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第434章 本性难移 - 洪荒之截教首徒

434.第434章 本性难移

就在六耳与孙悟空打的不亦乐乎之际,燃灯也来到了虚空之中,迎接燃灯的就是已经全副武装的龙云子。..只见龙云子全身泛着上清仙光,手中握着龙魂长枪,身上的五行仙衣也是散发着淡淡的五彩毫光,如一盏炫耀的明灯立于虚空中。 “轰!”燃灯知道虚空的危险,刚一来到虚空就见他的身上爆发出了炽烈的佛光,宝相庄严,头顶隐隐可见二十四层天际的虚影,威势浩荡。 “龙云子道友既然如此咄咄相逼,那么贫僧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燃灯宝相庄严地看着龙云子,带着一丝无奈的说道。 “燃灯,收起你那嘴脸,别在那装模作样的。你恐怕已经在心里将我与六耳师兄咒骂了许多遍了,还在这里假惺惺!”龙云子横眉冷目地说道。 “看来小友对贫僧的误会很大,如此贫僧也不做多余的辩解了!”燃灯甚是无奈,那慈眉善目的脸庞耸拉着,仿佛是受到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哼!”龙云子见燃灯那样子,顿时冷哼一声,冷眼看着燃灯,寒声说道。“出手!” “既然小友如此礼让,那么贫僧也就不客气了!”燃灯那耸拉的脸顿时就露出了一丝笑意,只是那笑意不那么友善。 “轰!”燃灯可是雷厉风行,话音还未落就见他右手一扬,接着就朝着龙云子压了下去,只见一道巨大的金色大手印从天而降压了过去,掌印中那二十诸天虚影若隐若现。 龙云子见状倒也不慌张,只是对于燃灯的无耻还是有些不适应,心里虽然已经有所准备,但是比不得元雷他们的经验丰富。 “嘶啦!”龙云子瞬间将手中长枪刺出,一道由水火之力组成的神龙咆哮而出,带着两极的极端力量龙巡虚空,朝着那金色大手印冲去。 “轰隆!”水火神龙转瞬就与蕴含二十四诸天之力的金色大手印撞击在了一起,虚空中一下子就升腾起了绚丽的花火,将黑暗无边的虚空照亮了一些。 “燃灯,你果然还是这样的无耻!”龙云子后发制人将燃灯的攻击化解后,寒声说道。与此同时,一道寒光一闪而过,隐藏在那绚丽的烟火下朝着燃灯袭杀而去。龙云子也不是木讷之人,你既然不仁,那么我自然可以不义,龙云子祭起了冰魄剑想以牙还牙。 “轰!”燃灯早就提防着了,只见那隐藏于花火之下的寒光一闪,燃灯就将乾坤尺祭了出来,漂浮在自己身前,一旦那寒光暴露行迹就将乾坤尺打出去,同时身上的佛光变得更加的凝实,二十四诸天之力垂下,加持在他的身上。 燃灯经历那一战后,变得越发的小心翼翼,可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 “嗖!”就在冰魄剑越过那绚丽的花火时,其行踪也暴露在了燃灯的眼中,冰魄剑速度虽然奇快,可是燃灯也不弱,乾坤尺顺势打出。冰魄剑顿时如遭雷击,一下子就被乾坤尺打飞了出去。 “嘶啦!”也就在这时,龙云子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燃灯的身前,只见龙云子手中龙魂枪被水火之力缠绕,龙威激荡,一股恐怖的杀机随着龙魂枪刺向了燃灯。 “轰!”燃灯神色一凝,身上顿时爆发出炽烈的佛光,佛光直冲虚空,只见燃灯唤出了自己的佛祖金身,功德之光顿时照耀四方,散发着一股祥和泌人心脾的气息。 与此同时,龙魂枪也来到了燃灯身前,燃灯顺势双手一合,顿时就将缠绕着水火之力的龙魂枪挡住,功德金光震荡,使得水火之力无法对燃灯造成什么伤害。 燃灯右手一握,将龙魂枪死死拉住,接着左手朝着龙云子打去,那金色的手掌携带着万钧之力挥出,龙云子顿时就如牛重负,压力扑面而来。 “轰隆!”龙云子也不敢大意,左手持枪,右手裹着水火之力就朝着燃灯的金色手掌迎了过去,一声浩荡的龙吟随之响起,龙云子的右拳如同狰狞的龙头一样,龙威赫赫。 “砰!”一声闷雷顿时响起,使得两人的身形都是一震,向后退去,各自向后退了几步这才站定。燃灯向后退了三步,龙云子只退了两步,由此可见龙云子的肉身之力要比燃灯的金身强上一筹。 两人被那碰撞所产生的巨力震退后,只是微微迟疑了一下后,又战在了一起,那场面比起六耳和孙悟空的战斗也是丝毫不差。 燃灯的佛祖金身虽然有所欠缺,可是那功德金光却是好东西,弥补了金身的一些缺点,场面一时间也是够热闹的。 就在混沌虚空中的三场大战如火如荼的展开时,南海与东海的相交汇的海域上,此刻也是剑拔弩张。 只见孔宣、无当、龟灵、乌云仙并肩而立,站在云头之上,在他们对面则是祖龙九子。 “孔宣?元凤之子?”囚牛看着一脸趾高气昂的孔宣,眉头微皱,低声说道。在他身旁,其余八位龙子也是一脸凝重,对于孔宣的身份有些震惊。 他们都知道元凤是没有子嗣的,但是眼前之人却又是元凤之子,这让他们有些愣神。不过就连祖龙都有他们九位龙子,元凤有那么一两位也不是什么事。只是此刻的问题就在于,这元凤之子居然在这个时候拦在他们面前,这就耐人寻味了。 孔宣并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知他们,但是同为三族后裔,而且彼此之间还是那么的水火不容,此刻见面这点天机自然也能感应得到。 “诸位还是好生在这里待着,如今大劫降临,凭白沾染因果可不是什么好事!”孔宣也不在意祖龙九子的表情,神色傲然地说道。 “孔宣,你这是想阻拦我们?”睚眦神色不善的看着孔宣,高声质问道。经过这些年的休养,睚眦可算恢复了一些实力,但是并没有达到巅峰状态,只有巅峰时的一半实力。 “孔宣,你既然是元凤之子,怎能坠了元凤的名头,甘愿给别人卖命!”囚牛煽动道。“我等皆是三族直系后裔,虽然三族曾经是水火不容,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只要我等联手,必然就能再现三族的盛世。” “哼!”孔宣一听,顿时冷哼道。“囚牛,你休要多言,念在同为三族后裔的份上,今日我不杀你们,但是如果你们胆敢肆意挑衅,那么就休怪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