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风暴平息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百三十六章 风暴平息

“轰隆隆!”三道惊天的雷霆风暴冲天而起,将魔界搅动的风起云涌,天地变色,那景象就如同末日一般,震撼人心。 立于战场边缘的众人皆是胆战心惊的看着这肆虐的雷霆风暴,感受着这如渊如狱的灭世之威,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提不起丝毫的抵抗之意。 魔罗催动着灭世黑莲,暮光大作将所有手下笼罩在其中,可是这暮光在雷霆的冲击下,剧烈的震荡着,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蛛网一般的裂缝,十分艰难的抵御着雷霆的冲击。 魔罗愤恨的看着那如雷神一般高高在上的身影,心中充斥了无边的怒意和不甘。“为什么我堂堂魔道之主,曾经的魔祖罗睺,为什么会连一个元雷都比不上,如今在他的威势下弱小的如同一只蚂蚁一般,我不甘啊!” 这样的心声不止魔罗一人,站在药师佛身旁的大日如来同样如此,只是他将心中的不甘和恨意隐藏的极好,没有表露出来,眉宇间仅仅只有凝重和担忧。 大日如来,妖族太子陆压,其父皇和叔父功盖万古,为天庭天帝和东皇,身份尊崇无比,即便是圣人也要礼让三分。可是到了他的身上,这份荣耀已经消磨殆尽,留给他的是沉重的责任和对比的眼光。 为了重现妖族荣光▽他陆压忍辱负重拜入佛门,成为佛门一方佛祖,但是也因此失去了妖族太子的身份,而这个身份的失去并没有让他感到轻松,反而让他如履薄冰,心中的煎熬让他受尽了折磨。他为了突破准圣的桎梏,放弃了父辈的心血和坚持,这是陆压心中一个无法愈合的痛。 陆压很羡慕元雷。羡慕他靠着自己的努力就能达到今日的成就,将整个截教扛在自己的肩上,推动着破灭的截教向前行进着;同时陆压也很嫉妒元雷,嫉妒元雷的气运隆天,如同元雷没有得天相助,也不会达到今日的成就。力压三界。 除此之外,人阐、佛众多弟子对于元雷都是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元雷所展现出的实力让他们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在那恐怖的雷霆风暴,玄都、云中子和释迦牟尼都是艰难的抵抗着雷霆之力的侵袭。玄都将太极图悬于头顶,金桥横跨而过,镇压万法,南方离地焰光旗裹在身上,火光熊熊与雷霆之力肆意的碰撞着,将雷霆之力隔绝在外。 释迦牟尼坐在功德金莲上。佛祖金身所散发的功德金光与功德金莲的光芒相互交融在释迦牟尼的周身形成了一道凝实的金光护臂,其中漂浮着‘卍’字金印,佛音袅袅,也将雷霆之力挡了下来。 三人中只有云中子显得颇为吃力,云中子将中央戊己杏黄旗裹在身上,厚重的黄土之气将云中子笼罩在其中,可是这黄土之气在雷霆之力的侵袭下,不断湮灭着。云中子只得将一身法力注入杏黄旗中,源源不断的输出先天戊土之气护他周全。 元雷连续挥出三剑破了玄都他们的攻击后。也就再也没有出手了,而是静静的立于雷霆之上,身上的雷光也渐渐散去,气息变得内敛起来。 元雷曾在某一瞬间想一劳永逸的将玄都、云中子和释迦牟尼一起解决了,但是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就被他掐灭了。现在真的不是一劳永逸的时候,如果元雷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三教的圣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出魔界必将是元雷本尊殒命之际。 当然元雷也可以躲藏在魔界之中,可是天道也只是说魔界之争圣人不得出手,没说争夺结束后,圣人可不可以入魔界。其中的变数。元雷真不敢赌。而且元雷也不会坐视自己的弟子、同门被圣人屠戮,这不符合元雷的行事风格。 元雷现在需要的是时间,为此他才在这个时候将自己的一身实力展现出来,想借此震慑诸圣,如果你们逼我太甚,太不了同归于尽,凭我将雷道修炼到圆满之境,自爆所产生的威力可不是那么好估量的,说不定能拉上一位圣人垫背,将其打落圣境。 只要能震慑到众圣,此次大劫结束后,即便自己被道祖勒令非大劫不得出手,那么他也是赚的,足以为他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之前道祖虽也让元雷不得随意出手,只有别人向他挑衅时方可出手。 不过今日一战后,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元雷百分之百会被众圣向道祖进言,享受圣人的待遇,非大劫不得出手。 这恐怖的雷霆风暴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魔界的天空在雷霆风暴的肆虐下不断的破灭着,但是却没有虚空乱流涌入魔界之中来,因为它们都被雷霆湮灭了。 当一切归于平静后,玄都、释迦牟尼和云中子的身影也再次显露了出来,三人都显得很狼狈,玄都相对要好一些,毕竟有着太极图和离地焰光旗的护持,雷霆之威再怎么恐怖也是有个限度的。释迦牟尼的佛祖金身看上去不如之前那般熠熠生辉,变得黯淡无光。云中子就显得要凄惨一些了,身上的道袍破破烂烂的,还可以看见雷霆冲击留下的焦痕。 盘古幡虽然攻击无双,可是在防御上却是捉襟见肘。俗话说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可是这盘古幡并不是云中子的灵宝,驾驭它所要消耗的法力让云中子都有些吃不消,他自然无法在这等局势下挥舞盘古幡破灭雷霆了。 三人看着又恢复云淡风轻的元雷,脸色露出了忌惮的神色,心中却是充满了不甘。好不容易以为已经接近元雷的背影了,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他们根本就还没看到元雷的背影,如此轻易就被元雷击败,而且还是元雷手下留情了。 “这魔界之争,不知三位师弟以为如何!”元雷神色淡然的扫视了一眼三人,轻声说道。 “我等既然败在你的手下,自然无话可说,这魔界之主的位置就交由你处置!”玄都的神色又恢复到了古井无波的样子,仿佛没有将这场惨败放在心中一样。 “贫道没有异议!”云中子本就以玄都马首是瞻,玄都话音一落,他就出声附和道。 随着玄都和云中子的表态,人阐两教自然也就不会再插手这魔界之争中来,众人皆将目光投向了释迦牟尼,看这位佛门之主作何表示。(未完待续。)