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长眉身死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百二十七章 长眉身死

混沌虚空中,敖烈与长眉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两人都将自己的实力全部展现了出来,长眉被白色的离火笼罩着,敖烈则被冰寒的玄水萦绕着。 “嘶!”南明离火剑带起冲天的火蛇,如同一把长鞭,在长眉的挥斩下,甩向了敖烈。 “吟!”敖烈长剑当空刺出,太阴真火化作一条白龙低鸣而出,隐隐可见玄水之力在由真火组成的龙身中流转着,寒气逼人。 “轰隆!”这样的攻击两人都不知道来回了多少次了,每一次都是平分秋色,没有谁能占据一丝的上风。这一次也不例外,白龙与火蛇剧烈的碰撞后,一同烟消云散了。 “嗖!”可就在这时,一道微光从那即将的消散的火焰中飞射了出来,只见长眉的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抬起,强而有力的指向敖烈,那道微光就是顺着长眉的左手飞射出来的。 这道微光转眼间就来到了敖烈的身前,速度之快,让敖烈都是难以反应过来。 “扑哧!”微光一下子就将那萦绕在敖烈周身的玄水洞穿了,接着就撞击在了那由多道护体仙光凝聚的仙光上,微微僵持了一下后,也将这仙光破开,然后如雨点一样打击在了敖烈的身上。 “噗!”敖烈如遭雷击,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喉咙一甜,顿时一口鲜血喷出。同时,敖烈的身影顺势倒飞了出去,破绽百出。 看着如遭雷击一般倒飞出去的敖烈,长眉的脸上挂起了冷笑,神识轻轻一扫就知道敖烈的伤很真,受伤不浅。嗖的一声,长眉握着南明离火剑极速朝着敖烈追杀而去。同时长眉再次操控太清神符继续朝着袭杀敖烈。 将敖烈击伤的微光,就是长眉手中的太清神符,长眉将太清神符化作微小的太清神剑,对敖烈发动了致命的一击。 随着长眉和敖烈的战斗进入白热化,两人的神经都是高度紧张的,但是在这份紧张下。也会有疏忽的时候,长眉就是在这份疏忽下,对敖烈发动了致命的袭杀,敖烈也如他所预想的那般中招了,而且伤的不浅。 “敖烈,纳命来!”长眉转瞬间就来到了敖烈的身前,神色狰狞地看着嘴角挂着血迹的敖烈,厉声吼道,同时将手中南明离火剑无情的斩向了敖烈。太清神符也来到了敖烈的后面。那淡淡的微光散发着让人心寒的杀意,朝着敖烈的后背心而去。 可是面对着这奔涌而来的南明离火,本该露出惊恐甚至是绝望之色的敖烈却没有丝毫的惧意,那微微上扬的嘴角显得是那么的诡异,这让长眉心有一惊,寒意袭来,但是箭已经离弦,长眉也顾不了许多了。 “轰隆!”那奔涌而来的南明离火狠狠地撞击在了由白玉青莲和寒玉仙袍、玄水之力共同构筑的仙光之上。瞬间就将敖烈的身影笼罩在其中,那淡淡的微光更是消失的毫无踪影。 在滔天的南明离火中。南明离火剑在长眉的离火之力的催动下,斩在了仙光之上,仙光顿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与长剑碰撞之处更是出现了蛛网一般的裂纹,那犹如实质一般的仙光破碎了开来,但也没有真正碎裂。 另一边。太清神符所化的微光也撞击在了仙光之上,但是这一次微光却是无法对这道仙光造成什么伤害,就如同鸡蛋撞在了石头上一样,紧紧发出了一丝轻微的脆响后,就被震飞了出去。消失在黑暗无边的虚空中。 这时,长眉也发现了其中的蹊跷,心头一震,神色也变得骇然了起来。只见那即将破碎的仙光中,一道恐怖的白色神缠绕在天阴剑上,顺着逆斩而来的天阴剑呼啸而来。 长眉只感到元神一阵颤抖,那扑面而来的至阴寒气即便隔着炽烈的南明离火也无法消除,而且就连元神也在这份寒意的冲击下,颤抖不已,几欲冻结。这让长眉大骇不已,他所修的离火之道不同于正常的火焰之道,是火之背面,寒阴之火。 南明离火在至阴之火中,仅次于太阴真火,如今就来南明离火也无法隔绝这份阴寒之气,由此可知那扑面而来的火焰不是太阴真火,又是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长眉心中一片惊慌,他根本想不明白,敖烈的火焰为什么会突然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威势。 在之前的交手中,长眉已经知道天阴剑与南明离火剑一样,进阶为了极品灵宝,本来刚交手的时候长眉还很顾忌进阶为极品灵宝的天阴剑会不会能释放完整的太阴真火。一番试探后,长眉发现天阴剑所散发的火焰尽管比之前厉害许多,也比南明离火厉害许多,但是也在他的承受范围,因此也就慢慢放松了警惕。 “长眉,这才是真正的太阴真火,死吧!”敖烈厉声吼道。看着长眉那惊恐的神情,敖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此刻的他同样箭在弦上,为了能将长眉一击必杀,他可是用心良苦,将太阴真火真正的威力隐藏了起来,而且还真正承受了太清神符的一击。已经到了这一步,敖烈怎能放弃。 “轰隆!”白炎冲天,天阴剑在白龙的缠绕下,撕裂了敖烈的护体仙光,冲散了那漫天的南明离火,越过了南明离火剑,洞穿了长眉了护体离火仙光。 长剑掠过,长眉一下子就被太阴真火所笼罩,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就被天阴剑一分为二,洞穿了识海,元神瞬间就被那隐藏在太阴真火中的玄水击中,化作冰屑碎裂开来。接着长眉的肉身也被太阴真火焚烧成冰屑,飘散在虚空中,连真灵都未曾逃出,身死道消。 “呼!呼!”看着化作冰屑消散开来的长眉,敖烈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喘着粗气,不时还有血液从他的口中溢出,看上去很不好。 “太阴真火不愧是天地间最强的至阴之火,我以现在的实力催动它都还有些吃力,不过它的威力真的很恐怖。”敖烈暗自叹息道。虽说敖烈打了个长眉措手不及,让长眉落入了自己的陷阱中,但是如果太阴真火没有这般恐怖,也无法将长眉轻易杀死,最多就将长眉重创,然后长眉就此逃离回蜀山,休养个几年又活蹦乱跳了。 一番感叹后,敖烈脚踏着白玉青莲,将南明离火剑收了起来,然后缓慢地朝着地仙界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