兄,确是如此,而且伤还不清!”乌云仙连忙说道。 “师兄,吾等可以作证,羽翼仙师兄的伤势的确很严重,差点就伤到了根基!”金光仙、灵牙仙和虬首仙说道。 “好一个燃灯,竟敢打伤吾截教弟子,真是找死!”元雷冷哼一声,双目中隐隐有火焰在燃烧着。“汝等给吾带路!” 乌云仙、金光仙、灵牙仙和虬首仙一听元雷这么说,喜上眉梢,心中对元雷的畏惧感微微减弱了一丝。 “是,师兄!”乌云仙欣喜的应道,正当他准备带着元雷前往燃灯所在之地时,一道声音突然飘来。 “元雷,汝也太狂妄了吧!”赤精子不屑地看着元雷,丝毫没有将元雷这位曾经的人族仙师放在眼里。“就凭汝也配和燃灯老师交手!” 燃灯几百年前拜入了阐教,但是作为紫霄宫中客,元始对燃灯还是很客气的,叫门下一众弟子以老师之礼见燃灯,这让燃灯十分受用。 “放肆!” “赤精子汝休要猖狂,吃吾一锤!” “赤精子,汝竟敢辱吾等师兄,今日势必与汝不死不休!” ............ 赤精子话音刚落,乌云仙、金光仙、灵牙仙和虬首仙四人纷纷暴起喝道,双目如火,要不是元雷右手一挥拦下他们,说不定此刻已经战在了一起。 “汝就是赤精子!”元雷平静的声音缓缓响起。 “没错,吾就是赤精子,阐教二弟子!”赤精子面带傲色的说道。 “汝既然为人族当知道吾是谁吧!”元雷再次平静的说道。 “哼,汝不过是一坑蒙拐骗之辈,居然也能成为人族仙师,真不知道三祖是不是老眼昏花了!”赤精子一脸不善的说道。自从成为元始的弟子后,赤精子几人的心性已经发生了改变,不在像之前为人族一员时那样谦虚和充满敬畏。 “放肆!赤精子汝休要猖狂!”乌云仙四人再次厉声喝道。 “师兄,请让吾与之一战,让其知道吾截教威风!”乌云仙更是请战道。 但是元雷并没有同意,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其稍安勿躁。见元雷如此,几人都只能就此作罢,双目微红的看着赤精子几人。 “环境果然能改变一个人的心态啊!”这时,元雷轻轻的叹息道,并没有因为赤精子的不敬而怒火中烧。“人族果然是一个容易忘本的种族,也是一个见利忘义的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