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再遇燃灯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四十四章 再遇燃灯

元雷的声音很轻,但是字字诛心,每一字就像一枚钉子狠狠的钉在了赤精子几人的心上,让其心神一阵摇曳,憋得慌。 “元雷,汝休要信口雌黄,吾等为人族又如何,总好过汝等这些披毛戴角之辈!”赤精子色厉内荏的说道。 “一口一个‘披毛戴角’,汝真是太过自傲了!”元雷冷冷的说道。“今日吾就让汝明白吾等‘披毛戴角’之辈,也不是汝等所能比拟的!” “哼!”元雷冷哼一声,顿时天地一凝,一道无形的涟漪瞬间打在了赤精子四人的身上。 “噗!”赤精子四人皆是一口鲜血喷出,脸色一下就苍白了起来,身体摇摇晃晃的,看向元雷的目光也变得惊魂不定,充满了惧意。这一刻,他们才算明白自己即便是圣人弟子,比其这位已经成名太久的截教大弟子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自己在元雷眼里不过跳梁小丑。 但是畸形的心态,让赤精子已经变得癫狂了起来,双目怨毒的看着元雷,根本没有因为元雷手下留情而心生感激,反而是在盘算这如何搬弄是非,让元始出面教训元雷一番。 “哎!”元雷自然也发现了赤精子怨毒的目光,心中一叹。不过对于赤精子身旁的三人,他倒是心中颇为欣赏,这三人之前的傲慢在元雷的威压下,已经消失一空,变得充满了敬畏。 而这三人,元雷自然也不陌生,就死后世闻名天下的三大贤者:普贤、文殊和慈航。这三人虽然此刻修为一般,但是转投佛教之后,大放光芒,尤其是慈航,威名如日中天,一身修为也是惊天动地,是佛教有数的高手之一。 元雷看了一眼赤精子和普贤、文殊、慈航后,在乌云仙等人的带领下,驾着云朝着燃灯所在的洞府飞去。 “二师兄,吾等要不要给燃灯老师提个醒?”慈航在元雷他们走后,对着赤精子低声说道。 “哼,燃灯也配吾等称为老师,就让他们两个好好斗一斗!”赤精子恶毒的说道。“吾等先去找大师兄,将此事告之于他!” “是,二师兄!”普贤、文殊和慈航应道,但是心中对于赤精子的所作所为有了一丝厌恶,几人的心已经不再一条船上了。 广成子、赤精子、太乙、文殊、普贤、慈航、道行、清虚、惧留孙、灵宝他们十人皆为人族弟子,只有黄龙、玉鼎、云中子、南极仙翁以及燃灯为妖族。阐教因此也就分为了两派:一派自然就是以广成子为首的人族弟子,一派就是一众妖族弟子。 由于元始比较宠爱一众人族弟子,使得广成子等人心高气傲,即便阐教之中也是多为横行霸道,到处打压黄龙、玉鼎等人。阐教弟子虽然少一点,但是却不是那么和睦,根本没有截教相信相爱的氛围。 元雷在乌云仙四人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燃灯居住的洞府,此地位于昆仑山北面,离元雷所住之地其实不是很远。 “燃灯,汝出来!”乌云仙大声吼道。 “何人在吾洞府前撒野!”乌云仙的话音刚落,洞府里就传来带有怒气的质疑声,接着就看到燃灯从洞府缓缓走了出来。 “燃灯,汝无故打伤吾等羽翼仙师兄,今日不给吾等一个说法,此事难以善了!”金光仙见燃灯出来后,厉声说道。 “燃灯,今日不给吾等一个说法,吾等必与汝大战一场!”灵牙仙也是高声吼道。 “说法?”燃灯面露讥讽之色。“这有什么可说的,羽翼仙一个披毛戴角之辈也敢顶撞与吾,吾出手教训他一番还需要什么说法不成!” 乌云仙四人一听,顿时怒火中烧,这燃灯根本没有将截教弟子放在眼里。 “燃灯,汝欺吾截教无人不成?”乌云仙怒声质问道。“竟敢如此藐视吾等,吾势与汝不死不休!” “哼,就凭汝也不配和吾不死不休,简直是笑话!”燃灯冷哼一声,面色阴沉。“即便今日是多宝前来,吾也不会将汝等放在眼里!” “那么吾前来呢!”这时,元雷淡淡的声音从乌云仙等身后传来。 “何人?”燃灯一听,顿时一惊,这道声音让他觉得很熟悉。 “哟,没想到道友多年不见,就已经将吾忘记了!”元雷缓缓从乌云仙他们身后走了出来,站到了前面。 “啊,是汝!”燃灯大惊失色,没想到居然再次见到了元雷,这让他是万万想不到啊。 “看来是吾想错了,道友成为圣人弟子后,居然还能保持一颗本心,记得吾这位老友!”元雷淡淡的说道。 这话让乌云仙等四人皆是一愣,不明白自己的师兄为什么这么说。“难道师兄与这燃灯以前就认识了!” “此乃,圣人道场,汝来此做什么?”燃灯阴沉的说道,之前的慌张已经消失不见了。“乌云仙,汝等还不把这擅闯圣人道场之徒赶走!” 乌云仙他们一听,更是愣住了,有些不明所以。“这燃灯居然不识得吾等师兄,真是奇了怪了!” 乌云仙四人一脸讥讽的看着燃灯,嘴角挂着冷笑。 乌云仙四人的目光让燃灯一个激灵,心中有些不敢相信的想到。“难道这小子就是通天的首徒‘元雷’不成?” 上次与元雷交战,燃灯匆忙之间逃走,因此并不知道元雷的真实身份。之后燃灯因为遭遇强敌,差点身死道消,又一直闭关修炼,因此对于元雷也是知之甚少。 燃灯不识得元雷也是说的过去,更何况自从他来到昆仑山后,他所受到的待遇让其有些飘飘然。再加之昆仑山上除了三位圣人,燃灯就是那实力最高之辈,其它弟子最高的也不过多宝之流,也才太乙金仙之境,这让燃灯更是有些心高气傲了。 “汝就是元雷?”燃灯试探性的问道。 “道友还算机灵,家师通天!”元雷脸色一正的说道。 这话让燃灯心中一阵烦躁,有些进退两难了起来。虽说这些年,他进步也很大,但是他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拜见,道友!”燃灯心里一阵盘算,打定主意后,他面带笑意的对着元雷说道。“吾与道友真是不打不相识,一家人说两家话去了,以前的恩怨就让它随风而散吧,不知道友以为如何?” 燃灯这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表情,让众人皆是一愣,乌云仙四人更是在心中咒骂起了燃灯,表情也变得古怪了起来,只有元雷表情淡定,双目紧紧盯着燃灯。 “道友说的极是!,吾也觉得昨日之事,可以不再提及了!”元雷淡淡的说道。 燃灯一听,心中顿时一松,心想“这元雷还是很上道的嘛,凭吾三言两语就将此事息事宁人,真是一个蠢.”。但是燃灯的好心情还没持续几秒,就被元雷接下来的话弄的一团糟。 “但是吾之师弟被汝所打伤,此事汝觉得应该作何了断?”元雷语气一变,凌厉的说道。 “那么道友以为该如何了断?”燃灯一听,脸色也是再次阴沉了起来。 “汝到吾师弟面前磕头认错,此事吾就当没有发生过,吾等之前的恩怨也一笔勾销!”元雷冷笑道。 “元雷,汝欺吾太甚,就凭他一个披毛戴角之辈也配吾磕头认错,汝实在欺吾太甚!”燃灯顿时怒了起来,指着元雷大声吼道。 “汝也不过是一口棺材,还是丧门棺材,比之披毛戴角更加不如,汝那里来的天生优越感啊,吾真是为汝自卑,汝还是找一个风水之地自己把自己葬了吧,免得祸害世人!”元雷言语刁钻刻薄地说道。 “汝,噗!”燃灯被元雷这话刺激的,刚一开口就是一口鲜血喷出,显然是怒火攻心,气坏了身子。 乌云仙四人看着燃灯被元雷气的直吐鲜血,顿时对自己的这位师兄又变得敬畏了起来,比以前更有过之而不及,他们想不到元雷不仅实力厉害,一张嘴也是够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